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我的那個電影夢

2018年12月16日11:30  來源:海南日報
 

  2005年,第14屆金雞百花電影節暨電影百年慶典在三亞舉行。

  謝晉

  唐國強

  田華

  許還山

  1955年《南島風雲》劇照。

  1961年《紅色娘子軍》劇照。

  ■ 高虹

  一個夢想能延續多久?

  縱然走過千山萬水,縱然曾經滄海桑田,仍然有一些夢想值得我們去堅守,仍然有許多情感值得我們珍惜,仍然有無數溫暖的回憶值得我們一如既往地去懷念……

  這幾天,首屆海南島國際電影節在三亞開幕,數以萬計的市民和游客,一同欣賞了這一光影盛宴。不出國門看世界,這就是電影節的魅力,也讓三亞再次站在國際聚光燈下。

  歷史的瞬間,決非偶然。早在13年前,三亞已被金雞百花電影節暨電影百年慶典帶來的璀璨光影所照耀。當時,謝晉、謝鐵驪、唐國強、田華、許還山、於藍、仲星火等知名電影人(見右組圖)蒞臨三亞。從此,三亞植下“中國戛納”之夢的種子。

  當年,筆者曾駐海南日報三亞記者站,全程親歷了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

  在電影帶來的那些美好中,不曾隨時光消逝的記憶再次被重新拾起。

  海南內心深處有個電影夢

  電影,總是以一種凝重的代言符號,記錄著人們心底潛藏的夢想和對生活的感悟,記錄著城市的記憶和滄桑變遷。海南究竟從何時起,成了中國電影人選擇的題材和目標?

  從留存影片的拍攝時間看,最早的當數1950年的《大戰海南島》。這是一部時長25分鐘的黑白紀錄片,由此拉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海南影視創作的序幕。隨后,《椰林曲》《碧海丹心》《南海潮》《南海風雲》《紅色娘子軍》一大批電影作品相繼在海南拍攝,至今都是老電影中的經典。

  1955年,電影《南島風雲》讓三亞旖旎的熱帶風光和海島氣息首次躍上銀幕。此后,不斷有扛著攝像機的隊伍穿梭於此,在歲月之河裡留下一個個難忘的鏡頭。隨著《非誠勿擾》《巨齒鯊》《私人定制》《101次求婚》《藍調海之戀》熱映,南山景區、天涯海角、蜈支洲、亞龍灣森林公園、大東海等影片拍攝地成為愛情的見証和浪漫的天堂,“中國的馬爾代夫”“情人島”等旅游標簽伴隨著電影的熱映芳名遠播。三亞獨特的熱帶風情,更讓一些導演產生了“非三亞不去”的念頭。

  沒有人精確地統計過,中國電影在海南留下了多少鏡頭,三亞又曾在多少部影片中入畫。也許是三亞自然風光的吸引,也許是三亞國際知名度的召喚,電影、電影人與三亞,與海南有著剪不斷的絲絲情緣。

  曾幾何時,三亞只是中國南方一座邊陲漁村,寂寥地守望著經年的潮起潮落。1987年,三亞升格為地級市后,開始從貧窮落后的小漁村向初具規模的國際化熱帶濱海旅游城市蛻變。1996年1月1日,’96中國度假休閑游在三亞開幕,三亞堅定了引領中國度假旅游發展的信念。

  1997年,三亞與戛納結為友好城市。此時,戛納已是一個成熟的國際旅游名城。不可否認,戛納的經濟模式和文化品牌帶給三亞的震撼力,是深重而深遠的。

  自2000年天涯海角國際婚慶節邀請新絲路模特經濟公司加盟后,三亞從此成了“走不完的T型台”,也發出了“將美麗進行到底”的響亮口號。但是,三亞的目標絕不僅是新絲路。2003年世界小姐總決賽的“美麗旋風”,讓人們對三亞再次刮目相看。三亞市領導認為,世姐賽之后,三亞應該引入更多專業化、高水准的國際活動,進一步打造三亞的美麗品牌。

  就在這時,潛藏在三亞內心深處的電影之夢被喚醒了。2005年是中國電影誕生一百周年,中國文化界希望通過把金雞百花獎納入慶典等一系列活動,共同紀念這段光輝歲月。

  2004年,通過各種渠道了解此事后,三亞決策層迅速把電影之夢納入議題。

  起飛的翅膀中有一雙屬於光影

  其實,三亞從1997年開始就曾經兩次申辦過金雞和百花電影節,但因舉辦電影節的軟硬件不成熟,未能通過中國電影家協會的嚴格考察。歷經了國際太極拳比賽、新絲路中國模特大賽、國際鐵人三項賽、世姐賽等國際賽事的鍛造,三亞非常自信——已經具備了舉辦電影節的能力和條件。

  2004年6月29日,三亞市組團赴北京參展中國服務業博覽會時,受三亞市委、市政府委托,時任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張琦向中國電影家協會正式遞交了申辦報告。

