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海南视窗
海南新闻 热带语林 百姓声音 海南房产 海南教育 医药健康 海南汽车 分类 海南名牌 海南政务 情缘 视窗视频 三亚频道 中央媒体看海南
新闻报料:18907626666
服务热线:68503500/10
站内新闻搜索
本网专稿 椰岛时评 专题新闻 海南要闻 琼岛各地 今日视点 时事政治 社会法治 财经消费 科技文化 娱乐时尚 体育赛事 饮食养生 IT·家电 三亚房产网 旅游频道
人民网>>海南视窗>>海南新闻 字号:  
万宁联光村副书记连6天抗洪 突发心脏病去世
2014年04月02日09:59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林道腾在组织村民清理沟渠里的淤泥时,倒在了这个沟渠旁。(南海网记者 秦彦 摄)

  林道腾获得的荣誉。(南海网记者 秦彦 摄)

  2014年4月5日是清明节。随着清明扫墓、祭奠英烈时节的临近,万宁市大茂镇联光村委会的广大群众,不由想起去年他们遭遇的历史上罕见的冬季强降雨,严重洪涝水灾。想起村委会党支部副书记林道腾在抗洪抢险中奋不顾身,英勇献身的一幕。

  2013年12月上旬,万宁市遭遇了历史上罕见的冬季强降雨,造成严重洪涝水灾。

  万宁市大茂镇联光村委会党支部副书记林道腾在抗洪抢险第一线:转移群众、发放救灾物资、疏通水渠……每天休息不到4小时,连续工作6天。2013年12月19日,林道腾在组织村民清理沟渠里的淤泥时,他突然捂着心口,倒在了沟渠旁。

  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林道腾紧紧地拉住陪同的村干部林先雄手说“一定要接好我的岗!”23日凌晨2点,54岁的林道腾终因抢救无效永远离开了。

  雨夜中没人接的电话

  回忆起2013年12月14日那个夜晚,陈辉南仿佛看见丈夫林道腾冲出家门、满身湿透回家的情景,和那个晚上丈夫的手机要么不接,要么就是通话中,他只给家里打回了一个不到一分钟的电话。

  12月14日,万宁市下了一天的雨,急促的雨点打在屋顶上,也打在林道腾的心上。深知村里地势情况的林道腾,在家中来回晃悠,嘴里嘀咕着“雨这么下的话,村子很可能被淹了。”惦记着村子情况,林道腾晚饭都没顾得上好好吃。

  陈辉南看到丈夫坐立不安的样子,宽慰了他几句“哎呀,水涨不上来的,再说了,你担心什么。”

  “我是村干部,村里的事都要管都要做。”林道腾告诉妻子。当晚8点多,林道腾接到紧急会议电话,冒着大雨,骑上摩托车赶到了村委会。

  不知道他有没有穿雨衣、那辆摩托车在雨里还能不能骑、家里的地有没有去看看,陈辉南决定给丈夫打电话问问。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一次一次地拨打丈夫的电话,但总是听见电话那头传来这样的提示音,她的心情更焦急了。

  几个小时过去了,林道腾给陈辉南打了个电话,在电话中,林道腾简单说了几句话:注意积水、照顾生病的95岁母亲,和年幼的孙子孙女。林道腾在电话中三言两语,还没等陈辉南说几句话,不到一分钟,电话就挂断了。

  “这老林不知道会不会照顾自己,我还是再打个电话跟她说说。”陈辉南再拨打丈夫的手机,手机那头又没人接电话了。

  15日凌晨3点多,陈辉南睡得迷迷糊糊,突然看到丈夫湿漉漉地推门进家,由于家庭经济条件一直不宽裕,林道腾没有买热水器。陈辉南心疼地要烧水,让丈夫洗个热水澡。

  林道腾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摆了摆手,让妻子给他拿件干净的衣服。随便擦了擦身上的水,林道腾换了衣服躺在床上,没等陈辉南说两句话,他已经睡着了。

  林道腾醒来的时候是清晨6点多,他匆忙扒了碗稀饭,又骑着摩托车出去了。接下来的5天,林道腾清晨出门,深夜归家,这几天,陈辉南给丈夫打的那么多电话,基本都没通。

  “我知道他忙,我给他打电话只想让他不要太累了,注意身体。”说到这里,陈辉南的泪珠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

  涨水时一道希望的光

  那个大雨的夜晚,林道腾在干什么?接下来的5天,林道腾又都在忙什么?

