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人民網海南頻道>>海南教育

大學生教室開台打麻將 欲為競技麻將"正名"

2016年10月24日10:17    來源:大洋網-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教室裡正在舉行競技麻將比賽﹔一局結束,裁判就用電腦記錄下成績。

  競技麻將比賽講究禮儀,賽前需互相致意,賽中須保持肅靜。

  說起麻將,很多人想起的市井中嘈雜尖銳的洗牌叫牌聲,一邊抖腿搓牌一邊吹牛的大爺,輸了牌念念叨叨的大媽……總之,麻將不是什麼好事,是賭博陋習。

  然而,在廣州,一群大學生“雀友”就是要“公然”在教室裡開台打麻將,他們的目標是為競技麻將“正名”。在這群“雀友”中,隱藏著不少被稱為“雀士”的高手。比如麻將社團的創辦人彭鴻志是“五段雀士”﹔社團中實力最強的鄒豐澤則是“六段雀士”。

  名詞解釋:競技麻將

  競技麻將有相對統一的競賽規則。如打出的牌需要在自己的“牌河”中擺放整齊,吃、碰和明杠時需標明取自哪一家,有加分的“紅牌”,有特殊的和牌番種,採取輪庄制,麻將的尺寸較小。競技麻將比賽講究禮儀,比賽前需互相致意,比賽中保持賽場肅靜,有特殊情況的低聲咨詢裁判員。

  術語行話:

  點炮:也叫“放銃”,自己打出別人所聽之牌,從而使別人和牌。

  立直:凡手牌構成“門前清”的狀態,可宣布立直(但不強制執行),立直后不能吃碰及換牌直至和牌。

  10月22日一早,華南農業大學教學樓內就拉開陣勢,擺好麻將桌,引得圍觀者嘖嘖稱奇:竟然有人公然在教室裡打麻將?原來,這裡正在舉行今年華農“新生杯”競技麻將比賽,與眾不同的是:“迷你”尺寸的麻將,出牌、碼牌整齊方正,洗牌、叫牌“靜音模式”,一旁還有裁判巡邏、嚴肅監督。

  華農麻將社團的創辦人、“五段雀士”彭鴻志坦言,創辦競技麻將社團曾受到不少質疑,希望通過努力,讓所有人知道,競技麻將不是市井賭博,不是休閑娛樂,而是一項與象棋圍棋一樣需要戰術素養、培養思考能力的競技項目。年輕的“雀友”們決心要為這項古老的“國粹”博弈游戲正名。

  競技麻將大有學問

  在今年“新生杯”競技麻將的比賽中,華南農業大學2011級畢業生彭鴻志專程從深圳回到母校。正是在他的努力下,華農競技麻將社團從2人發展到30多人。

  “最早接觸競技麻將,是在高中時。”彭鴻志告訴記者,小時候,大人絕對不允許他接觸麻將。直到讀高中,他才在網上看到了第一場職業競技麻將比賽,並發現裡面大有學問。“競技麻將的規則異常復雜,是一項結合了邏輯學、統計學、概率學等專業知識的活動。”

  就這樣,彭鴻志開始練習競技麻將,從菜鳥慢慢成長為現在的“五段雀士”。他說,與普通麻將動輒打通宵不同,這在競技麻將看來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打競技麻將的心態是最重要的,就像象棋圍棋,你有看誰下棋下通宵的?太‘燒腦’了。”他說,競技麻將考驗的是競技水平,“一旦打上頭,心態急躁,反而很容易出現失誤而被擊破。”

  為破偏見“約法三章”

  2012年,當彭鴻志剛剛提出在學校棋牌協會下創辦競技麻將社團時,遭到了來自各方的質疑和壓力。彭鴻志說,不僅僅是老師和學校領導,還有社團的學生,都有這樣的誤解。反對聲最強烈的時候,有學長公開直言,在學校打麻將就是“歪風邪氣”。他們發起的競技麻將比賽甚至被質疑是“違規活動”。

  對於這些聲音,彭鴻志坦言理解,“畢竟對於不了解競技麻將的人而言,很難要求他們立刻接受這樣一個新鮮事物。”但他說,正是因為別人不了解,他更要將這個新事物當成自己努力的目標,“總有一天,這個目標會閃閃發光。”他一遍遍地向學校領導和青年協會的工作人員解釋、溝通。彭鴻志更是對競技麻將社團的成員們約法三章:不准參與賭博麻將,不准在宿舍打麻將,不准干擾其他同學。

