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堅決反對美所謂“2018年對等進入西藏法案”

2018年12月21日08:31  來源:人民網-國際頻道
 
原標題:外交部:堅決反對美所謂“2018年對等進入西藏法案”

外交部:堅決反對美所謂“2018年對等進入西藏法案”

  據外交部網站消息,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主持20日記者會。記者會實錄如下:

  問:據報道,19日,德國聯邦內閣批准行政法規修訂案,將非歐盟企業收購德國防、高技術、重要基礎設施相關企業時啟動國家安全調查的收購股份門檻調至10%。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答:中方注意到有關報道,並將密切關注德方外資審查制度變化及其影響。中方認為,在投資領域進行必要的安全審查可以理解,但不應成為推行保護主義的工具,形成新的隱形壁壘,更不應採取明顯的帶有針對性的歧視性做法。我們也注意到,德國經濟界對政府進一步收緊外資審查制度已經有不少擔憂的聲音,認為此舉可能損害德國作為投資地和開放市場的形象。

  面對當前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加劇的復雜形勢,尤其在當前世界經濟不確定性不穩定性上升的情況下,中國和德國作為世界主要經濟體,都有責任共同維護自由貿易和多邊主義,通過擴大雙向開放為兩國高水平互利合作和維護開放型世界經濟注入正能量,避免對外釋放影響投資環境和市場信心的消極信號。

  問:美國已宣布從敘利亞全部撤軍。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答:一段時間以來,在國際社會的共同努力下,恐怖極端組織在敘利亞遭到沉重打擊。當前,敘利亞問題處於新的關鍵階段,政治解決勢頭上升。中方一貫主張尊重敘利亞的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敘利亞的未來應由敘利亞人民自主決定。在當前形勢下,我們希望有關各方共同努力,為盡快啟動“敘人主導、敘人所有”的包容性的政治進程創造條件,推動敘利亞問題早日得到妥善解決。這符合國際社會各方的共同利益。

  問:據《紐約時報》報道,巴基斯坦建議在中巴經濟走廊下設立經濟特區,你能否証實並提供更多細節?

  答:你說的情況我不清楚,需要了解一下。

  問:據報道,一位名叫Sarah Mciver的加拿大英語教師近日在中國被拘押,你能否確認?她被拘押的具體原因是什麼?被拘押在哪裡?

  答:昨天有記者問及又一名加拿大公民被拘的問題,會后我們進行了了解。的確,近日一名在中國的加拿大公民,因非法就業被中國地方公安機關處以行政處罰,具體情況請向相關公安部門了解。我能告訴你的是,中加之間保持著暢通的領事溝通,中方將為加方正常履行領事職務提供必要協助。

  問: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勞教制度在新疆“再教育營”裡再次恢復,已成為最緊迫的“人權危機”之一。中國必須認識到其他國家不會袖手旁觀。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答:我注意到,昨天《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就此分別發表了一篇報道。我最新看到的就是你提到的《華盛頓郵報》的這篇報道。相關報道完全是對事實的嚴重歪曲和惡毒攻擊,完全背離新聞職業道德。難怪美國領導人也對美國自己的媒體提出批評。

  首先,我想說的是,中國已經廢除了勞教制度。新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和美國媒體報道的所謂強制勞動完全是性質不同的兩碼事。

  正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10月接受媒體採訪時所介紹,新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將學習技能作為實現就業的重要途徑。根據當地社會需求和就業條件,設置服裝鞋帽加工、食品加工、電子產品組裝、排版印刷、美容美發、電子商務等技能培訓課程,對其中有意願有條件的學員進行多技能培訓,確保學員結業后能夠熟練掌握1-2門職業技能。同時,當地政府還積極聯系成衣制造、手機組裝、民族特色餐飲等相關企業,將課程學習與實訓操作緊密銜接,並按照一定的模式向學員發放勞動報酬,形成“既學習又實踐還增收”的良好機制。

  據我了解,目前僅在南疆就有22個深度貧困縣,163萬深度貧困人口。2018年,新疆脫貧衡量標准是每戶年人均可支配收入3300元左右,也就是說月均還不到400元。教培中心學員在自願選擇的基礎上,通過職業技能培訓和就業基本能夠實現“一人就業,全家脫貧”,由此開辟他們更廣闊的人生前景。

