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海南视窗
海南新闻 热带语林 百姓声音 海南房产 海南教育 医药健康 海南汽车 分类 海南名牌 海南政务 情缘 视窗视频 三亚频道 中央媒体看海南
新闻报料:18907626666
服务热线:68503500/10
站内新闻搜索
本网专稿 椰岛时评 专题新闻 海南要闻 琼岛各地 今日视点 时事政治 社会法治 财经消费 科技文化 娱乐时尚 体育赛事 饮食养生 IT·家电 三亚房产网 旅游频道
yd2010_01_690x80
人民网>>海南视窗>>海南新闻 字号:  
男子曾因吸毒挥霍百万 现在当协警帮人戒毒
2014年07月13日09:37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阿飞关心戒毒学员

  阿飞和戒毒学员谈心

  从前戒毒再复吸 挥霍百万让母绝望 现在被破格录取 当上协警帮人戒毒

  这位万宁阿哥的戒毒成功经历是当地首例

  阿飞从一所名牌大学毕业后,进入海口一家公司工作,工资很高。一次偶然,他染上了毒品,难以自拔。因吸毒他挥霍了近百万元。母亲每天以泪洗面,以死相逼。“二进宫”的他,最终以坚强的毅力最终成功戒毒,并如愿留在戒毒所工作。戒毒人员成为戒毒所的协警,这在万宁市是首例,在我省也鲜闻。

  如今阿飞在戒毒所工作11个月了,深得戒毒学员们的喜爱。阿飞发自肺腑地说,自己因吸过毒,谈恋爱不被人看得起,已经40岁的他最大心愿是能找到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子,早日步入婚姻的殿堂。

  父亲气吐血,母亲以死相逼他“二进宫”戒毒

  6月28日上午10时,记者顶着烈日开车来到万宁市强制隔离戒毒所。一名中年男子笑脸迎出来。“我叫阿飞,是所里的协警。”他紧握记者的手。阿飞的头顶有些秃了,但脸色红润,精神抖擞。也许你想不到,他曾是一名吸毒人员,挥霍了近百万元。“现在我格外感恩。”阿飞说,他是“死而复生”。

  阿飞今年40岁了,孑然一身。周末看到别人带小孩去游玩,他既羡慕又落寞。阿飞家住万宁东澳镇一个小村庄,小时候,父母对他管教很严,成绩优异。1997年,阿飞从西安某大学毕业后,到海口一家生产汽车坐垫的公司工作,待遇很好,月薪近3000元。他很满足,家人也很高兴。

  2005年夏季的一天晚上,阿飞到酒吧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经受不住诱惑,吸了几口毒品。他感到很刺激。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难顶住,他染上了毒瘾,在“白色深渊”里愈陷愈深。“毒品吞掉我的几万元积蓄,我还伸手向家人要钱,甚至借高利贷。”阿飞说,因为吸毒,他被公司开除了,从此四处打零工。2009年,阿飞被父母送到万宁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第二年10月,阿飞从戒毒所出来了。2012年3月,在朋友的起哄下,他心里痒痒,又复吸了。“吸毒带来的灾难难以想象。父亲气得吐血,见了我就躲着走,母亲天天流泪。有一天,母亲说,如果我不戒毒,她就去死。”2012年5月,阿飞再次被送到戒毒所戒毒。“第二次戒毒,戒毒所把我列为重点帮扶对象,民警像亲人一样关心我,经常和我谈心,是我感觉到心里有了阳光。”阿飞说。

  因为阿飞读过大学,戒毒期间,戒毒所安排他协助内勤做信息收集、档案归档,还经常安排他“现身说法”,让他到街头参加戒毒宣传。阿飞戒毒康复效果好,工作出色,戒毒所提前解除了对他的强制措施。

  从戒毒人员成为协警为万宁首例

  2013年10月,阿飞戒毒成功,就要离开戒毒所了,他反而有些恋恋不舍。“我也不知道今后的人生路怎么走,回去做什么?能不能彻底戒毒瘾?我反复考虑,决定留在戒毒所工作。”戒毒所将情况上报万宁市公安局,局领导批准了阿飞的请求。“得知我被录用,父亲激动地拉着母亲的手说‘我们的孩子有救了!’”说到这,阿飞眼里满含泪水。

