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連中國]我家有條“解放路”

2019年08月02日16:27  來源:人民網
 
原標題:[網連中國]我家有條“解放路”

左圖為20世紀30年代的武昌區解放路。(武昌區檔案館提供) 右圖為現在的武昌區解放路。(周雯 攝)

一條路,就是一段歷史。在全國,幾乎每座城市都有一條“解放路”。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人民網記者深入走訪,探尋了各地解放路的前世今生,讓我們一起來“聆聽”,它在歲月變遷中沉澱下的故事。

上海:“‘亭子頭’是我們這代人最深的記憶”

上海的解放路位於惠南鎮的中心,道路兩旁,繁茂的香樟樹慵懶地傾斜著,老人扇著蒲扇坐在路邊納涼,小孩蹲在樹根處看螞蟻,水果攤、煙糖店、送水站零星分布,整條路洋溢著滿滿的生活氣息。

1981年,隨著集資房西北新村的落成,解放路應運而生。“我們這邊老革命比較多,他們大部分不是本地人,是隨著解放上海,才在此處落地生根。”69歲的西北新村居民孫愛國見証了解放路的誕生,“這裡原先是國營菜場,蔬菜、水果、肉類應有盡有,每天早上3點,小販們就開始鋪貨,一百米的路段排得滿滿當當。”

說起解放路最標志性的建筑,當屬路南端的六角亭,惠南人喜歡稱它為“亭子頭”。“以前來惠南鎮玩的人,走累了就在那兒歇歇腳,喝喝茶。”遺憾的是,今年5月,“亭子頭”被拆,“紅綠相間的琉璃瓦”“紅漆的圓柱”都已不復存在。“這是我們這代人關於解放路最深的記憶,不拆多好。”面對著空空的地皮,孫愛國嘆息道。

杭州:每個杭城人心中,都有關於解放路的專屬回憶

說起解放路,老杭城人有說不完的回憶,無數杭城人在這條路上留下了成長足跡。

今年63歲的王國寶,家住在解放路附近。在他的記憶中,解放路無論是過去還是當下,都算得上是杭州最繁華的一條街。“解放后,杭州最大的食品公司、自行車商店、電影院、照相館在解放路上都能找到。”六七歲時,王國寶最喜歡的一件事便是跑到食品廠,看工人們做喜餅。“現在想想,都覺得香!”

談起解放路,每個人的記憶點不同。在78歲老人夏渝孫記憶中,如果隻能給來杭州的游客推薦一個地方,那就是解放路百貨商店。他說,在上世紀50年代,解放路百貨商店是杭州最大的商鋪,“朋友來了,都要去那兒看看,即使不買東西也要過把眼癮。”

如今,隨著歲月變遷,解放路兩邊的店鋪,有的永久關停,有些依然堅守,但那些曾經的回憶,卻永遠留在了每一個老杭城人的心中。

武漢:雖繁華褪去,但千年古街的歷史仍需傳承

解放路是武漢三鎮最古老的街道之一,有著近千年的歷史。這裡曾是武漢盛極一時的商業長街,絕大部分大小商店都集中在此,當時,“上長街”一語,是武昌人購物的代稱。

“此路歷史悠久,留下的文化故舊甚多。”武漢民俗專家劉謙定介紹,解放初期,解放路是武昌人心目中最靚麗的風景,是貫穿武昌城區最重要的一條主干道,是重要的政治、經濟中心地帶。

在解放路附近生活了幾十年的77歲婆婆皮慶華回憶,解放初期,解放路附近有很多小生意經營。“我父親就是在聯和攤販商鋪裡擺攤賣東西,街道上還有電影院和不少茶館。”

如今,伴隨著城市的發展,政治中心的外遷,曾經最為繁華的解放路,已經慢慢褪去了昔日的“榮光”。“這是老城區的一個共性。”劉謙定說,如今這裡更像是中低檔的居住區,高端商貿缺乏。“雖繁華褪去,但千年古街的歷史說不完道不盡,優秀文化需要傳承。”

長沙:在這條路上,可以看到現代和傳統的結合

“小學春游的時候,大家都會在解放路上的飲食店買‘腳餅’,當時這家飲食店很有名,好多外地人都來買哩,隻可惜現在都買不到嘍!”今年五十多歲的謝安沙每次走到解放路都能回憶起小時候的點點滴滴。

“解放路最開始只是五六米的小道,而且地勢較高,每逢下雨,屋裡都會滲水。”梁國鈞從小在解放路長大,在他眼裡,這裡的變化可以說是日新月異,“現在路面拉寬拉長了,地勢也平坦了,住戶的環境確實改善了不少。”

“解放路的變遷就是長沙一個城市變遷的縮影。”說起解放路的變遷,湖南省文史研究館館員、長沙市地名委員會專家庫成員陳先樞仍是歷歷在目,“現在解放路的北邊是繁華的都市,長沙的夜生活文化就在那裡興起﹔南邊被劃為了歷史街區,可以感受到老長沙城的古色古香。從這條老解放路上,可以看到現代和傳統的結合,很好地體現了長沙城的特點。”