  “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雨,怕得要死!”30岁的浙江瓜农吴苏芬回想起那个漆黑的雨夜仍心有余悸。

  大茂镇联光村军洋地区分布着7个西瓜棚,有56名浙江瓜农,刚开始下雨的时候,瓜农们还以为雨很快就停,基本都在田里抽水。

  “刚开始我们不愿意走,但雨慢慢变大,积水越来越深了,我们想走又不知道往哪里走。好在有老林(林道腾),他骑着摩托车,打着手电,带着我们走。”吴苏芬望着军洋那个土坡说,林道腾当时打着手电,从坡上跑到田里,帮着瓜农安全转移。

  林道腾当晚从家里赶到村委会开了紧急会议后,他要转移安置军洋地区的瓜农。当晚9点多,积水已经涨到了半米高,林道腾骑着摩托车艰难地赶到了军洋。

  林道腾在坡上扯着嗓子喊着让瓜农们离开,但可能因为风大雨大,瓜农们一时没反应。林道腾急了,把摩托车随手丢在坡上,拿着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地跑下瓜地。

  那一道微弱的手电筒亮光,却像是海面的灯塔,在积水中不知怎么办的瓜农们看到这道手电筒的亮光,听到林道腾在风雨中的呼喊,就像看到沙漠中旅者看到绿洲一样。

  林道腾挥舞着手电筒,抱起孩子,带着瓜农们向联光小学安置点转移,一趟又一趟,当晚11点多,这56名瓜农全都被成功转移到联光小学临时安置点。

  看着路上没过膝盖的积水,林道腾把摩托车随意放在联光小学里面,挽起裤脚向2公里外的联光村委会旧州村赶去。旧州村许多群众是从事废品回收的,回收来的塑料瓶、铁皮罐等,还有很多垃圾,统统漂浮在水面上。

  林道腾见村民林春山在积水中艰难地搬着稻谷,他冲上去,双手一把抓起70、80斤的稻谷袋,扛在肩上,转移到二楼。

  在积水中,林道腾的鞋子跑掉了,他没顾得上当时去捡,转移完了稻谷,鞋子已经飘得很远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林道腾顾不上去看看自家田地被淹的情况,他要排查灾情,记录群众瓜菜、房屋受灾情况,领取、发放救灾物资。

  安排好各个村干部、工作人员各自发放物资的任务后,林道腾把一包米和一件军大衣放在了摩托车上,来到了旧州村96岁五保户杨大茂家中。

  生活不能自理的五保户杨大茂躺在床上,看着林道腾把物资交给了女儿林亚九。这时,林道腾细心地把手伸进了杨大茂被子中,看看五保户老人觉不觉得冷,还把军大衣盖在了被子上。

  林道腾的儿子在照顾年迈的奶奶。(南海网记者 秦彦 摄)

  林道腾生前写的书法。(南海网记者 秦彦 摄)

  危房改造指标不占用

  林道添是林道腾的堂哥,两家亲密无间,毗邻而居。尽管这样,林道添从没在这当“官”堂弟这里,沾到一点光。

  林道腾和林道添几兄弟两家共有一间老祖屋,2012年,这间老屋已经破旧不堪,有些房梁腐烂,房瓦也不完整了,灰涂的墙壁都能用手抓下几把粉来,下雨天则是上漏下湿、不蔽风雨,屋里住着林道添年迈的父母,也就是道腾的叔叔婶婶。

