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綠護藍 堅持生態先行

2019年09月05日07:4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增綠護藍 堅持生態先行

《 人民日報 》( 2019年09月05日 12 版)

海口東寨港。 陳 鬆攝

五指山風光。石懷遜攝

黑臉琵鷺在海南東方黑臉琵鷺省級自然保護區越冬。 蘇曉杰攝

海南環島高鐵東環線陵水段。 王 凱攝

嚴規劃 嚴措施 嚴處罰 嚴問責

人民日報記者 丁 汀

海南不缺藍與綠,有著得天獨厚的生態優勢。

進入新時代,增綠護藍,在保護與發展中譜寫美麗中國的海南篇章,更需新作為:濕地入城,熱帶雨林國家公園建設不斷推進,“多規合一”,動態監測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與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建設協同快速推進,海南做出新探索。

海南省委書記劉賜貴表示,將把青山綠水、碧海藍天作為海南最強優勢、最大本錢,在生態文明體制改革上先行一步,絕不允許新上項目對環境造成增量壓力,建設生態環境世界一流的自由貿易港。

2018年4月13日起,海南全省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6月,海南宣布成立海口江東新區。今年2月,《海口江東新區總體規劃(2018—2035)》向社會公示。

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楊保軍告訴記者:“實現人與自然高度融合,從規劃層面看,應該統籌考慮保護好和利用好生態資源兩個方面。”江東新區規劃統籌考慮了上述兩個方面,確保新區藍綠空間佔比穩定在70%以上。一方面,抓緊建設海南自貿區先導項目,越江大道等基礎設施建設抓緊推進﹔另一方面,增藍護綠的規劃保護實踐同步開展。

海口市林業局負責人表示,原來江東片區的紅樹林多集中在保護區,如今根據江東新區規劃,逾萬畝三江紅樹林濕地公園年內投入建設,南渡江沿岸生態修復和道孟河生態濕地公園已經啟動編制。

海口市美蘭區演豐鎮鎮長陳海雲說:“規劃一出來,大家都說沒想到。不僅濕地不會少,濕地和海岸線有嚴格保護,還將我們的基礎設施建設統一規劃升級,村民們保護生態更積極了。”

2018年以來,海口修復濕地8處近900公頃,在2018年10月《濕地公約》第十三屆締約方大會全體會議上,來自7個國家的18個城市獲得全球首批“國際濕地城市”稱號,海口名列其中。

“在各類空間規劃中,濕地是最容易出現保護真空的,土地性質有的被劃為基本農田,有的被劃為林地,有的被劃為河流、池塘,從管理上分別屬於國土、林業、水務,地域跨越幾個市縣,屬性不一,保護標准不一,生境很容易被侵蝕。”海南省自然資源和規劃廳廳長丁式江告訴記者:“2015年開始,海南推進‘多規合一’,對全省6類規劃重疊圖斑進行了調整,全省32萬公頃濕地整體劃入生態紅線范圍,在一張藍圖上實現了增綠護藍。”

濕地的統籌管理只是海南統籌保護生態家底的一個縮影。在海南,河有河長、灣有灣長,保護全覆蓋,責任無死角。海南要通過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建設,讓人民群眾對優良生態環境的獲得感進一步增強。

根據《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海南要在跨越全省多個市縣4400余平方公裡的區域內建設熱帶雨林國家公園。全省211萬公頃林地、32萬公頃濕地全部納入生態管控空間。將建設項目使用林地定額和森林採伐限額等約束性指標納入資源消耗上限嚴格控制,確保海南實現2020年森林覆蓋率和森林蓄積量“雙增”目標。

確保生態環境隻能更好、不能變差,要增強規劃的嚴肅性。生態紅線是高壓線,高壓線就要通上電。

海南省省長沈曉明提出,要以最嚴的規劃、最嚴的措施、最嚴的處罰、最嚴的問責加強生態環境保護。

海南省黨政領導干部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實施、生態環境監測網絡建設等同步推進。

2016年5月,《海南省黨政領導干部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實施細則(試行)》印發,當地黨政領導干部出現失責行為、符合追責情形的將被追責,且不論調離、提拔、退休與否,實行終身追責。

海口演豐鎮

紅樹林有支護鳥隊

人民日報記者 丁 汀

每天早晚出門散步,是海口市美蘭區演豐鎮演海村村民梁振強最愜意的時候:“紅樹上站著鳥,看不見的遠處都是海,那滋味我說不出,就是舒服。”

今年46歲的梁振強,是演豐鎮一名護鳥隊員。演豐鎮地處東寨港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每年秋冬季節,眾多鳥類來這裡棲居。2018年,演豐鎮成立了演豐紅樹林護鳥志願服務隊,開展保護紅樹林鳥類志願服務,積極倡導“愛鳥、護鳥,共建樂居演豐”環保理念。

老梁加入護鳥隊,多少有點讓人意外。他家原來在紅樹林邊養殖魚蝦鴨子。為了保護濕地生態,當地政府推廣退塘還林,老梁家的蝦塘養不了蝦了,鴨子也不養了,大家都說:“做出了這樣大的犧牲,不但不埋怨,還要主動加入護鳥隊保護生態環境,老梁境界真可以。”

聽到這樣的說法,老梁笑了:“退塘還林,我家的蝦塘成了生態修復試點,不養魚蝦做紅樹林育苗,這種苗木不愁賣。育苗之外打點零工,收入和養蝦養鴨比,雖然差點,但相差不大。再則,紅樹多了魚蝦多,魚蝦多了鳥就多,生態好了有利於子孫后代。趁有點空余時間出點力,不好嗎?”

