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豪车拒赔”是典型的“我弱我有理”心态

2018年05月28日10:04  来源:工人日报
 
原标题:“撞豪车拒赔”是典型的“我弱我有理”心态

  我穷、我弱,你们就应该迁就我、照顾我;即使我犯了错,也应该得到宽宥。这种“我弱我有理”心理,说轻一点是擅打“悲情牌”;说重一点则是是非不分、偷换概念。

  近日,浙江杭州市滨江区黄女士反映,她的宝马被一辆三轮车撞了。交通事故认定书判定:三轮车负主要责任。“撞我的这个快递员不满16周岁,他跟我讲,说你这么有钱,你也不差这点钱,为什么一定要让我赔,而且说上次撞了保时捷都没有赔这么多,你为什么让我赔这么多。”(见5月23日《齐鲁晚报》)

  一起原本可以避免的交通事故,因为快递小哥“一边开车一边玩手机”最终上演,而事后的“撞豪车拒赔”不仅是一种规则意识与担当精神的缺失,从中也可以窥见一种典型的“我弱我有理”心态。

  开豪车的黄女士与开三轮车的快递员,二者的生存状态有着明显的反差,处于弱势地位的快递员很容易得到他人的同情。然而,对弱势群体的体谅并不意味着“我弱我有理”具有天然的正当性——我穷、我弱,你们就应该迁就我、照顾我;即使我犯了错,也应该得到宽宥。这种“我弱我有理”心理,说轻一点是擅打“悲情牌”;说重一点则是是非不分、偷换概念。

  在过往的豪车被撞事件中,一些车主主动免除了弱者的赔偿义务,这自然出于一份悲悯与良善,但却不能被过度利用。换言之,豪车车主的“成全”不是本分,而是情分;如果豪车车主不主动放弃索赔,身为“低头族”的快递员就应该履行赔偿义务。眼下的“撞豪车拒赔”,显然将别人的成全当成理所当然。

  美国人类学家斯科特认为,“在强弱关系失衡的格局下,弱者往往利用心照不宣的理解和非正式的途径,以无奈的低姿态的博弈技术进行自卫性质的消耗战,用坚定强韧的手段来进行利益争夺”。如今这位快递员对弱势的滥用,正是为了实现成本最小化,试图降低甚至免除违规成本。

  今天,依靠自身劳动、知识、技能获取财富的人们,不仅合法财产要得到保护,“奋斗者”自身也该得到社会的尊重与认同。财富拥有者在关键时刻慷慨解囊,平日里尽其所能参与慈善公益活动,诸如此类的行为无疑应该得到肯定和赞许,但尽管如此,也并不意味着就可以随意对财富拥有者进行道德层面的绑架。

  一个社会的良性运行,离不开一些共识性的伦理、规则与习俗。每个人都要学会为自己的过失承担责任,这也是一种必不可少的社会化。“撞豪车拒赔”其实是想推诿、逃避赔偿责任,这种“我弱我有理”的心态值得反思。

(责编:实习生、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