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奧又抹黑中國 外交部:“三觀”不正,無法對話

2019年12月04日08:15  來源:人民網-國際頻道
 
原標題:蓬佩奧又抹黑中國 外交部:“三觀”不正,無法對話

  據外交部網站消息,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今日主持例行記者會。

  記者會答問實錄如下:

  問:美國務卿蓬佩奧近日在美Politico網站發文稱,歐洲國家不能將關鍵基礎設施的控制權交給華為、中興等中國企業。華為與中國人民解放軍存在關聯,涉嫌在一些國家從事間諜活動,竊取德國、以色列、英國等國的知識產權。中國《國家情報法》明確規定中國共產黨可迫使總部設在中國的任何5G供應商秘密移交數據。請問中方對此有何回應?

  答:中國現代著名作家魯迅有一篇小說《祝福》,裡面有一個人物叫祥林嫂。她總是喋喋不休嘮叨著同樣的話題。我看蓬佩奧先生現在的行為舉止非常像祥林嫂!隻不過祥林嫂嘮叨的是一些無害的廢話,而蓬佩奧先生嘮叨的都是有毒的謊言。

  蓬佩奧先生稱,華為涉嫌竊取德國、以色列、英國等國知識產權。但我們問了無數次,美方無數次回避這個問題,因為美方根本拿不出答案。迄今為止,沒有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公司和任何一個人能夠拿出確鑿的証據証明華為對他們構成安全威脅。相反,我看到今年5月德國《每日鏡報》報道稱,經過多年審查,英國政府、德國聯邦信息安全辦公室及歐盟委員會等機構都沒有發現華為存在明顯“后門”。

  我們再來看看美國,一個公開事實是:“9·11”之后,美國出台的《愛國者法案》要求網絡公司定期提供用戶信息。美國思科設備存在安全漏洞,已經爆出很多起“后門”事件。蘋果公司早在2014年就承認可通過蘋果手機系統“后門”提取手機用戶的短信、通訊錄和照片等個人數據。去年,“臉書”公司也被曝出用戶帳號有“后門”。根據“棱鏡門”事件曝光的情況,在美國情報部門,也就是蓬佩奧先生曾經任職的這一部門前,美國人的通話、通信、文件、語音等數據沒有個人隱私可言。另外,有35個國家,包括美國曾經一度特別親密的盟友國家領導人的通話也都遭到了美國長期竊聽,前幾天德國的一位部長也提到了這件事情。而協助實施這些竊聽、監控的,根據公開報道來看,正是美國的思科和蘋果等公司。

  蓬佩奧稱,中國《國家情報法》明確規定中國共產黨可迫使總部設在中國的任何5G供應商秘密移交數據。我看到這個報道以后很好奇,想請問蓬佩奧先生,從中國《國家情報法》哪一條哪一款看到這樣的規定?大家可以上網查一查,哪裡有?事實是,中國《國家情報法》不僅規定了組織和公民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的義務,同時也規定了國家情報工作應當依法進行、尊重和保障人權、維護個人和組織合法權益的義務。中國從來沒有也不會要求企業或個人以違反當地法律的方式、通過安裝“后門”等形式為中國政府採集或提供位於外國境內的數據、信息和情報。中方已經多次申明了這一點。他們裝睡不愛聽,我們也沒有辦法。

  大家都知道,蓬佩奧先生曾在今年4月一場公開演講上宣稱,“我們撒謊、我們欺騙、我們偷竊,這是美國不斷探索前進的榮耀”。大家想想看,對於這樣一個對撒謊、欺騙、偷竊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人,我們這些“三觀”正常的人還有什麼話可以說呢?沒有辦法對話了。

  如果讓我作一點回應的話,那就一句話:拿出証據來。

  問:據報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大學稱,《中英聯合聲明》是一份在聯合國登記、經過批准的“條約”,我們希望確保這些承諾不是“空頭支票”。美要求中方尋求尊重“一國兩制”政策的解決方案。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答:我不知道蓬佩奧先生有沒有讀過《中英聯合聲明》?他知道《聯合聲明》有多少款、有哪些具體內容嗎?他知不知道《聯合聲明》的核心內容是規定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英國將香港交還給中國。《聯合聲明》中對香港基本方針政策及具體說明是中方單方面政策宣示,純屬中國內政,不是雙方協議內容。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的法律基礎是中國憲法和基本法,而非基於《聯合聲明》。更何況《聯合聲明》與美國有任何關系嗎?

