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高空拋物 西安一小區建“媽媽防空隊”

張雅

2019年07月09日08:17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防高空拋物 西安一小區建“媽媽防空隊”

  防高空拋物 西安一小區建“媽媽防空隊”

  主要職責為拍照、錄視頻留存証據 該小區物業墊付資金安裝監控

  小群組成員觀看安裝好的監控視頻

  近日,西安興慶路常春藤花園小區面對頻發的扔板凳、燈泡等高空拋物情況,成立了一支特殊的媽媽“防空隊”。昨天,北京青年報記者聯系到“防空隊”的倡導者——業主馬女士。她介紹,“防空隊”微信小群組成立的初衷很簡單,就是保護小區內的孩子和居民免受高空拋物的傷害。

  馬女士介紹,7月1日,“一個棍子從樓下掉下來,物業和警察介入后發現是住戶擦玻璃時拖把的把兒掉落樓下,警察對住戶進行了批評教育。”另一次,一位女業主差點被高空拋下的燈泡砸到。接連發生這些高空拋物、墜物的情況,讓馬女士這樣有孩子的家庭擔心不已。“早在6月9日,2號樓業主在業主群反映說,高空掉下的玻璃瓶險些砸到孩子,之后,群裡的媽媽們積極行動起來,組建了‘消除高空拋物,我們在行動’小組。”

  昨天,北青報記者從常春藤花園小區物業處獲悉,業主們發起倡議之后,物業也“接力”開展張貼提示語、拉橫幅提醒的活動。相關負責人介紹,現在正值暑假,孩子們放假在家的時間多,高空拋物的情況也隨之頻發。“所以我們正逐步在小區的6棟樓安裝防高空拋物的監控,一方面留存高空拋物的証據以方便之后查找和追責,另一方面也給部分不文明業主提個醒,起到威懾作用。”

  負責人介紹,不過也有部分業主不贊同安裝監控,“安裝監控的費用有10多萬元,這筆錢先由物業墊付,但是數目不小,我們正在商量看能否申請‘大修基金’。不管如何,業主們的要求我們會盡力滿足,這也是考慮到保障大家的安全。”

  對話

  “為了孩子和居民們的安全 我們會堅持做下去”

  為保護孩子們的安全

  媽媽們組建“防空隊”

  “消除高空拋物,我們在行動”小群組現在已有28人,因為大部分成員是媽媽,所以也有人叫它“媽媽防空隊”。馬女士說,小群組成立的初衷,是希望大家遇到小區高空拋物的情況“不要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要行動起來。”

  北青報:“消除高空拋物,我們在行動”小群組,是在什麼契機下成立的?有多少人參與?

  馬女士:高空拋物、墜物的情況小區裡發生過不少次,而這種安全隱患也威脅到我們的孩子。比如我所在的2號樓,樓底下是很寬敞的通道,每到傍晚,多的時候有20來個孩子在下面玩耍,而4號樓是小區3、4、5號樓居民必經的要道,旁邊就是一所學校,租住的陪讀家長、來來往往的學生也多。一旦發生高空墜物的情況,后果不堪設想。

  現在群裡有28個人,有兩個人是其他小區進群來“取經”的,剩下的大部分成員,包括我在內都是媽媽。這個小群組也被叫做“媽媽防空隊”,不過現在也有幾名爸爸加入進來。

  群組成員負責

  拍照留存証據

  北青報:群成員主要負責做什麼?

  馬女士:主要負起監督義務。以前大家覺得沒有受傷或者受傷不嚴重就“息事寧人”了,但現在發現或者在業主群裡接到有人在小區裡高空拋物、墜物的情況,群組成員要趕到現場,拍照、錄視頻留存証據,保護現場、上報物業,再配合物業和警方的后續調查。

  北青報:目前有處理過高空拋物案例嗎?

  馬女士:6月23號,有人從4號樓上面扔下了一把凳子,群裡的一位成員報了警。6月24號早上,警察、物業、社區、安監所都介入了。

  最后警察和業主們在4號樓二單元11樓的托管班裡發現了相似的凳子。但當時沒有鑿實的証據,隻能說是有嫌疑,做一個提醒。之后,物業也開始逐步安裝能拍到外牆立面的監控,或者讓托管班安裝防護網。這也是我們小群組逐漸取得大家信任的過程。

  “防空隊”小群組成立

  鄰裡關系漸漸走近了

  北青報:業主們對安裝監控有什麼看法嗎?

  馬女士:大部分的業主是支持的,因為2號樓最先安裝了監控,這之后沒有發生過高空拋物的情況,所以說(安裝監控)是有威懾力的。

  不過,整個小區的6棟樓都安裝監控的話,需要10多萬元的費用,錢是物業先墊付的,有一些業主擔心這個錢會平攤到大家頭上,所以有質疑,這也可以理解。也有人擔心,監控會不會泄露大家的隱私。不過組員們查看了監控攝像效果,確認能拍到整棟樓的外牆面且不影響隱私。

  北青報:媽媽“防空隊”之后還會繼續做下去嗎?

  馬女士:成立小群組以來,大家之間的氛圍越來越好。以前我們像陌生人,鄰裡之間也很少有互動,從大家重視和處理高空拋物的問題以來,關系漸漸走近了,“搭把手”的情況也越來越多。雖然有一小部分業主有質疑,但不管怎麼說,為了孩子們和居民們的安全著想,我們群組成員會堅持做下去。

(責編:潘惠文、蔣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