  如果這也算是“強制勞動”甚至“人權危機”的話,我很想請《華盛頓郵報》或美國的其他媒體去問問那些苦苦掙扎在貧困失業邊緣的美國少數族裔群體,他們怎麼看這個問題?他們認為這樣的職業培訓到底是“危”還是“機”?我還很想問問那些不擇手段妖魔化中方反恐、去極端化和脫貧努力的美國媒體,面對你們自己國內約4500萬貧困人口和嚴重的種族歧視問題,你們都做了些什麼?

  我想奉勸美國個別媒體和一些人,不要再讓無知和愚昧蒙蔽了雙眼,不要再讓傲慢和偏見扼殺了理智。

  問:關於那名被拘押的加拿大人,有報道說她將很快返回加拿大,這是否屬實?

  答:這我不清楚,你要去向相關公安部門了解。我已經說了,她是由於非法就業問題被公安機關處以行政處罰。

  問:這名被處以行政處罰的加拿大人和此前被中國國家安全部門拘留的兩名加拿大人性質是一樣的嗎?

  答:前兩個加拿大公民是由於涉嫌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活動被中國安全部門採取強制措施,剛剛提到的這個人是因非法就業被公安機關處以行政處罰。

  問:你說我們可以向相關部門詢問。我們知道,負責處理前兩名加拿大人的部門是北京市國家安全局和遼寧省丹東市國家安全局。關於這起案件,我們是否還應該向安全部門了解?還是向中國公安部或其他政府部門詢問?

  答:我剛才說了,負責處理前兩名加拿大公民問題的是安全部門,負責處理這名加拿大公民問題的是公安機關。

  問:據報道,澳大利亞學者Kevin Carrico稱他在香港受到《文匯報》員工跟蹤,他指控這是中國政府對他進行恐嚇,以阻止其他人同他交談,並暗示香港拒絕他下次入境。你對此有何評論?

  答:你不覺得這個邏輯很荒謬嗎?你提到的這名澳大利亞學者,他自稱在香港被一家香港媒體跟蹤,並認為這是中國政府對他的恐嚇。這個情況我一點不了解,但我覺得他的這種邏輯是非常荒謬的,也是不成立的。

  問:關於剛才提到的這名加拿大人的問題,我的理解是,不是因為她簽証過期,而是因為從事了與工作簽証不符的工作對嗎?

  答:你的問題非常具體。如果需要了解細節的話,可以向相關公安部門詢問。我能告訴你的是,她因非法就業被公安機關處以行政處罰。

  問:美國政府簽署了“2018年對等進入西藏法案”,這或許將限制一些中國官員進入美國。你對此有何評論?

  答:我們對美方執意簽署美國會通過的所謂“2018年對等進入西藏法案”表示堅決反對。正如中方多次指出,該法案嚴重違反國際關系基本准則,粗暴干涉中國內政,向“藏獨”分裂勢力發出嚴重錯誤信號,對中美交流與合作具有嚴重危害性。

  必須強調,西藏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國勢力干涉。中國西藏和其他四省藏區對各國人士是開放的。2015年以來,僅美國訪藏人員就將近4萬人次。同時考慮到當地特殊的地理和氣候條件等因素,中國政府依法依規對外國人入藏採取一定管理措施,完全必要,無可厚非。美方有關法案對中方的指責罔顧事實、充滿偏見,我們對此絕不接受。如果美方將該法付諸實施,必將給兩國關系及雙方重要領域交流合作造成嚴重損害。中方必將採取有力措施堅決維護自身利益。

  中國對外開放的大門隻會越開越大,西藏也會越來越開放。中方歡迎更多外國人士到中國西藏地區訪問、旅游、經商,這一政策不會改變,但前提是必須遵守中國法律和相關規定,履行必要手續。

  我們敦促美方充分認清涉藏問題的高度敏感性,停止利用涉藏問題干涉中國內政,不得將該法付諸實施,否則由此產生的后果隻能由美方負完全責任。

(責編:陳海燕、蔣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