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省份機構改革方案全部“出爐” 為何增設這個局?

張文暉

2018年11月22日08:04  來源:國是直通車
 
原標題:31省份機構改革方案全部“出爐” 為何增設這個局?

  隨著近日上海等地公布省級機構改革方案獲批,中國31個省份機構改革方案已全部“出爐”。

  從目前公開的方案中可以看到,黨政機構數量有了較為明顯的精簡。其中,北京65個,重慶和天津均為64個,上海為63個,其他省份基本都在60個以內。

  此外,通過梳理還可以看出,不少地方設置了新的機構,如海洋發展委員會和海洋局、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人才工作局等。在這些新機構中,大數據成為高頻詞。

  貴州、重慶、福建、廣東、吉林、廣西等多省市方案均明確提出組建相關機構,負責人工智能、雲計算、大數據管理、智慧城市建設等方面工作。

  這不免令公眾有所擔憂:扎堆發展新技術,是否造成新的產能過剩?

  接受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採訪的專家均表示,當前大數據已經運用於地方政務、經濟發展的各項工作中,當下成立大數據相關機構不僅僅是為了推進人工智能等產業發展,更是為了全面推進信息化社會,助力經濟轉型升級。

  自選動作進行差異化發展

  本輪地方機構改革中,一方面,各省份設置了與中央和國家機關保持一致的機構,如生態環境廳、農業農村廳、自然資源廳等部門﹔另一方面,在中央給予了地方一定的機構設置自主權背景下,部分省份推出“自選動作”,成立了充分體現地方特色的機構部門。

  如在建設粵港澳大灣區中承擔重要作用的廣東,就組建了省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針對備受詬病的東北營商環境問題,遼寧設置了優化營商環境的機構﹔作為改革開放的重要窗口、試驗平和開拓者,海南此次專門組建了海南省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加挂自由貿易試驗區(自由貿易港)工作委員會牌子,主要負責海南自貿區(港)建設以及各領域對外開放。

  除了這樣的特色機構,梳理31省市機構改革方案還可以看到,福建、山東、重慶、浙江、河南、廣東、吉林、廣西、貴州等多省市均設立了與“大數據”相關的全新機構。

  北京師范大學政府管理研究院院長唐任伍對國是直通車表示,隨著時代發展,大數據已經成為一種重要的生產要素。比如貴州,近年來在經濟社會發展確實上了一個新台階,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大數據的引領。現在各個省市自治區都面臨著產業升級換代的任務,通過大數據改造傳統的產業,除了大數據本身帶來的經濟發展以外,還可以較為高效的提升產業轉型。

  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學術委員會副主任汪玉凱也表示,在互聯網+政務的背景下,多省市組建“大數據局”的一個很重要原因就是大數據的廣泛使用。地方政府在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過程中離不開大數據的應用和開發,未來的大趨勢也是如此。

  讓大數據助推產業升級更快一點

  各地紛紛成立大數據局之時,不免有人擔憂,人工智能等產業快速發展會否帶來新的產能過剩?

  “我認為,這種擔心未免過慮了。”汪玉凱表示,地方成立大數據相關機構其實不僅僅是發展人工智能產業,更多的是為了全面推進信息化的一個重要步驟。

  他進一步說明,目前,中央層面還未成立相關的整合機構,在大數據方面是分領域歸不同部委主管,但具體執行到地方時,如果還是各自為政,多頭推進容易造成資源浪費,成效不彰。因此,在地方層面整合大數據相關機構職能,更多的是針對應用而展開的,使其有序、規范發展。

  同時,我們也要看到,大數據在全球范圍內都還處於方興未艾的起步階段,現在談產能過剩還為時過早。“我們在未來的經濟轉型中,要把互聯網大數據和傳統經濟深度融合,然后不斷的培育新的經濟形態,這是未來經濟轉型發展很重要的一個抓手。”

  正如汪玉凱所言,目前在中央層面並未設立專門的大數據管理機構,相關工作也由不同部委分管。那麼,如何保証地方的大數據局的規范運行和管理呢?

  唐任伍認為,這就需要地方政府出台相應的措施來規范。“基本的行政管理是現成的,所以地方政府主要是根據大數據本身的特點來制定細則,規范大數據局的運作即可,這方面並不會太難。”

  但唐任伍也表示,在工作開展的過程中一定要厘清政府和市場的邊界問題。隨著大數據的不斷發展應用,可預見,相關產業的中小企業未來將會大幅增長。而政府應該認識到,其在過程中所起到的應是一個牽頭的作用,促進大數據相關產業發展。承擔制定規劃,以及資源配置等方面的工作。

(責編:陳海燕、蔣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