  戒毒所周所长向记者介绍:“阿飞改造后成为戒毒所的协警,我们破例录取,这在万宁市是首例,在我省也罕见。”现在阿飞主要协助内勤做戒毒人员的信息归档等工作。阿飞每周还参加戒毒工作例会,及时汇报戒毒学员的思想动态,上门拜访戒毒学员家庭。“阿飞吃住都在所里,工作很拼命,戒毒学员们也很听他的话。”周所长说:“阿飞太孤单了,我们都劝他尽快找个姑娘结婚。”

  周所长告诉记者,所里有戒毒学员700多人,最小的16岁,大多数是“二进宫”“三进宫”的复吸人员。近年来,吸毒人员低龄化,且文化水平偏低,大部分是初中文化。

  阿飞在戒毒所工作10个月了,每月工资1000多元,但他任劳任怨、一丝不苟,深得同事赞赏。每逢休假,他都会回家和父母团聚。

  女子为治病染上毒瘾

  他陪护谈心,送去好吃的

  阿飞带记者参观了戒毒学员宿舍。每张床铺上,被子叠得方方正正。饭盒、水杯、脸盆、鞋子、毛巾“五定位”。“来这戒毒就像参加军训,上午进行生理、心理治疗,下午进行劳动技术培训等辅助治疗,晚上看电视或开展文体活动。每天有规律的生活方式,让学员重新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阿飞介绍。

  “外面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啊,何日重返我的家。”戒毒学员阿虹轻轻地哼着歌。38岁的阿虹是贵州人,长相清秀,姿态优雅,让人想不到的是她已被毒品毒害8个年头。2003年,她到海南从事冬季瓜菜生意,经过几年打拼赚到了不少钱。有一次,她的牙齿发炎痛疼,去医院打针几天都没好。朋友阿萍说毒品可以止痛,让她买点吸食试试。阿虹大骂,阿萍却说:“你是治病,不是吸毒行为。”阿虹尝试了,从此跌入了毒品的泥坑。至今阿虹没有谈过恋爱,积蓄也被花个精光,就连父母去世都没能回老家看上一眼。“毒品毁了我的一生,我对不起死去的双亲。”阿虹神色黯淡。

  “这里的管教民警很好,阿飞就像是我的哥哥,他很会哄人,有时夜里见到我伤心流泪,他就来和我谈心,开导我。不时还给我带来好吃的。”阿虹感激地说。阿飞告诉记者,阿虹很会唱歌,去年参加所里举办的歌咏比赛获得二等奖,还有奖金。

  对话阿飞

  记者:工资也不高,你为啥要留在这工作?

  阿飞:毒品危害很大,我看到好多人因吸毒造成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有的感染了艾滋病,有的因吸毒走上盗窃抢劫的犯罪道路。我因吸毒,挥霍了近百万元,父母也伤透了心。我留在戒毒所工作,是绝不想再走吸毒的回头路,另一方面是出于回报所里的关心,希望尽自己的能力帮助教育戒毒学员,让他们摆脱毒魔的控制。我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我很知足。

  记者:你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阿飞:因为吸过毒,我的名声不好,找对象不被人看得起,至今还是未婚大龄青年,没尝过恋爱的滋味。我希望能找到一个理解自己的女子,早日结婚。父母年纪大了,他们都盼着抱孙子。

来源:南国都市报    吴岳文   (责编:吴占桂、方其才)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推荐阅读

关注人民网海南视窗微博微信
人民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平台
【人民网海南视窗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独家稿件”的所有稿件和图片,其版权均属人民网海南视窗所有,转载时请注明“稿件来源:人民网海南视窗”,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没有注明“独家稿件”及其它转载的作品,均来源于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与本网立场无关,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发布或转载时间之后的30日以内进行。
搜索
08980898_290x100
zglt_290x100
新闻热搜词
本网专稿 更多>>
热点图片 更多>>
椰岛时评 更多>>
视觉直击 更多>>
72小时热点新闻回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