在演豐鎮,像老梁這樣想的人還真不少,志願服務隊共有75名成員,隊長為90歲高齡的紅樹林保護者黃奕全老人。候鳥遷徙的季節,隊員們在工作之余自發組織開展護鳥志願活動。

在演中村組織開展的“我是新時代文明實踐者”系列宣講活動中,護鳥隊員馮爾輝為村民講述了紅樹林的環保故事。在每一個故事中,濕地裡的樹木花草、魚蝦蟹鳥,都有了更清晰的名字,愛鳥護鳥與村民的生活結合得更緊密了。

昌江王下鄉

每個人都是護林員

人民網記者 毛 雷

每天天剛放亮,韓亞命就會出門巡山,防盜伐、查隱患,一趟下來要走4個多小時,9年來風雨無阻。他是海南昌江黎族自治縣王下鄉三派村二隊的一名普通村民,也是負責當地天然林保護的護林員,今年39歲。很難想象,就在10多年前,他還曾參與過燒山種稻。

“王下鄉距縣城有近兩小時車程,再加上山路難走,出山一趟很不方便。”王下鄉黨委書記劉永輝說,王下鄉境內以山林為主,長期以來人們靠山吃山,生產方式粗放,燒山種稻的情況在2007年以前仍然存在。

“那時候不懂,就想著燒山種點山蘭稻,而且大家都燒,我們也就跟著燒。”說起之前的經歷,韓亞命有些不好意思。“現在管得嚴了,大家也都知道燒山不好,就沒人燒山了。”韓亞命說,如今他成了護林員,一年工資近3萬元,再加上其他收入,日子比以前好太多了。

劉永輝告訴記者,2006年,海南建立省級森林生態效益補償基金,王下鄉成為海南實施生態補償機制的首個農民直補試點。“鄉政府與村委會、村委會與農戶簽訂了山林管護合同,群眾可享受每人每月60元的生態補償金﹔推進集體林業產權制度改革工作,林權發証率100%,林權准確率100%,實現‘山定權、樹定根、人定心’的林改理念。”劉永輝說,森林生態效益直接補償方式讓群眾都知道保護森林就是保護自己的權益,“每個人都是護林員”。

如今的王下鄉,森林覆蓋率高達98%,絕美的自然風光讓人流連忘返。

五指山生態核心區

綠蔭濃 日子紅

人民日報記者 丁 汀

五指山市通什鎮應示村是個好地方:一年四季,冬暖夏涼。可是,以前村裡人每逢遇到外地人感慨這裡是人間天堂時,總忍不住回一句:“空氣好,綠蔭濃,能當飯吃嗎?”

的確,應示村村委會主任黃進民介紹,該村有288戶982人,其中貧困戶102戶367人。基礎設施短缺,農技跟不上,困難不少。

恰恰五指山不僅是海南“多規合一”改革后劃定的生態功能核心區,更是海南“綠心”——熱帶雨林國家公園試點核心區。對於村民來說,綠蔭濃的背后,更是有點難熬的困惑:主要產業橡膠成材期長、收益低﹔種養殖方面,防治面源污染更是比別處多一層約束。“這也不讓干,那也不讓干,難道讓人吃干飯?”有人問。

五指山的扶貧干部,還真找到了讓貧困群眾“吃干飯也賺錢”的好辦法。五指山市副市長羅新增告訴記者,全縣所有建檔立卡貧困村光伏發電項目全覆蓋,不砍樹、不佔田、不要地,利用村民活動中心周邊富余土地等,政府與中海油等企業共同投資,按規劃進行基礎設施建設,光伏發電收益由村集體經濟所有、進行分紅,年收益率超過10%,設備可使用20年以上,預計年底所有行政村都能實現並網。中國海洋石油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黨組副書記汪東進表示,中海油與地方共同強化責任意識,把脫貧攻堅作為重大政治任務扛在肩上,創新產業扶貧和消費扶貧方式方法,為當地發展解決實際問題。

黃進民說,今年村裡的光伏項目並網了,年收入15.6萬元,已到賬6萬元,計劃第一批分給特困戶。

綠蔭濃,日子紅。五指山市委書記宋少華表示:“五指山市將在努力實現綠色發展的同時,完成脫貧攻堅任務。”

 

(責編:盧少雄、蔣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