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养生保健各有重点 男性注重免疫力女性要提高代谢力

2018年10月05日18:34  来源:人民网-生命时报
 
原标题:男女长寿原因不同 养生保健各有重点

  受访专家:浙江大学转化医学研究院教授 闵军霞

  北京大学基础医学院免疫学系教授 王月丹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社会医学与健康教育系教授 钮文异

  长寿是人类一直以来的美好愿望。国家统计数据显示,每100万男性中平均有2.3位百岁老人,而每100万女性中活过百岁的有7.8位。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人口机构多年的调查表明,男性寿命平均比女性短5~10年,在一些国家,这种差距正逐年上升,寿命差异有可能越来越明显。原因何在?《美国医学会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从基因角度给出了答案。

  男女长寿基因有别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转化医学研究院闵军霞课题组,联合美国杜克大学医学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曾毅团队和深圳华大基因聂超团队,收集研究了我国2178位百岁老人(男性564名,女性1614名,平均102.7岁)的基因组数据。这是全球最大的百岁老人队列,样本量是美国的2.7倍,比欧洲各国百岁老人样本总和还多。结果显示,男女各有11个长寿基因位点,但存在显著差异,男性主要集中在免疫与炎症反应方面,女性则是代谢通路方面。

  闵军霞在接受《生命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我们已经找到了影响男女长寿的基因通路,但“男女有别”的原因尚不明确,需要进行后续的功能性分析才能最终确定。北京大学基础医学院免疫学系教授王月丹认为,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发现,他告诉记者,虽然具体原因有待验证,但从数据中仍能看到一些端倪。

  《2012中国统计年鉴》显示,我国男性第一大死亡原因是恶性肿瘤。该研究发现了一种物质——色氨酸,它是免疫细胞增殖活化所需的氨基酸,若体内色氨酸减少,免疫功能就会受到抑制。目前临床上会使用色氨酸酶抑制剂,减少色氨酸代谢,辅助癌症抗体治疗,增强机体抗肿瘤的免疫效果。可以看出,是否容易患肿瘤、炎症性疾病,可能是影响男性寿命的因素。换句话说,拥有免疫与抗击炎症优势基因的男性,对肿瘤或感染性疾病的抗击能力更强,长寿的可能性更大。

  女性首位死亡原因是心脏病。上述研究发现,与女性长寿相关的PGC-1α,决定着机体糖类和脂类的代谢,其功能越强,人体燃烧的热量越多,肥胖的几率越小,高血糖和高血脂的发生风险越低,心脏病的发病率也会降低。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社会医学与健康教育系教授钮文异补充说,女性由于要繁衍、孕育生命,对来自外界的微生物,天生拥有优于男性的抵抗能力。研究发现,当病毒入侵时,女性身体产生抗体的时间要早于男性,抗体活性也高于男性。可见,代谢才是影响女性寿命的重要原因。

  寿命还受后天影响

  男女寿命存在差异的原因远不止基因一种,后天因素的影响也十分重要。

  钮文异表示,现代社会虽提倡男女平等,但受传统文化影响,男性承担着更多的养家糊口重任,工作压力比女性高,因此很多疾病的患病率要高于女性。

  女性从慢性病筛查、早诊早治,到用药和疾病管理,依从性都比男性好,并且更关注健康,生活方式更合理。而男性的不可控风险因素太多,如吸烟酗酒、不善于排解坏情绪等。这些都可能使女性平均寿命高于男性。

  但是在很多方面,男性也有着明显的健康优势,例如,男性比女性的大脑大15%~20%,患认知障碍症的风险低于女性;男性骨骼和肌肉比女性强壮,骨质疏松、关节损伤的发病率更低;男性的胆比女性更“坚强”,而女性体内的激素会影响胆囊的收缩功能,更容易患胆结石。

  养生保健各有重点

  根据男女在基因、生理结构、生活习惯上的不同,抓住养生保健侧重点,才能更好地延年益寿。综合上述研究的结论,专家们给出以下建议:

  男性应多关注免疫力。人体时刻都在遭受各种病原体的侵袭,之所以没有生病,要归功于强大的免疫系统。但免疫力并非越高越好,过高可能导致过敏、自身免疫性疾病等。通常情况下,免疫系统会处于一种平衡状态,不需要特意增强,但滥用抗生素、抽烟酗酒、饮食不均衡、焦虑压力等,会破坏这道天然防线。并非所有男性都拥有强大的免疫基因,尤其是精神较差、经常感觉不舒服又没有明确病因者,需要调节免疫力。建议多吃新鲜蔬果,少吃加工食品,戒烟戒酒;学会应对和排解压力,保持足够的休息时间;免疫力讲究“用进废退”,因此应为免疫力抵抗疾病留出时间,不要滥用抗生素。

  女性要多提升代谢力。代谢能力存在个体差异,代谢水平还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缓慢下降。尤其是女性进入更年期后,雌激素分泌量下降,代谢率降低,腹部会积累更多脂肪,因此要把提升代谢水平当成日常必修课。建议多喝水,防止血液黏稠,加速体内废物排出;体内肌肉含量越多,消耗的热量就越多,因此女性要多做有氧运动及力量锻炼,既能增加能量的消耗,又能促进脂肪代谢、减轻体重;缺乏睡眠会扰乱代谢功能,因此要保证每天睡够8小时。▲          

(责编:潘惠文、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