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最美好的芳華留在公路上——記五指山公路分局毛陽道班女職工梁瓊月

2019年04月15日13:32  來源:人民網-海南頻道
 

梁瓊月

人民網訊 她,來自海南省五指山市毛道鄉,一個地道山裡的黎族女娃子,2003年11月,芳齡19的她來到了公路戰線,成為一個普通的公路“兵”。有人問,干公路又臟又累又危險、烈日當空車來車往風雨無常的,一個女孩子受得了嗎?面對南來北往東來西去的人們、面對各行各業喧囂的誘惑,她心無旁騖,鉚釘公路,一干就是15年。她就是海南省公路管理局五指山公路分局毛陽道班養路工兼統計員梁瓊月。

梁瓊月

心系養路 樂於奉獻

2003年11月,梁瓊月從海南交通學校畢業后被分配到海南省公路管理局五指山公路分局永訓道班。永訓道班是個偏遠的山區道班,管養著X583縣道中五線13公裡砂土路。來到道班之前,她是家裡的讀書人,家人都十分疼愛她,基本沒有給她干過粗活重活,雖然她已經做好了各種要吃苦的准備,但繁重的養護工作還是讓她有些吃不消,尤其是山區的養路工作,常常要克服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有一次,她正揮舞著彎刀砍邊坡雜草,不知是因為乏力,還是因為寒冷手被凍得僵硬的緣故,一個完美的拋物線,彎刀從她手中飛了出去,她急忙尋找,終於在靠近崖底的地方看到了彎刀。但十多米高的山崖,該怎麼下去呢?她試著往下走,可實在太陡峭,稍有不慎就會滾落山崖,荊棘刺進衣褲,劃傷皮膚,她忍痛爬了回來,看著隻砍到一半的邊坡雜草,她坐在路旁委屈的哭了起來。這是她參加工作來第一次流淚,她說覺得很難過,因為沒有辦法撿回那把彎刀,這可是國家的財產啊,以后不能再把工具弄丟了!這就是從業不到一年的一線養護女工的思想覺悟。

管養砂土路是很艱苦的,發現路面病害,都要及時鏟土挑沙消滅病害,用“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說到雨天,砂土路最怕的就是雨水,而海南正是台風、暴雨的高發區。每逢雨天,梁瓊月和班員們都會去路面上鏟土、排水,消除路面坑槽,確保公路安全暢通。說起台風,就不得不提2005年的超強台風“達維”了,這場台風所帶來的災害,都給很多海南人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記憶。 當年9月26日,“達維”於海南萬寧登錄,並在短短幾個小時內橫掃海南島,五指山市受台風影響,暴雨肆虐,永訓道班所管養的路段多處坍塌,交通受阻,養護車輛無法通行,7名班員僅靠步行完成13公裡的巡路和清障工作。沒多久,道班附近的山體也發生了滑坡,班員們立即趕往滑坡處。到達時,滑坡的泥石已經擋住了前方,為了確保前方的車輛安全,梁瓊月主動拿起安全標志牌,踩著泥濘的黃土,通過滑坡處往前擺放安全標志牌。當她通過后,該處再次發生滑坡,這是梁瓊月第一次覺得,這份職業離死亡是那麼近。顧不上那麼多,梁瓊月和班員就拿著鋤頭和鐵鏟開始了清障工作,經過全班近一個小時的努力,終於疏通了半幅路面,確保了公路的暢通。雨依然在下,他們冒雨巡路,這時,他們發現有輛汽車陷入了泥裡,動彈不得,看著司機站在雨中,愁眉苦臉的樣子,梁瓊月和班員們二話不說,立馬跑上前幫忙推車,“一二三、一二三、一二三……”大家喊著整齊的口號,齊心協力,終於把陷在泥裡的汽車推了出來。這時司機下車掏出錢給大家作為感謝,都被大家謝絕了。

勇挑重擔 不讓須眉

2005年底,中五線進行了為期一年半的路面改造,砂土路面升級為瀝青路面。這意味著,梁瓊月和班員們有一年半的時間不用路面作業。可是他們並沒有閑著,開始了為期半年的樹木移植工作。她們每天步行好幾公裡,跋山涉水,將直徑不小於15厘米、高4米的木棉樹移植到公路兩旁。深山裡螞蟥多,腳才剛踏進去,螞蟥就像勇猛的士兵察覺到敵人入侵一般,一擁而上。即使鞋子上涂了防螞蝗藥,即使包裹得再嚴實,還是難以幸免被螞蝗咬到。那些被螞蝗咬后留下的點點疤痕,都見証了梁瓊月對公路事業的不屈不撓。