  就這樣,彭鴻志總算說動了學校的社團監督,讓他成立了華農第一個競技麻將社團。

  從“兩人團”到全市冠軍

  彭鴻志的“約法三章”也給社團發展帶來挫折。一開始,這些嚴苛的規定嚇退了不少同學。“來參加競技麻將社團的,極少數是有基礎的,大多數還是因為平時會搓麻將,有點好奇心。”彭鴻志說,一聽說不允許玩賭博麻將,不少人打了退堂鼓。“最初我們的社團僅有兩個人,連一桌麻將都湊不起來。”

  於是,他和另一個競技麻將愛好者隻能到網上練習,一起研究牌譜,互相切磋。直到2013年,又有4名同學加入,“總算湊得起一桌麻將了。”不過,他很快發現問題:有人違反禁令在宿舍玩麻將。彭鴻志堅決勸退了違規成員。“本來人就少,那批新人幾乎沒人留下來,但違規就是違規,我寧願我們還像以前一樣天天背牌譜,也不能突破底線。”

  回想起自己的堅持,他至今認為是正確的,也是唯一的選擇。2014年,華農競技麻將社團發展到30多人,還參加了廣州市高校立直麻將(競技麻將的一種)聯賽。當時,這個剛成軍兩年的團隊,一舉奪得團體冠軍,彭鴻志也獲得個人賽第二名。

  盼競技麻將后繼有人

  隨著彭鴻志、鄒豐澤等團隊中堅主力畢業離校,華農競技麻將社團也開始面臨“青黃不接”的問題。目前大二的周子濤成為社團的領軍人物,隊內最高水平是一名“四段”的副部長。比起前兩年,隊員的平均競技水平較“黃金時期”有所下降。社團目前成員有十幾人,每周都有實戰訓練,有時也會外聯其他學校打友誼賽。

  每年全校范圍的“新生杯”“雜魚杯”競技麻將聯賽,希望通過比賽,讓更多人認識競技麻將。他希望,有更多的同學們參與到推廣競技麻將的行列中,為麻將“正名”,也希望得到更多來自高校乃至社會的理解和支持。“還希望有更多女生能參與我們社團,畢竟現在社團裡‘陽盛陰衰’。”周子濤笑言。

  對話“六段雀士”鄒豐澤:

  競技麻將與賭博麻將是反義詞

  廣州日報記者:你是怎麼喜歡上競技麻將的?

  鄒豐澤:小時候,家裡人非常喜歡打麻將,經常一打就是一個通宵,我外婆說,我一歲時就會坐在牌桌上按順序擺麻將。但我小時候非常反感、甚至痛恨麻將,認為麻將就是賭博。到我大一的時候,無意中看到網上的一場競技麻將比賽,我被其中的技巧性所吸引,於是開始進入競技麻將賽場。

  廣州日報記者:會和家人一起“搓麻將”嗎?

  鄒豐澤:(迫不及待立刻糾正記者)這不可能,競技麻將與賭博麻將完全不是一回事,兩者不是近義詞,甚至可以說是反義詞。競技麻將是一種純益智和競技類的項目,有嚴格的規則和禮儀,它和象棋、圍棋類似,除了玩競技麻將,我也很喜歡下棋。

  廣州日報記者:你覺得競技麻將和普通大叔大媽愛打的麻將有什麼不一樣?

  鄒豐澤:首先競技麻將有著嚴格的規則,需要根據場上的局勢來分析攻守策略,需要用到概率、邏輯等各種知識。競技麻將還有牌譜,平時都要研究學習,就像下棋要研究棋譜一樣。更重要的是,平時有人玩普通的麻將,經常大呼小叫。而競技麻將有一套禮儀規范,打出的牌要碼整齊,要保持安靜,否則會被算犯規遭裁判處罰。

  廣州日報記者:如何成為“六段雀士”?這在競技麻將中算什麼水平?

  鄒豐澤:我們打的是競技麻將中的立直麻將,流行於日本,分為初段到十段,十段以上被授予“天鳳位”的榮譽稱號,初段以下有一到十級,屬於新手。一般來說,從四段到七段的水平可以說是半專業的愛好者。

  不過,與棋類拿到段位就不掉段不同,競技麻將是需要一定積分才能保持這個段位,否則也可能會掉段。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推薦閱讀

【人民網海南視窗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獨家稿件”的所有稿件和圖片,其版權均屬人民網海南視窗所有,轉載時請注明“稿件來源:人民網海南視窗”,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2、凡沒有注明“獨家稿件”及其它轉載的作品,均來源於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與本網立場無關,本網對其觀點和真實性不承擔責任。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請在發布或轉載時間之后的30日以內進行。

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