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一分鐘麻醉一小時 麻醉師為生命護航

2018年11月02日01:18  來源:人民網-海南頻道
 

人民網訊 近日,海南省第三人民醫院麻醉科蔣良富醫師在無痛胃腸鏡治療室遇到一位卡魚骨的老太太。老人今年60歲,臉上的表情焦急痛苦。家人說她11小時前吃魚的時候突然覺得胸前一陣強烈的刺痛和哽噎感,再也吃不下任何東西。家人急忙送她來到海南省第三人民醫院,經影像學檢查確定為一枚粗大的魚骨卡在食道,需要嘗試在胃鏡下將魚骨取出,因為老人家剛剛吃過飯,決定在禁食禁飲8小時之后再進行胃鏡取出。

蔣醫生以前也配合過很多食道異物取出患者的麻醉,也就是大家說的“無痛胃鏡”,有著比較豐富的經驗。但眼前這個患者顯然有些特殊。首先她脖子短,且頸部前面有一道甲狀腺手術疤痕。跟家屬了解得知,她患過甲狀腺腫瘤,但時間太久了,隻記得腫瘤體積比較大。手術疤痕攣縮可能引發氣道狹窄,壓迫等氣道問題,導致麻醉過程中通氣困難﹔其次,魚骨比較大,處在食管第二個狹窄處,位於體內最粗大、壓力最高的動脈-主動脈弓旁邊僅僅3毫米處,取魚骨的過程中,如果患者體動或主刀醫師稍有不慎就有刺破主動脈大出血的可能,甚至會危及生命﹔最后,患者還有雙肺炎症,最近有咳嗽咳痰,術中麻醉和手術操作極容易造成咽喉部刺激,導致喉痙攣、血液氧合差,但目前情況不允許控制好炎症再進行異物取出術。

意識到該患者比較危重,蔣醫生和消化內科主治醫師、主刀翁國武醫師協商,胃鏡室全麻風險極高,是否考慮清醒狀態下手術,或者考慮到手術室進行胃鏡下異物取出術,並請心胸外科醫生協助做好隨時開胸止血的准備(既往需麻醉的此類高危患者都選擇了后者)。但翁醫生表示異物比較大,清醒下取出擔心患者難以配合,稍微一動就可能刺破食管壁和主動脈﹔而取魚骨並不困難,可能幾分鐘就完成,進手術室會消耗大量人力物力時間精力,是否必須?討論無法定奪,蔣醫生請來了上級徐夏主任醫師。徐夏主任醫師反復閱讀CT影像,最終確認魚骨沒有突破食管肌層,說明可以嘗試於胃鏡室全麻下行異物取出術。徐夏主任醫師與蔣醫生進一步分析病情並作出如下應對措施:CT影像學顯示氣管無明顯的狹窄,表明手術疤痕並沒有對氣道產生明顯的影響,但考慮到患者脖子短粗、雙肺炎症,也應該視為可疑困難氣道處理,准備好緊急通氣的各種設備,包括口咽通氣道、喉罩、氣管插管包﹔對於可能的大出血意外,叮囑護士開放了兩條外周靜脈通道,並做好開放中心大靜脈通道的准備,備好足量的液體﹔給患者鼓勵和安慰,詳細告知需要配合的步驟﹔與翁醫生進行溝通交流,了解手術操作的時程、關鍵步驟等,以增進配合。

細致周全的准備完畢,蔣醫生注入麻醉藥物。患者入睡、生命體征平穩、麻醉深度足夠后,翁醫生在上級醫師、消化科曾俊濤主任醫師的指導下,開始由口腔置入胃鏡,進入食道。鏡下大家清楚地看到,這是一枚魚頭上的骨頭,三角形,三個尖端都卡在食道壁,最尖的角已經深入到了食管的粘膜層。魚骨卡得比較牢固,用力不足難以取出,而用力過大很有可能會撕破食管黏膜甚至劃破鄰近的主動脈。憑著豐富的經驗和精湛的技術,翁醫生在1分鐘之內終於將魚骨取出,而食管壁未見明顯的裂痕和出血。看著彎盤內這枚魚骨,全場所有人表示從沒見過這麼大的魚骨異物。手術成功了,但是,由於手術操作的刺激,麻醉藥物對呼吸系統的抑制,以及患者本身存在雙肺炎症,患者的血液氧合受到影響,血氧飽和度開始迅速下降到85%。徐夏主任醫師和蔣醫生利用氣道工具進行輔助通氣,很快將血氧飽和度恢復到了95%左右。10分鐘后,患者睜眼,應答,自訴胸前很舒適,刺痛感和哽噎感消失,全程舒適沒有任何痛苦,無任何不良反應和並發症。徐夏主任醫師和蔣醫生終於舒了一口氣,守護患者一直到老人完全清醒返回病房。

此次取魚骨手術過程僅僅1分鐘,而麻醉前評估和准備足足用了30分鐘,麻醉實施、復蘇和觀察過程也足足用了30分鐘,真可謂手術有大小,而麻醉無大小,均為高風險。手術解決疾病,而麻醉工作是為手術創造便利條件、為患者生命保駕護航,麻醉醫師是默默無聞的功臣,是保障生命安全的勇士。正如徐夏主任醫師所說:“麻醉醫師評估病情、制定方案、臨床操作時,不僅需要魄力足、膽子大,更需要心細如發,有麻醉醫師的共同參與才能制定出最適合患者需要的手術麻醉方案,才能最大限度的保護患者的利益。”(劉莉、許靜紅)

(責編:劉瀚濤、蔣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