2010年3月,梁瓊月調到毛陽道班擔任統計員,在這之前,她已經做了6年永訓道班統計工作了,主要負責統計班員考勤、工作實績、養護機械材料使用情況以及管養路段數據等。因為統計人員的緊缺,梁瓊月在擔任毛陽道班的統計員同時,還兼任翠城道班統計員直至2018年初。每次做統計報表前,她總是周末加班,先把自己責任段的養護工作做好。她完全可以找班員幫忙,但她卻從沒開過口,她總說:“我能干多少是多少,干公路的,誰不累呢?難得周末,讓工友們好好休息。”分局規定道班統計員在4天內完成二十份月度報表,並匯總上報分局。4天完成一個班的報表不是難事,但她負責兩個道班的四十份報表,工作量大,任務繁重,該如何協調解決這一難題?她摸索出了跟蹤管理的辦法,經過三個月的實踐,她隻用了5天就將兩個班的報表匯總好,雖數據量大,但卻從無紕漏,及時的將道班及管養路段數據上報分局。她工整的表格,准確的數據受到了分局領導的一致好評,還被分局評為“優秀統計員”。

當時,為了提高養護效益,分局購入一批油鋸、綠籬機、打草機等養護器械,但是由於養護器械較為笨重,所以女職工都不太願意使用養護機械進行作業,依舊保持粗放的養護方式,用剪刀修剪花木,不但效率低,而且平整度不太好。這時梁瓊月主動挑重擔,啃硬骨頭,學習新機械的操作方法。一開始,她舉著綠籬機修剪公路兩側花木,一天下來,手臂都被震麻了,第二天手都舉不起來。每一次打草,高速旋轉的打草繩都會把草叢裡的石頭卷起,被石頭打傷也是家常便飯。可她卻沒有因為這些外在因素而退縮,而是尋找方法,摸索著如何將花木修建得更整齊美觀,如何打草更干淨平整,如何操作機械更高效省油。如今的她,班裡的養護機械她都能使用,甚至也能修理一般的機械故障,許多男職工都佩服她。

愛崗愛家 鐵骨柔情

2010年7月,梁瓊月懷孕了,但她依然堅守在養護一線。五指山公路急彎多,且常看不見來車,車輛經常從她身邊疾馳而過,總有差點就被撞到的感覺,但為了完成班裡布置的養護任務,她從不畏懼,而是一直參加工作直至孕期9個月。次年6月,梁瓊月生下兒子,但產假結束后又立即按規定回到崗位上,沒有半點的怨言。說起兒子,梁瓊月心中滿是虧欠。記憶最深的是有一次台風過后,中午剛下班的梁瓊月換下工作服,准備給不到3歲的兒子做飯,就在這時接到分局的通知,要趕往海榆中線K181公裡處清理塌方。災情就是火情!當時她急忙換上工作服,將孩子鎖在家裡就匆匆離開了。回來時已經是下午兩點多,屋內的兒子餓得哇哇大哭,梁瓊月趕忙給孩子做飯,吃飯后又出現在路面上。這次事情后,她每天早晨6點就去市場買菜,趕在七點半上班前把一天的飯菜做好,以防兒子餓了沒吃的。她說作為母親,要做到工作和家庭兩不誤,也隻能用這種方式愛兒子,將一腔柔情深藏於心。

在忙於工作和家庭之余,她還抽出時間學習提升自己,2013年,她報考了北京交通大學交通運輸管理專業,通過函授完成了大專學業。2017年6月,分局對道班職工進行考核,抽調優秀道班工人充實機關人才隊伍,梁瓊月以優異的成績獲得了在生產技術股跟班學習3個月的機會。當年9月恰逢雨季,五指山市普降暴雨,塌方急訊隨之傳來,看著分局微信工作群裡傳來的塌方圖片,那一刻她心裡十分難受,因為那是她管養的路段,是她付出心血的地方。出於對公路養護工作的熱愛,3個月的跟班學習結束后,梁瓊月毅然放棄了留在機關上班的機會,選擇回到了道班。

梁瓊月參加養護工作15個年頭以來,由於工作出色,2010年,她被五指山公路分局評為“優秀統計員”,2016—2018年連續三年被五指山公路分局評為“優秀工作者”。2008—2017年她所在的毛陽道班連續十年被五指山公路分局評為“先進班組”,2012年被中國海員建設工會全國委員會評為全國公路交通系統“優秀五型班組”,2018年11月毛陽道班工會小組被中華全國總工會評為“全國模范職工小家”,同事們對她的評價是:“這都離不開梁瓊月的不懈努力和無私奉獻”。(林子鳴) 

(責編:盧少雄、蔣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