  英國對香港進行殖民統治期間,香港有何民主自由可言?不信可以問問“末代港督”彭定康先生。那個時候港人有上街游行的自由嗎?沒有。當時的立法機關香港立法局有任何一個議員是由港人提名的嗎?沒有。港人長期不能享有平等的公民權和參政權。恰恰是香港回歸后,中國政府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切實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針,保障香港居民依法享有前所未有的民主權利和自由。

  美方通過“國家民主基金會”在世界各地推進所謂民主運動,但我很好奇的是,美國在世界各地大肆推廣所謂的民主、自由和人權,但偏偏對自己國內存在的民主、自由和人權問題視而不見。難道蓬佩奧先生真的不知道自己國內存在什麼樣的問題嗎?我看到一個數字,截至今年8月,美國共發生槍擊案34916起,因槍擊案死亡9214人﹔大家也都知道,美國在美墨邊境大建邊境牆,成千上萬的難民被迫骨肉分離,數萬名兒童被關押在骯臟狹小的房間,甚至接連死亡﹔美國還是發達工業國家中唯一沒有帶薪產假法律的國家,是發達經濟體中唯一不保障工人任何休假的國家。

  一些美國官員和議員拿著納稅人的血汗錢,卻偏偏隻關心一小撮香港極端暴力分子反中亂港的所謂“自由”,對自己國內存在的嚴重的民主、自由和人權問題漠不關心。難道美國人民就不需要民主、自由和人權嗎?美方政客應該更多關心一下自己國內的事情。

  問:昨天,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第25屆會議在西班牙馬德裡開幕,來自196個國家的2.9萬人參會。會議的一個重要目標是完成與《巴黎協定》實施細則相關的談判。中方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上將作出怎樣的努力?

  答:中方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上所做的努力是巨大的,作出的貢獻也是重大的。我們認為氣候變化是全人類面臨的共同挑戰,應對氣候變化必須堅持多邊主義、加強國際合作。氣候變化馬德裡會議是一次承上啟下的重要會議。國際社會應根據《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和《巴黎協定》確定的公平、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和各自能力原則,推動《巴黎協定》全面有效落實,促進綠色、低碳和可持續發展。我們願與各方攜手,全力支持馬德裡會議取得成功。

  中國貫徹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新發展理念,採取積極措施應對氣候變化,堅定落實《巴黎協定》,履行對外承諾,堅定走綠色可持續發展道路,努力建設生態文明。在這方面,中國政府付出了艱苦卓絕的努力。今年11月27日,中方發布了《中國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與行動2019年度報告》。去年,中國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5.8%,相當於減少二氧化碳排放52.6億噸﹔非化石能源佔能源消費比重達到14.3%。中國是對可再生能源投資最多的國家,可再生能源裝機佔全球的30%,在全球增量中佔比44%,新能源汽車保有量佔全球一半以上,中國為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作出了重大貢獻。

  同時,作為發展中國家,中國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仍然突出,同發達國家相比仍有不小差距。在面臨改善民生等艱巨任務的同時,我們依然沒有放棄同全球各國一道應對氣候變化的努力。我們將繼續沿著既定的政策和目標走下去,積極承擔符合自身發展階段和國情的國際責任,切實實施應對氣候變化政策行動,為全球生態文明建設貢獻力量。

  問:據報道,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昨天在馬德裡出席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期間稱,美方代表團與會旨在表明美國國會對採取行動應對氣候危機的承諾堅如磐石。你對此有何評論?

  答:大家都知道,《巴黎協定》是各方應對氣候變化承諾的具體體現,美國已經宣布退出《巴黎協定》,所以我不知道她說承諾堅如磐石體現在什麼地方?既然佩洛西女士稱美方應對氣候危機的承諾堅如磐石,我覺得這也很好,我們歡迎。請美方履行承諾,立即恢復執行《巴黎協定》。

  問:昨天外交部宣布中國將制裁“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等美國非政府組織,因為他們“通過各種方式支持反中亂港分子”。“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等具體用什麼樣的方式支持反中亂港分子?“各種方式”具體指的是什麼?