南寧:最懷念的,是解放路的年俗

南寧市解放路是南寧市著名的老街,南端與民生路相接,北端穿過鎮北橋與華強路相交“沙街”“德鄰路”“七三路”是它的三個曾用名。

“解放路就代表了老南寧的文化。”陳叔今年70歲了,從出生到現在,他一直住在解放路50號,對於解放路,他最深的念想,就是年俗,“過大年看大戲,是祖輩們留下的傳統,大年初一的早上,新會書院就開始熱鬧起來了,那一唱三嘆的唱段和悠揚婉轉的皮黃聲,就是老南寧濃濃的年味。”

2012年8月,南寧市政府提出“三街兩巷”的改造工作,把興寧路、民生路和解放路三條街道,以及金獅巷和銀獅巷兩條古巷道打造成濃縮“老南寧”歷史風情的活體城市博物館和新城市人文會客廳。

對此,陳叔感慨道,這麼多年來,關於解放路的變化他都看在眼裡。“如今看起來,這裡老舊矮小的大門,古朴陳舊的牆磚,昏暗逼仄的小道,略顯擁擠的房間,是有點顯得與大環境格格不入了。而且住起來也不是很方便,是時候換新面貌了。”

重慶:“走得再遠,也忘不了解放東路上的童年”

位於重慶主城渝中區的解放路分為東西兩條,沿長江東西布局,是渝中區最主要的干線道路之一。

一條條狹長的小巷,一扇扇木門,許多老屋的窗欄上還殘留著各種吉祥圖案和雕花。盡管上面金粉早已被歲月抹去,但依然透露出來凝重與古朴。這就是現今的解放東路與西路,它以這樣的方式迎接著諸多尋幽訪舊的人們到來。

“走得再遠,始終忘不了解放東路上的童年。”董鳳曾在這裡居住了30多年,雖然現在經常奔波於世界各地,但每次回國她總會帶著先生與孩子回去解放西路看看。“站在小巷裡,陽光穿過道路上茂盛的黃桷樹,從葉間的縫隙中瀉下,仿佛又倒映出了童年的景象,似乎還能聽到臨街賣涼面的、賣土豆藕片串串的小販的叫賣聲……”

“這裡有著許多老建筑和歷史遺址,積澱了重慶的獨特文化,保護這兩條老街巷,就是保護重慶的城市記憶。” 談起解放路,渝中區文管所研究部主任唐嵩如是說。

拉薩:路越來越寬,日子也過得越來越好

在拉薩,“解放路”有個不一樣的名字——“金珠路”。據當地人介紹,西藏解放后,“金珠瑪咪”就成了解放軍的專有稱呼, “金珠”便引申為“解放”,並一直沿用至今。

金珠路原為林廓南路,1959年,為紀念西藏和平解放,更名為金珠路。更名后的的金珠路比原來長了很多,一直延伸到西郊推龍德慶縣,共分為金珠東路、金珠中路、金珠西路,成為了拉薩城的主要干道之一。

對於當地許多老一輩來說,這條老街見証了西藏的解放與發展,也見証了他們的青春。“我們小時候還沒有‘金珠路’這個名字,當時那條路特別窄,而且路上都是灰。后來西藏解放了,林廓北路成了金珠路,變得比以前寬敞干淨多了。我們還分到了牛、羊、田地,日子也過得越來越好。”見証了金珠路變遷的扎西頓珠老人激動地說道。

銀川:曾經最熟悉的地方,成了繁華大街上的煙雲記憶

“一條街上兩幢樓,一個警察看兩頭……”在銀川稍微上點歲數的人,幾乎都知道這個順口溜。這其中的“一條街”指的就是解放街。

新中國成立前夕,解放街以鼓樓為界點,至東、西城門間分別名為東門大街、西門大街。1949年9月,解放軍第十九兵團在銀川城東舉行解放軍入城式,自此,這條穿城而過,東西走向的大街,擁有了新的名字——解放街。

“小時候我家就住在解放街的西門旁邊,每天吃完晚飯后,小伙伴們就相約到西門玩,當時,西門算得上是銀川的城門樓裡最壯觀的,我們常常爬到城門樓上遙看解放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賈先生回憶說,“那時的解放街還沒有什麼高樓,到了20世紀70年代,四周樓房拔地而起,越建越多,西門的城門樓被拆了,隻留下了鳳凰碑。”談及此事,賈先生不免有些傷感,那個曾經最熟悉的地方,如今已成為繁華大街上的煙雲記憶。

每一條解放路,都記錄一個城市的發展軌跡,承載著人們的情感共鳴。三言兩語間,講述的,是一段歷史﹔回憶的,是隱藏在舊時光裡的歲月溫情。你的家鄉,也有條解放路嗎?

(曾帆、葛俊俊、張麗瑋、韓震震、張俊、周雯、何萌、彭遠賀、姚於、廉夢歌、賈茹,實習生王佳雯、黃鷺晨、韋科友)

(責編:盧少雄、蔣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