  直到2013年5月中旬,林道添决定牵头叫上堂兄弟们翻修一下老宅。

  巧的是,林道腾当时正负责为村里的困难户、五保户们申请危房改造指标,林道添拉着林道腾,希望弟弟从中努努力,占个指标。

  想起那天兄弟两的对话,林道添记忆犹新,“他当时跟我说‘阿哥啊,正是因为有我的一份,我才不能帮你申请啊!老屋要修,该我出多少钱的,就出多少,咱还是把指标给更有需要的村民吧!’这话说完,他就走了。”

  过后,林道添还想着堂弟管着危房改造申请这摊子事,而且自家也符合政策要求,几次专程上门找林道腾,可任凭林道添怎么软磨硬泡、软硬兼施,他最终还是没给申请指标。

  老屋还是要翻新的,花了3.35万元,林道腾默默地掏给林道添8000多元。接过钱,林道添狠狠地骂了他:“那是公家的钱,又不是你的钱!你这个傻子!”

  面对亲戚的当时的不理解,林道腾没有去解释什么,他依然干好自己的工作。

  联光村委会有4个自然村,3133名村民,林道腾是分管民政的副书记,村里落实低保、救助困难户、民政基础设施建设等工作都由他负责。

  林道腾基本上每天都骑着摩托车从村里赶到镇政府办事,不是帮这个村民拿材料就是帮那个村民领取补助金。

  很多时候,都快到了下班时间,林道腾还急匆匆地抱着一大捆材料到镇政府要办理。镇里工作人员有时说,不差这半天时间,明天再办也是一样。

  但林道腾总是说,和群众讲好了今天办好的事情,不能拖到明天。

  看到林道腾在洪水中忙碌的身影,听到村民对弟弟的称赞,林道添明白了。

  每次走过林道腾家门前,林道添总会无意识地探头去看看,想再找找堂弟那忙碌的身影,好想对他说:“道腾,你这个傻子,哥懂你了!”

  林道腾生前照片。(南海网记者 高鹏 翻拍)

  那些无法忘记的小事

  2007年林道腾当选大茂镇联光村党支部书记;2010年村级组织换届选举时,为培养年轻村干部,实现平稳换届,他主动退位,仅担任大茂镇联光村党支部委员、村委会委员;2013年,他以全票当选村党支部副书记。

  林道腾当了村干部这么些年里,村民都说不清他帮了多少人,做了多少事。

  “如果当时没有阿江(林道腾的小名)帮我,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了呢。”村民林斯辉不会忘记,林道腾的雪中送炭,帮助他和全家走出了困境。

  2011年11月17日,林斯辉驾驶的手扶拖拉机在海口市琼山区三门坡镇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拖拉机上的两人伤势严重,法院判决林斯辉赔偿两名伤者共计4万多元。

  这笔钱对于光靠自己一人开手扶拖拉机养活一家七口的林斯辉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

  没钱赔,林斯辉就要面临牢狱之灾;赔钱,去哪里找那么多钱。多番努力,林斯辉和家人还是凑不出钱。

  怎么办?眼看丈夫就要去坐牢了,而丈夫一旦坐牢,家中就断了唯一的经济来源,林斯辉的妻子哭红了双眼。

  林道腾听说了这件事,他骑着摩托车找到了绝望无助的林斯辉妻子说,“阿妹!不用怕!咱们一起去找钱!”