  答:大量事實和証據已經表明,“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等非政府組織為反中亂港分子提供資金、物資以及組織、培訓等方面的支持,極力教唆他們從事極端暴力犯罪行為,煽動“港獨”分裂活動,對當前香港亂局負有重大責任。這些組織理應受到制裁,必須付出應有代價。

  你對這些非政府組織具體是怎麼做的感興趣,我覺得這很好。但今天由於時間原因,恐怕無法跟你詳細列舉。如果你要讓我羅列的話,可能半小時都不夠。所以我很樂意盡快找時間跟你們共同社單獨聊聊,給你們詳細介紹一下。

  問:據報道,日前在倫敦發生的恐怖襲擊中,英國警方在已制服嫌犯的情況下近距離開槍擊斃了暴徒。但我們注意到,此前英方卻對香港警方對暴徒正常執法橫加指責,暴露了其雙重標准。另據英國《衛報》披露,英國政府曾專門為涉暴恐犯罪人員設立名為“斷念與脫離”(Desistance and Disengagement Programme, DDP)組織並強制性監控有關人員。但DDP並未有效地阻止恐怖襲擊。11月29日倫敦恐怖襲擊的凶手就是曾參與該項目長達8年的學員。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答:我注意到近日中方媒體對此有很多報道,也有不少反響。正如昨天我提到的,恐怖主義是各國面臨的共同挑戰,在這個問題上絕對不應該有雙重標准。但非常不幸的是,我們看到在現實生活中,有一些國家在反恐問題上的確在奉行雙重標准,希望他們能夠汲取教訓。

  正如英國《衛報》披露出,英國為涉暴恐犯罪人員設立了DDP項目。據我所知,還有其他20多個國家也採取了類似的為涉嫌暴恐犯罪分子專門設立的強制性項目。比如,法國在全國各大區設立去極端化中心,美國也推行“社區矯正”措施。我想,這些預防性反恐和去極端化項目設立的初衷和邏輯與中國新疆設立教培中心其實是一樣的。隻不過,新疆設立教培中心的舉措更加系統、全面,也更加有效。

  新疆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是為了從根源上消除極端思想,從機制上普及法治教育,從職業技能上提升和創造就業機會,使那些受到極端和暴恐思想影響的人盡快回歸社會,和別人一樣過上正常幸福的生活。大家都知道,在2016年底之前的20多年裡,新疆深受暴恐襲擊危害。2009年震驚世界的新疆“7·5”事件造成197人死亡,1700多人受傷。目前,新疆已3年沒有發生一起暴恐事件。這就說明,新疆採取的去極端化和預防性反恐措施取得了實實在在的效果,也使新疆當地各族人民的安全感和幸福感得到很大提升。新疆開展的教培工作正是中國落實國際社會反恐和去極端化倡議,包括落實《聯合國全球反恐戰略》和《防止暴力極端主義行動計劃》的具體步驟和具體體現。

  去年底以來,全球已經有9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1000多人包括聯合國反恐事務副秘書長訪問了新疆,他們都親眼看到了新疆預防性反恐和去極端化措施所取得的顯著積極成效。不久前聯大三委同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對話會上,雖然美國試圖勾結一些盟友無端指責中國,但沒有任何一個穆斯林國家指責中國﹔而60多個國家,包括很多穆斯林國家,都積極評價中國在新疆採取的反恐和去極端化舉措。因為去過新疆的人都親眼看到了,新疆各民族是安居樂業的,各民族之間是團結的,都依法享有宗教自由和文化教育的權利。這是事實。

  中國願意將成功的經驗與各國分享交流,通過加強反恐和去極端化的交流和合作,繼續為推進國際反恐合作做出貢獻。我們希望近日倫敦橋上的悲劇不再重演。

  問:美國駐北約大使哈奇森昨天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稱,中國已經發展成為一個對全球具有“威脅性”的國家,各國應考慮將中國納入“基於規則的世界秩序”。她說,美國只是在尋求公平貿易,任何與中國有貿易往來的國際商界人士都支持特朗普總統的對華立場。中方對此有何回應?

