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賓奪主壞規則 中國馬拉鬆該“減負”了

梁璇

2018年12月03日10:08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負重前行”的中國馬拉鬆該“減負”了

  12月2日,中國選手程乾育獲得2018南寧國際馬拉鬆國內組冠軍,和他一起出現在終點的,還有他手中飄揚的一面五星紅旗。話題“馬拉鬆再現遞國旗一幕”以及工作人員站在護欄外遞國旗的視頻片段隨即出現在社交媒體上。

  半個月前,當一面五星紅旗出現在同為“奔跑中國”系列賽事的蘇州馬拉鬆賽道上時,因志願者兩次在中國選手何引麗與對手激烈對決時進入賽道遞上國旗,激起跑圈一系列有關競賽規則和形式主義的爭論,最后發酵成全民熱議的輿情熱點。

  11月22日,中國田協發布《關於進一步規范、加強全國馬拉鬆賽事競賽組織管理的通知》(下簡稱《通知》),要求各賽事組委會高度重視競賽組織工作,嚴肅賽風賽紀,嚴格執行馬拉鬆比賽的規則和競賽規程,強調任何儀式和活動不得影響比賽的正常進行,不得影響選手公平競爭。

  但《通知》下發3天后,同天舉辦的兩項賽事再度出現爭議事件——紹興馬拉鬆一跑者被急救兩次“依然要堅持比賽”﹔深圳南山半馬則是選手們集體“抄近道”,最終258人被禁賽。

  兩周之內,中國馬拉鬆頻頻站上風口浪尖。

  賽事亂象多源於“喧賓奪主”

  深圳南山半程馬拉鬆曝出大范圍違規后,組委會發布公告表示,比賽中偽造號碼布及替跑選手被永久禁止參加該項賽事,其他違規行為選手(包含穿越綠化帶)兩年內禁止參加該項賽事。

  盡管處理及時懲罰嚴厲,但影響已難消彌。“根據計時芯片數據、賽會錄像、現場照片等材料証明,總計違規選手人數258人,其中偽造號碼布18人,替跑3人,其他違規行為選手人數237人(其中穿越綠化帶人數46人)。”的調查結果甚至陸續見諸《獨立報》《華盛頓郵報》等外媒。

  “亂世應用重典。”著名體育營銷專家張慶表示,和路跑發達國家相比,我國馬拉鬆是在最近幾年才真正激發起政府興辦、民眾參與的熱情,因此,跑者素養、辦賽方能力參差不齊仍是現狀。最關鍵是,“貧瘠的馬拉鬆文化土壤”和“大眾缺乏對跑馬的科學認知”相互影響,讓跑者在社交、展現自我、謀生等理由中忽略了馬拉鬆“通過挑戰完善自我”的核心價值。

  發令槍響,跑馬隊伍裡印著各式品牌和名稱的旗幟飛揚,這在國內馬拉鬆賽場上並不罕見。公雲峰作為長沙辣跑團團長,為提升跑團知名度,他也曾在賽時扛過大旗,但他很快意識到,跑起來旗面容易掃到其他跑者,便立馬放棄。可有些與賽事品牌有關的旗子仍難以避免,“需要找幾十名跑友展開,為的是讓電視直播的航拍鏡頭拍到。”

  “國外的著名比賽,獎牌很簡單,沒什麼品牌露出。”剛剛在希臘完成馬拉鬆的網友丹三表示,境外一些著名馬拉鬆的商業元素集中體現在博覽會上,大部分小型賽事很少有品牌露出,甚至賽道補給不如國內,不過從觀眾的熱情程度和比賽氛圍能感受到全民對馬拉鬆的支持。

  “世界上大部分馬拉鬆賽是微利的准公共服務賽事運營,就是給民眾提供一個通過跑步認識自我的平台。”張慶表示,近期多起引發輿情的馬拉鬆事件反映出,當前我國路跑運動承載著多重附加值,反而模糊了競技運動的本質,“國內路跑運動應該減負了。”

  然而,基於大眾對路跑的核心價值缺乏共識,網名為丁丁的資深跑者認為,隨著自媒體發展迅猛,有些觀眾已經進入“后真相”時代,“人們隻在意情緒或主張,不願深究事實和道理”,因此,焦點事件常有反轉。

  配有幾段不完整的視頻,“紹興馬拉鬆一跑者被急救兩次依然要比賽”上了社交媒體熱搜榜,稱贊急救醫生和譴責跑者不顧自身健康的觀點迅速形成,部分權威媒體及自媒體跟進傳播,直到完整急救視頻給出反轉劇情:暈倒的跑者稱自己並非想繼續比賽,而是醫生的急救方式不夠專業,“按得太疼了”,本能地想離開。

  “后真相時代太容易帶節奏了。”丁丁說。

  “拔苗助長”惡果顯現

  來自2018全國田徑工作會議上的數據顯示,截至11月2日,中國2018年已舉辦800人以上路跑、300人以上越野賽共計1072場,參加人次530萬。

  中健體育CEO任俊燊從2012年廣州馬拉鬆開始參與路跑項目運營管理,他說當時馬拉鬆賽事關注度不高、參與度不夠,隻有北馬、杭馬、廈馬、上馬等老牌路跑賽事,參賽名額才能報滿。但隨著2014年政策出台、資本進入、跨界人才參與以及全民對健康、健身的剛需訴求,“馬拉鬆項目開始了蒙眼狂奔”。

