人民網>>人民網海南視窗>>海南新聞

究竟是什麼“深仇大恨”17村民將他活活打死

陳棟

2016年06月01日10:33    來源:海南特區報    手機看新聞

  庭審現場

  2015年正月初一,保亭黎族苗族自治縣新政鎮報什村委會高州村一個檳榔園裡,躺著一名40歲左右的男子,他滿臉是血,手臂、腿部和頭部都有傷口,由於失血過多,沒過多久就身亡了。經法醫鑒定,陳某是生前被他人用鈍器(棍棒)暴力打擊頭部,導致重度顱腦損傷,蛛網膜下腔彌散性出血,損傷及壓迫腦生命中樞而死亡。而打死陳某的,是17名高州村的村民。5月25日8時30分,海南省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進行了公開審理。

  1不速之客

  鄰村男子強行“收水”引沖突,離開時心有不甘揚言要尋仇

  2015年2月19日(農歷大年初一)23時許,整個高州村沉浸在一片喜慶祥和之中,然而,幾個不速之客的到來,不僅打破了這份美好,還引發了無法挽回的結局。

  鄰村的高某等3人騎摩托車經過高州村,見胡某朋等人在村民胡某某家門口的鐵皮棚下打牌。高某從車上取出一把菜刀藏在腰間,3個人走過去旁觀並提出每盤收取10元“水費”。隨后不理會村民是否同意,高某便自行發牌3次收取了30元。打牌村民心生不滿,便放下牌不打算再玩。就在這時,高某從腰間拔出菜刀,一刀砍在了胡某某家的牌桌上。

  見到這種挑舋的行為,胡某朋等人持鋼管、塑料凳等准備沖上去打高某。在場的村干部和高某朋友趕緊勸架,雙方才分開了。高某心有不甘,離開時揚言要毆打黃某等高州村村民。

  2“保衛戰”

  男子帶著“大哥”進村挑舋,村民認為對方“攻村”持械反擊

  2015年2月21日(正月初三)16時30分許,高某的“大哥”陳某酒后打電話給高州村村干部,揚言要與胡某朋等人打架,隨后乘坐高某某的轎車隨同高某前往高州村。高州村村干部在電話中勸解未果,便致電胡某朋說陳某要帶人進村打架,讓大家趕緊躲避。

  “這是我們的村子,我們為什麼要躲?!”胡某朋將情況告訴了黃某用等人,並與胡昌某等人召集村裡的年輕人,持鋼管、砍刀等前往胡某某家門前,稱對方要“攻村”的話就做好打架的准備。

  當天17時許,陳某、高某、高某某來到高州村。高某某在村口胡某胃的小店給胡某朋打電話,讓其出來見面,但遭到對方拒絕。隨后高某某再次聯系胡某朋,村干部接過電話,勸陳某等人離開。就在這時,陳某見村民陳某某走出家門,便大聲問“是不是要打架”,並拍打小店的桌子。

  聽到有人喊“開始打人了”,胡某朋、黃某用等人遂持鋼管、砍刀兵分兩路跑去胡某胃的小店。陳某見狀,質問胡某朋和黃某用“是不是要打架?想打架就來”。黃某用喊道“打就打,誰怕誰”,揮起手中砍刀沖了過去,其他村民也一擁而上,將陳某等人圍在轎車旁。高某見狀趕緊躲進轎車,高某某則迅速逃離現場。

  3劇情反轉

  “大哥”被打得倒地求饒,村民擔心放過他會遭報復將其打死

  胡某斐趁亂喊道“高某上車拿刀和槍了”,聽到這話,高州村村民擊碎轎車車窗,持械捅打高某。與此同時,一直在中間攔架並護著陳某的村干部被人推倒,胡某朋用鋼管毆打陳某,陳某沿公路往新政鎮方向逃跑。村民緊追其后,追到胡某敏的店前,陳某跑不動停了下來,胡某朋等人持械擊打陳某的手臂及腿部。陳某隻能繼續逃跑,期間不斷被毆打,最后跑進了胡某朋家的檳榔園。

  陳某捂著流血的頭部,被打倒在地后開始求饒,但胡某斐卻大喊“打死他,不打死他,他會回來報復的”。眾村民對著陳某又是一頓拳打腳踢,隨后散去。過了沒多久,有人去檳榔園查看,發現陳某已死亡。聞訊趕來的陳某一方人員欲進高州村為陳某討說法,被告人一方也持械防止對方沖入,被趕到的民警勸止。

