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疣螈:熱帶雨林的山地“土著”

李夢瑤

2019年07月29日09:51  來源:海南日報
 
原標題:熱帶雨林的山地“土著”

海南疣螈的卵泡。 米紅旭 攝

海南疣螈的幼體。 米紅旭 攝

棲息在陸地的成年海南疣螈。 米紅旭 攝

往高處生長,是熱帶雨林中生物開展“軍備競賽”的核心守則。囿於體型的先天不足,成千上萬的兩棲動物們與灌木、苔蘚一道,構成叢林生物鏈的最底層,卻憑借著滿身絕活,在一次次生死搏斗中安然脫險。

不同於跳躍技能卓越的蛙類、自帶“毒藥庫”的蟾蜍和咬肌強健的大鯢,與蜥蜴“撞臉”的海南疣螈算得是島上的“土著”。它們出沒於鸚哥嶺、霸王嶺等地的山林溪澗,靈活躲避著毒蛇猛獸,也跟在蚯蚓、蛞蝓及其他小動物身后耐心追逐,成為海南熱帶雨林中的獨特一景。

來自海南中部山區的“原住民”

“這是一些污穢和討厭的動物……它們有著冰冷的身體、暗淡的體色、軟骨的骨架、不潔的皮膚、難看的外表、不停轉動的眼睛、難聞的氣味、刺耳的叫聲、骯臟的棲居地以及可怕的毒液……因而造物主沒有盡力去造出太多的這種動物。”瑞典博物學家卡羅勒斯·林奈在描述兩棲動物時丟出一長串糟糕的形容詞,幾乎毫不掩飾對這種變溫四足動物的厭惡之情。

的確,皮膚裸露、分泌腺密集的兩棲動物們大多生得一副丑模樣,它們有著鬆弛的皮膚、滿身的疙瘩或是脹氣的大肚子,讓人實在喜歡不起來。盡管造物主在這群小家伙的外貌上開了個大玩笑,卻也無比公平地賦予了其各顯神通的生存本領,讓它們自恐龍時代存活至今,成為四足動物中最早的陸地征服者。

以蛙、蟾蜍為代表的無尾目,是現今兩棲類中最為進步的類群,佔據現存兩棲類總數的九成。與之相對應的有尾目,已知總數不過前者的十分之一,在熬過無數次災難與生物大滅絕后,如今在海南更是僅存一科一屬一種,即海南疣螈。

作為來自海南中部山區的“原住民”,海南疣螈隸屬於兩棲綱有尾目蠑螈科疣螈屬,最初被認為是細痣疣螈的海南地理種群,又有專家的研究結果將其視為一個獨立種。

在一眾“丑親戚”的襯托下,海南疣螈勉強算得上是五官清秀。頭部扁平而寬大的它,長有四條腿和細長的尾巴,最顯著的特征是身體兩側各有一列規則的球形疙瘩,好似盔甲上的鉚釘。與“花枝招展”的其他兩棲動物相比,通體呈棕褐色的海南疣螈顯得格外低調,只是翻過身來才會發現,小家伙的趾腹及尾部底端點綴有幾抹橙黃,瞧順眼了竟也覺得煞是好看。

充滿儀式感的求偶爭奪戰

米紅旭第一次見到海南疣螈是在7年前,那是他來鸚哥嶺自然保護區工作站工作的第一年。“我記得很清楚,那是在海拔1500米處的一片濕地裡,盡管夜色朦朧,還是一眼就瞧見了它。”與海南疣螈的這次不期而遇,讓這個初次踏足雨林的小伙子足足興奮了好幾天。

彼時的米紅旭或許並沒有想到,保存完好的鸚哥嶺原始熱帶雨林此后會帶給他更多驚喜。

2018年7月,一次野外科研考察途中,米紅旭與海南疣螈再度偶然相遇,且一次性便碰見了3隻,讓他直呼“運氣爆棚”。然而對於3隻海南疣螈來說,眼前這個外人來得似乎並不是時候——此刻,它們正為爭奪異性交配權而斗得不可開交。

識趣的米紅旭躲得遠遠的,悄悄用鏡頭記錄下羞澀而充滿儀式感的這一幕。

視頻中,兩隻雄性海南疣螈爭著往一隻雌性海南疣螈的身體底下鑽,可惜后者早已心有所屬,每當其中一位“男士”靠近時便會劇烈反抗。幾個回合下來,兩位“男士”的對決終於告一段落,優勝者獲得與心儀的“姑娘”牽手的機會。

淺淺的一汪水潭裡,兩情相悅的一對海南疣螈親昵地互相纏繞,宛若跳起“交際舞”。爭奪交配權失敗的那一方依舊不甘心,總是湊過來掃興,好在新婚燕爾的夫妻倆根本顧不上,一心沉浸在浪漫的“二人世界”裡。

一曲舞罷,夫妻倆愉悅地甩動尾巴,“十指緊扣”揚長而去,留下第三者黯然神傷。

這樣的劇情幾乎每天都會在熱帶雨林裡上演,只是海南疣螈數量稀少,人們便也難得一見。

生物鏈末端的幸存者

一段時間后的再度到訪,米紅旭看到海南疣螈的半透明圓形卵泡已遍布水潭四周。孵化到一半的胚胎縮在卵泡裡,不停地翻著跟頭,幾乎一刻也消停不下來。

如果條件適宜的話,這群小家伙會在兩個月后沖破卵泡的束縛,來到這個精彩的雨林世界。

可什麼樣的條件才算適宜?除了自身頑強的生命力,以及避免幼卵被鳥兒吃掉,周遭的棲息環境同樣重要。

兩棲爬行動物用極薄且具有滲透性的皮膚吸收水分,任何擴散在水中的化學物質都將直接進入這些動物的血液,這意味著它們對包括污染在內的環境變化極其敏感。值得慶幸的是,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守護下,鸚哥嶺熱帶雨林生態系統保存完整,這也為海南疣螈創造了絕佳的棲息繁衍地。

2010年7月至2011年6月,鸚哥嶺自然保護區工作站對境內海南疣螈的分布、種群數量以及棲息地生境因子進行調查分析,共記錄到成體海南疣螈46隻,集中棲息於鸚哥嶺保護區主峰和南毛拉兩地海拔1200至1800米的季節性水潭。

在山間凹地水坑完成配對繁殖后,它們會產卵於水塘邊坡地潮濕的落葉層下。與大多數兩棲動物的習性相似的是,海南疣螈的繁殖遷徙活動與降雨有顯著關系,且對繁殖地點具有偏好與高度的忠誠。

由於體型較小,且無筋骨爪牙之利或毒素防身,海南疣螈在面對其他大型爬行動物尤其是蛇類攻擊時,幾乎沒有任何還手之力。好在小家伙們懂得用嗅覺、視覺、聽覺等各種方式導航,沿著一條可靠的路線循環往復,盡可能避開天敵與其他未知風險。

已然位於生物鏈底層,為了飽腹自然不敢再挑食,隻要逮得到,蚯蚓、蛞蝓及其他小動物都是海南疣螈的盤中餐,甚至剛孵化的疣螈幼體也天生懂得自己覓食討生活。

正是依靠這種極強的適應能力,海南疣螈得以在弱肉強食的叢林中存活,延續著種族的血脈。

(責編:盧少雄、蔣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