  當時,北京、青島、寧波、嘉興、廈門、唐山、泉州等城市紛紛提出申辦,其中當數青島氣勢最盛。張琦帶著團隊多次赴京,與電影家協會核心人物、著名導演反復溝通,爭取支持。反復比較后,電影家協會決定對申辦城市進行巡回考察,最南端的三亞成為考察第一站。7月3日,現任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時任電影家協會分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康健民率隊考察三亞。他們考察得很細,場館、接待、辦節經驗、辦節信心等一項項指標逐個打分,最后得出綜合指標。

  考察之后,電影家協會認為,三亞已經具備舉辦電影節的條件,將不再對其他城市進行考察。

  長期以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一直採用政府支持、各地巡回舉辦的方式,並未做到完全市場化運營。如何尋求突破、保持電影節長久的生命力,深深困擾著電影家協會。當年,康健民在接受採訪時向筆者透露最終選擇三亞的3個理由:一是三亞無法比擬的地理位置和自然風光﹔二是三亞舉辦過新絲路、世姐賽等國際國內重量級賽事,積累了舉辦國際活動的成功經驗,也儲備了一批專業會展人才﹔三是三亞提出完全市場化運營、以全新面貌打造世界級電影節的思路,這是最吸引電影家協會的。

  兩個月后,在寧夏銀川舉辦的第13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上,發布了第14屆金雞百花電影節暨中國電影百年慶典定址三亞的消息。

  2005年7月14日,第14屆金雞百花電影節暨中國電影百年華誕新聞發布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

  七載的等待和嬗變,“金雞百花”終於越過瓊州海峽,飛入南海之濱。“百年電影、時尚三亞”,這是當年時任省委常委、三亞市委書記於迅給電影節的親筆提詞。當歷史的厚重和城市的活力相互碰撞,將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

  此時,海南省委、省政府做出一個重大決定:原已決定在海口開幕的第六屆中國海南島歡樂節移師三亞,舉全省之力辦好金雞百花電影節暨中國電影百年慶典,注入濃重的本土色彩和歡樂色彩﹔加上隨后舉辦的世姐賽,被稱為“兩節一賽”。

  那些鮮為人知的歷史細節

  中國電影人聚首天涯,共享光與影的盛宴。這是三亞的榮耀,也是小城的契機。

  三亞市決策層要求,此次盛典要按照市場化、產業化、國際化的要求,體現高貴、高雅、高尚的藝術風格,把電影節辦成“展示海南、感動中國、影響世界”的文化盛事。為了這個夢想,上至三亞市領導,下至普通百姓,大家都鉚足了一股勁——拼了。

  沒有經驗,隻有對標——國外對標美國奧斯卡、法國戛納、德國柏林等頂級電影盛典,境內對標香港金像獎、上海國際電影節、中國金鷹電視藝術節、寧夏影視藝術基地等。“三亞舉辦大型活動真正實現市場化運作,就是從這屆電影節開始的。”時任三亞市國際旅游會展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劉平久說,酒店、車輛、指定用品、保險等均列入組委會市場化運作的視野,當年招商的資金和實物金額高達5000萬元。

  當時,除了興建於1959年的海濱影劇院,三亞還沒有一家像樣的電影院。為了舉辦電影節,三亞建影院、修場館,幾乎在“零基礎”上奮起直追。趕在電影節開幕之前,明珠電影城和時代海岸影城同時開業,不但提供了更為舒適的觀影環境,也為城市增添了新的生活元素。電影節期間,《龍眼粥》《可可西裡》《我們倆》等展映影片就是在這裡與觀眾見面的。

  電影節上,數百位著名導演和影星將來到三亞,如何留下這些珍貴的印跡?組委會特別批准,在鹿回頭廣場建造臨時性“百年電影文化牆”,以10年為一個階段,展示中國電影不同時期的精品佳作。而收集百位電影人的手模資料的任務,就落在了海南國語廣告公司總經理王建平身上。他回憶,除了電影牆,鹿回頭廣場還擬建35個經營區域,包括酒吧、餐飲、表演點、模擬場景拍攝等,其實就是一個以電影為主題的休閑娛樂綜合體。時任三亞亞龍灣開發公司總經理俞峰也策劃在亞龍灣建電影公園,打造名人蠟像館、拍攝基地、電影主題延伸服務等,目的隻有一個:要在三亞留下電影產業。雖然由於種種原因,王建平、俞峰們的夢想未能實現,但與電影有關的種子已經種下。

  幾乎每一個活動細節,都要求精益求精。當時,金雞百花電影節徽標已沿用多年,但三亞方面認為,仍未能體現百年慶典與城市個性的完美結合。三亞的老朋友——為北京奧運會設計吉祥物“福娃”的藝術大師韓美林欣然受命,為電影節設計出堪稱經典的徽標。對三亞感情很深的韓美林曾激動地表示:“三亞是中國最美麗的地方,來到三亞,不想唱歌的人想唱歌,不想跳舞的人想跳舞。”