  林道腾掏出了自己两个月的工资,一连几天骑着摩托车走村串户,先后找了100多人说情筹钱。看着十分容易,但谁能知道借钱时,林道腾受了多少白眼,多少嘲笑。

  最终,林道腾凑到了这4万多元,赔给了伤者家属,林斯辉也免除了牢狱之灾。林斯辉现在做着木材生意,日子越过越好。

  2013年6月15日,林道腾经常骑着的那辆老旧摩托车被偷了,他在村里找了一大圈,都没找到,急得团团转。

  从联光村委会到镇政府差不多10公里,没有摩托车,林道腾没办法及时给村民办事。如果买新的话,对林道腾来说,几千块钱的新摩托车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正在林道腾满村找摩托车时,有村民看见,村里一个年轻人骑着这辆摩托车当了换钱。

  林道腾气的满脸发红,来到这年轻人家中,林道腾看见破旧的房屋,和老人小孩慌张的眼神,林道腾一下子心就软了。

  他拉住年轻人说,“阿弟!咱人穷志不能短呀!你把当票给阿江哥,我去把车赎回来就行了!这次就当阿江哥给你家1100元钱了。以后不要再偷盗了,有什么困难,就到村里找我,大伙一起帮你解决!”

  五保户蒋桂梅眼睛不好,每次碰到发放补助金时,林道腾总是细心告诉她这个月发了多少钱,跟她讲政策。

  联光村委会书记林先权每每想起他上任时,什么都不熟练,林道腾总是细心教他应该如何做,怎么跟村民讲政策,一幕幕场景出现,林先权满脸是泪。

  一句一生无悔的承诺

  曾经有许多人问林道腾,你经常这么帮助村民,是图个什么呢?林道腾总是笑笑,没有回答。

  其实这些疑问,我们可以从林道腾临终前留下的只言片语中找到答案。

  林道腾的大儿子林少师在广东佛山工作,得知家里发水灾的消息后,林少师给父亲打了很多个电话,在接通的几个电话中,林道腾就说过自己觉得自己胸口有些闷,而且咳嗽。

  林少师建议父亲赶紧到医院检查,但林道腾则说,等把救灾的工作忙完后再去检查。

  看见丈夫一心扑在抗洪抢险中,陈辉南会跟丈夫埋怨几句,劝丈夫休息会,但林道腾说,“受灾的村民都是我的兄弟姐妹,是他们信任我才把我选举出来,我不能在困难面前退缩。”

  怀着对村民的负责,林道腾正如一个陀螺一样释放着自己的精力。

  2013年12月19日上午6点多,林道腾就起床去一位村民家里核实情况。上午8点多,他又出现在排查水利设施的第一线,得知村里水渠被淤泥堵塞,他赶紧组织村民一起疏通水渠。

  平均每天休息4个小时,林道腾脸色十分难看,他蹲下身子检查疏通情况后,没想到,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在送去医院的途中,林道腾还拉住陪同的村干部林先雄的手说“一定要接好我的岗”!

  在医院病房中,林道腾的精神状态在一段时间有所恢复,还能跟妻子和专程从外地赶回来的儿子讲会话。

  “父亲,你这次好了以后,村委会的工作还做不做了?”

  “好了以后还是要继续做的,群众选了你,就要一直做下去。”

  这段对话,就是林少师和父亲最后的对话。 54岁的林道腾突发心脏病,在23日凌晨2点终因抢救无效永远离开了。

  林道腾的二儿子林松志原本在上海从事软件开发,月薪有6000多元,但就在父亲去世后,他辞掉了原本的工作,回到村子里,当了一名普通的政府雇员,继续父亲生前为村民服务的心愿。

  “尽管父亲走了,但他肯定还有工作没干完,我要继续父亲的工作,像他一样帮助村民。”林松志说。

来源:南海网    高鹏   (责编:吴占桂、方其才)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推荐阅读

关注人民网海南视窗微博微信
人民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平台
【人民网海南视窗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独家稿件”的所有稿件和图片,其版权均属人民网海南视窗所有,转载时请注明“稿件来源:人民网海南视窗”,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没有注明“独家稿件”及其它转载的作品,均来源于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与本网立场无关,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发布或转载时间之后的30日以内进行。
搜索
08980898_290x100
zgdx_290x110
zglt_290x100
新闻热搜词
本网专稿 更多>>
热点图片 更多>>
椰岛时评 更多>>
视觉直击 更多>>
72小时热点新闻回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