  當晚,保亭縣公安局民警趕赴高州村,將17名被告人及其他村民等共32人,帶到公安機關接受調查。

  4當庭悔過

  17名村民當庭致歉並表示願賠償,被害人家屬不滿意賠償金額

  今年5月25日8時30分,海南省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在保亭法院對這起案件進行了公開審理。海南省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認為,被告人胡某朋、黃某用、胡昌某、黃某信、胡某斐、胡某清、黃某生、范某誠、賴某振、胡某敏、黃某儉、黃某文、黃某符、胡某富、黃某、胡遠某、胡海某等17人共同持械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一人死亡、一人輕傷的嚴重后果,其行為均觸犯了刑法,應當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刑事責任。

  法庭上,辯方律師認為,高某到高州村收“水費”未果,陳某帶人進村,並出言挑舋,被害人方是存在過錯的。其次,高州村村民的行為是進行防衛。此外,辯方律師還向法庭提交了眾多被告人的家庭情況,証明他們都是家中的主要勞力,希望法庭從輕判決。

  對於辯方提出的正當防衛,控方認為,正當防衛是現行的不法侵害已經開始尚未結束,但此案並不屬於這種情況。此外,17名被告人明知發生傷害卻仍舊積極追打,且已經致人死亡,所以也不符合犯罪中止的條件。

  在個人陳述環節,大多數被告人都選擇向被害人陳某的家屬當庭致歉,對於自己沖動的行為很后悔,表示悔罪認罪,願意賠償。記者了解到,眾被告人家屬已經向陳某的家屬賠償了23萬元左右,但陳某家屬對此金額並不滿意。對於民事賠償部分,審判長還會在庭繼續調解。隨后,審判長宣布休庭,此案擇期宣判。

  “收水”是因為想幫忙發牌拿二三十元吃夜宵

  記者:你為什麼要“收水”?

  高某:我就想幫忙發一下牌,拿二三十塊錢去吃夜宵。

  記者:你和陳某是什麼關系?

  高某:他是我表姐夫。

  記者:村民打陳某時,你在哪裡?

  高某:我被一個親戚拉出來獲救了。

  記者:聽說陳某經常強買強賣,是因此引起了村民不滿嗎?

  高某:沒有啊,這個你要問他們(高州村民)。

  記者:多少人打群架?

  高某:我們就3人,其他的都是村民。

  記者:你后來怎麼樣了?

  高某:我被拘留了,是因為我醉酒拿刀砍桌子,行政拘留10天。

  ○對話被告人家屬

  死者生前曾到村裡鬧,村民都很怕,還安排人巡邏

  記者:你們村有多少人?經濟來源是什麼?

  家屬:有的做生意搬出去了,現在大概也有兩三百人,大多靠種橡膠、冬季瓜菜等農作物為生,收入一般,沒有多少積蓄。

  記者:那些被告人為人怎樣?

  家屬:都很老實,出了這個事情之前,根本不會想到他們會打死人。

  記者:陳某是做什麼的?為人怎樣?

  家屬:他做瓜果生意的,但他壟斷市場,村民的瓜果必須低價賣給他,瓜菜老板都不敢來收。

  記者:陳某等人之前來過村裡鬧事嗎?

  家屬:陳某幾年前就帶人來村裡打過人,還把刀架在人家的脖子上,大家都不敢報警,他頂多被抓進去蹲一段時間,出來了還照樣會找你麻煩。

  記者:為什麼將人打死?

  家屬:大過年的拿刀出來,你不怕嗎?也是氣憤到了極點,但大家都沒想過要打死人。

  記者:陳某有很多馬仔嗎?

  家屬:這個肯定啦。出了事后,對方還揚言要把整個村子給“洗”了,村裡人都不敢睡覺,還有人巡邏,婦女和孩子都很害怕。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推薦閱讀

【人民網海南視窗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獨家稿件”的所有稿件和圖片,其版權均屬人民網海南視窗所有,轉載時請注明“稿件來源:人民網海南視窗”,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2、凡沒有注明“獨家稿件”及其它轉載的作品,均來源於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與本網立場無關,本網對其觀點和真實性不承擔責任。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請在發布或轉載時間之后的30日以內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