  電影百年慶典,細節無處不在。為了在“百”字上大做文章:百米長的金色水晶大道、百年電影牆、電影百年“生日蛋糕”、百年百部優秀影片展映和中國電影百年金曲演唱活動……為表彰中國電影人的奮斗情懷與突出貢獻,電影節還首次用純金打造了20尊金雞獎獎杯。

  2005年11月12日,椰風海浪沙灘相伴,歡歌妙舞笑語相隨,明星腳步匆匆,世姐風情萬種——第十四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暨中國電影百年慶典活動在三亞開幕,涵蓋了國產新片影展、港台影展、外國影展及優秀參展影片觀眾評選活動、中國電影論壇及國際電影論壇、國產新片創作座談會、全國電影家協會工作會議、群眾性電影文化系列活動等。這是被電影界稱作一次“開門見奇”的盛會,既有新鮮的話題,又有深刻的歷史懷舊元素﹔既傳遞著中國電影百年的厚重,又洋溢著海濱城市三亞的時尚。黃宗江、項堃、龐學勤、王心剛、王曉棠、田華、於洋、吳貽弓、仲星火、葛存壯等明星以及台灣導演李行、演員柯俊雄的到來,更為電影節增添了熠熠星光。

  當時,時任中國電影家協會主席吳貽弓表示,作為中國最早開發度假休閑旅游的地區之一,三亞已經擁有了許多舉辦大型活動的經驗。此次電影節的承辦工作讓組委會非常滿意,也是金雞百花電影節歷史中最有特色、最為成功的一屆。

  播下種子 夢想終會長大

  城市因電影節而繁榮,電影節因城市而生輝。

  半個世紀前,戛納只是個不為人知的小漁村,是電影賦予了這個城市無盡的魅力。舉辦電影節為戛納帶來的最大收獲是聲譽和形象。一項調查結果顯示,戛納已成為繼巴黎之后法國知名度第二的城市,旅游收入已佔到戛納市財政收入的一半。在舉辦電影節的12天中,這座僅有7萬人口的城市要接納20多萬名影業人士、記者和游客,給戛納帶來上億歐元的財政收入,而政府隻需拿出數百萬歐元來舉辦電影節。借助電影節的品牌和平台,戛納帶動了各項相關產業,逐漸形成了以商業展銷為主、吸引游客為目的的經濟模式,每年有300天都在舉辦大型展銷活動,內容涉及影視、手機、汽車、船舶、珠寶等各個領域。

  由於種種原因,金雞百花電影節最終並未像新絲路模特大賽那樣永久性落址三亞,但電影魅力和三亞魅力的完美結合,讓那年的電影節長久地留在了人們的記憶中。更重要的是,它播下了夢想的種子。海南的電影之夢,就像種子在地下一樣,一定要萌芽滋長,伸出地面來,尋找陽光。

  通過電影節,張藝謀認識了海南,於是有了由張藝謀、王潮歌和樊悅“鐵三角”共同導演的大型實景演出《印象·海南島》。通過電影節,華誼兄弟認識了海南,於是有了觀瀾湖電影公社、1942街,讓人們來一場穿越電影的旅行。通過電影節,更多電影人認識了海南,於是有了在海南拍攝的《非誠勿擾》《芳華》等影片。通過電影節,長影集團認識了海南,於是有了長影“環球100”主題樂園,這是一個世界級電影娛樂王國……如今,海南島還有了自己的國際電影節,2018年12月舉行的首屆海南島國際電影節吸引了成龍、黃曉明、蔣雯麗、尼古拉斯·凱奇、約翰尼·德普、朱麗葉·比諾什、伊莎貝爾·於佩爾、阿米爾·汗等國內外知名影星紛紛前來,熠熠星光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旅游是一種經濟活動,更是一種文化活動。當年,三亞以“注意力經濟”和“美麗經濟”進行城市營銷,使其成為刺激旅游等產業發展的催化劑,更成為引領中國時尚文化的風向標,探索出一條時尚文化旅游的新路子。可喜的是,在越來越多的城市營銷背后,海南從旅游文化走向文化旅游的路徑越來越清晰,越來越堅定。

  明年1月,第四屆亞洲電視彩虹獎頒獎典禮將在三亞舉辦。這是經國家廣電總局批准,在國際享有盛名的香港國際影視展創辦的電視節目評選和頒獎典禮活動。用海南國際旅游島會展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俞峰的話來說,“這是我們的下一個相關活動,夢的延續……”

  播下種子,夢想終會長大。

  潮起潮落,滄海桑田,看一場光影盛宴,在星空,如何書寫歷史和傳奇﹔看一個美麗夢想,從大地,如何生根發芽,七彩斑斕。

(責編:劉楊、蔣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