  答:美國駐北約大使的這番言論非常有意思,這位大使的自我感覺未免太好了。說到“威脅”,我記得今年年初,皮尤研究中心公布了一項國際民調,有45%的受訪者認為美國對本國構成重大威脅。就連美國的一些盟友也不喜歡美國現在在國際上的角色。比如,德國和法國視美國為威脅的民眾的比例達到49%,在日本是66%,在韓國是67%。所以誰是威脅,這是一目了然的。

  說到“規則”,美國“毀約”“退群”成癮,已經相繼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等國際組織,退出《巴黎協定》、《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中導條約》等一系列國際條約,還拒不簽署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等重要人權公約。世界上很多領導人和政要都由衷感嘆,現在世界正面臨著多邊主義和單邊主義的斗爭,幸好我們有中國站在多邊主義和國際規則一邊。

  說到“貿易”,美國到處發動貿易戰,大肆揮舞關稅大棒,嚴重破壞了國際貿易秩序,不僅損害了本國企業和人民的利益,還成為全球經濟復蘇的最大不確定因素和風險源。我們接觸過的國際人士包括美國企業界人士,沒有人贊同支持美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不信,你可以去問問在華運營的美國公司的人士,或者來華訪問的美國公司負責人。就在前不久,很多外國前政要和各國企業界重量級人士來華參加2019年“創新經濟論壇”,他們的一個強烈共識是,對美方單邊主義行徑表示憂慮和反對。

  我們希望這位美國駐北約大使一定要對自己的國家有清醒的認識,對世界有清醒的認識,這是作為大使的職責。

  美方焦慮了,可以理解,但任何時候都要講理。

  問:據報道,11月30日,納米比亞全國大選結果公布,根哥布總統贏得56.3%選票,勝選連任。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答:中方高興地看到納米比亞大選順利舉行,對根哥布先生再次當選納米比亞總統表示祝賀。相信在他的領導下,納米比亞政府和人民將積極進取,不斷取得更大發展成就。

  中國和納米比亞有著深厚的傳統友誼。我們高度重視同納米比亞的關系,願繼續同納方積極開展友好互利合作,推動兩國關系繼續向前發展。

  問:《環球時報》主編今天發推特稱,據他所知,由於美國會擬通過“2019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中國正考慮對在涉疆問題上表現惡劣的美國官員及議員實施簽証限制。他還說,中國政府可能禁止所有持外交護照的美國人進入新疆。你能否証實?對此有何評論?

  答:你知道中國政府反對外部勢力干涉中國內政的決心是堅定不移的,中國政府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也是堅定不移的。中方將根據形勢發展採取必要措施。

  問:據報道,比利時、丹麥、芬蘭、荷蘭、瑞典和挪威2日發表聯合聲明,宣布加入對伊朗“貿易結算支持機制”(INSTEX),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答:我們注意到有關報道。建立對伊朗“貿易結算支持機制”是歐方維護伊核全面協議作出的重要努力,體現了歐方堅持多邊主義、維護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的決心,中方對此表示高度贊賞。我們歡迎歐洲六國的決定,支持“貿易結算支持機制”建設持續取得進展,這有助於促進歐方和伊朗的合作,為維護全面協議發揮實效。我們期待該機制盡快擴大業務涵蓋范疇,並向歐盟國家以外的第三方開放,為促進國際社會與伊朗正常經貿合作作出貢獻。

  問:王毅國務委員本周將訪問韓國,這是五年來中國外長首次訪韓。你能否介紹此訪目的?

  答:王毅國務委員將於12月4日至5日訪問韓國。中韓互為重要近鄰和合作伙伴,當前兩國關系保持良好發展勢頭,雙方在國際地區問題上保持密切協調合作。此次訪問期間,王毅國務委員將會見韓國領導人,同康京和外長舉行會談,雙方將就雙邊關系和共同關心的問題深入交換意見。有關消息我們會及時發布。

(責編:陳海燕、蔣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