  任俊燊記憶中,當時體育產業商業運營公司很少,賽事運營管理人才緊缺,也沒有現在眾多的體育賽事服務配套產業公司。“當時招人,跨行業者及體育學院學生佔多數,專業的實戰型的賽事運營管理知識基本沒有”。很快,在2013年至2015年間招聘的實習生,“我們隻帶了他們一場馬拉鬆賽事,就立即被其他賽事公司挖走,去負責一場馬拉鬆賽事的競賽統籌管理工作,個別甚至去負責整個項目的把控。”任俊燊感到,馬拉鬆項目快速發展期,“拔苗助長”現象嚴重,運營水平參差不齊,資質嚴重缺乏,導致個別賽事問題頻出、低級錯誤不斷、參賽選手感受極差。

  馬拉鬆在質疑聲中蹣跚前行。 2016年中國田徑協會加大監管力度,出台更細的專業標准文件,開始了一系列專業競賽組織培訓計劃。任俊燊舉例,賽事運營商業機構如果想從事馬拉鬆賽事運營,其公司必須要有3人以上參加中國田協舉辦的競賽組織培訓班的學習,取得相關証書后方可從事相關工作。

  在既定的軌道上,提升城市知名度、擴大體育旅游人群消費、踐行全民健身,路跑賽事的優勢逐漸凸顯,也給賽事運營方提出新挑戰,即如何滿足舉辦城市、贊助商和跑者等多方的需求,且在眾多賽事中尋求特色?一名資深賽事運營者對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坦言:“在初級階段就想討好所有人,不太現實。”

  為何不能像路跑發達國家的賽事一樣輕鬆奔跑?該賽事運營者表示,馬拉鬆賽體量過大,路跑發達國家通常行業協會發達、商業體育的成熟氛圍決定辦賽方可以通過付費得到相應的配套服務。但我國賽事服務配套產業公司嚴重短缺,加上動用城市資源並非易事,就需要地方政府深度參與,也需要贊助商的資金支持,因此,回饋支持者往往是賽事“第一需求”。

  去偽存真 中國馬拉鬆該“減負”

  “我認為近期公眾對馬拉鬆的集中關注,會對賽事發展帶來持續向好的影響,沒人關注是最可怕的情況。”任俊燊表示,如果把馬拉鬆比作學校,每個賽季都會有新生入學,需要經歷學規則、講禮貌的過程,“不能因為孩子搗亂犯錯誤而否定學校的努力。”

  目前的賽事運營環境,在他看來已經從幼兒園畢業進入小學階段了,“從懵懂到接受規范,從老百姓之前不關注、不怎麼參與,到目前的全民追捧、媒體聚焦就是最大的變化。政策的出台、監管力度的加大,專業培訓的強化、人才梯隊的逐步成長、參與者對於科學運動的持續重視就是向好的趨勢。”

  微弱的雜音不會帶偏動聽的旋律。丁丁表示,當一些民營賽事公司在“加速度”中出丑的同時,北馬、上馬、杭馬、廈馬等國企或政府背景的賽事公司,越來越重視對選手的服務,追求精細化人性化。今年上馬跑進3小時的人數達720人再破國內紀錄,成為國內最快的馬拉鬆賽,這背后離不開對賽道的優化,對比賽日期的選擇,對參賽規模的控制,以及對藍色最短距離跑進線的引用。

  公雲峰以今年廈門馬拉鬆為例表示,大雨瓢潑中完賽后,跑友被引導到場館內,“拉伸、冰敷、換衣服、甚至手機充電,什麼都沒耽誤。”他表示,不少跑友已經成長,花樣繁多的賽道補給已經很難滿足需求,反而會“慣壞”一批跑者,“跑馬拉鬆不是朋友聚會,成熟的跑者更需要感受到專業的賽道服務。”

  跑者的成長,可以從“遞國旗”事件后感受到,“人們幾乎一邊倒,要求馬拉鬆在規則裡行駛,強調對規則的尊重,無論是官方還是民眾,都在積極維護運動最基礎的部分。”張慶表示 。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大型賽事的運營管理是一個系統工程,一旦出事兒,就是秒傳,主辦方領導剛得到匯報的消息,還沒有形成處理意見,就已經天下皆知。”任俊燊不忌諱挑戰,但他同時認為,新的傳播環境也提供了機遇,“倒逼著我們的運營方、主辦機構更加謹慎,踏踏實實做好賽事籌備的各項工作。”

  在任俊燊看來,市場發展到一定階段,到了需要“質變”的時候,“過去幾年市場呈現出積極良好的態勢,但不可否認賽事運營公司經過幾年的野蠻生長、馴化培育,也到了優勝劣汰的關口。中國馬拉鬆的未來走向,也會很快見分曉。”

(責編:陳海燕、蔣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