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海南视窗
海南新闻 热带语林 百姓声音 海南房产 海南教育 医药健康 海南汽车 分类 海南名牌 海南政务 情缘 视窗视频 三亚频道 中央媒体看海南
新闻报料:18907626666
服务热线:68503500/10
站内新闻搜索
本网专稿 椰岛时评 专题新闻 海南要闻 琼岛各地 今日视点 时事政治 社会法治 财经消费 科技文化 娱乐时尚 体育赛事 饮食养生 IT·家电 三亚房产网 旅游频道
yd2010_01_690x80
人民网>>人民网海南视窗>>海南新闻 字号:  
农民工3次买好车票 却拿不到工钱回不了家
2015年02月03日09:44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岁末讨薪

  1月30日,湖北农民工胡小周与同村村民栾华武手持火车票,再次前往儋州市劳动监察大队,希望能要到本属于他们的血汗钱。但他们再次失望了,劳动监察大队的负责人也显得很无奈,称拖欠工钱的老板暂无法联系。

  像胡小周这样讨薪的民工,在该劳动监察大队来了一拨又一拨,满怀希望而来,却又一次次失望离开。不久前,新华社发布了一篇“讨薪稿”:新华社记者陪同农民工讨薪110小时,民工讨薪辛酸经历,触动了众多读者心底最脆弱的神经。每年这个时候,却成了农民工讨薪的高峰期。民工讨薪为何年年成为“话题”?昨日,一农民工专程赶到报社,希望记者能帮忙把他的心声捎上两会。

  拿不到工钱,火车票也白买了

  3次买好火车票,农民工想家回不了家

  1月30日下午,坚守到最后的农民工胡小周、栾华武,再次前往儋州市劳动监察大队。在他们的手中,除了一张欠条、两张身份证,还有两张1月31日晚7点05分“湛江-武昌”K158次火车票。

  “我们一要到钱,就要赶往湛江坐火车回家,不能再等了。”胡小周告诉记者,在这张火车票之前,他已经“废”了两张火车票了,“老板答应今天要给我们钱的。”

  胡小周与栾华武是同乡,去年10月份,他们从湖北老家叫来17名老乡,到儋州市白马井镇滨海新区幸福家园工程项目干抹灰装修工。“从去年10月30日干到今年1月26日,19个人干了87天工。”胡小周称,建筑内墙抹灰工钱为100347元,外墙工钱为96514元,总共也就19万多元,“每个人的工钱也就1万多块,想到这么点钱,老板应该要按时支付给我们吧。”

  考虑到春节临近火车票难买,胡小周等人提前购买了火车票。但临到回家的头一天,胡小周等人却要不到工钱。“老板今天说明天,明天推后天,就是不给钱。”胡小周称,好容易买到的火车票,由于不能及时去退票,先后两次都“废”了,“跟我们一起干工的,要么是同村人,要么是亲戚,我只好向他们承诺,让他们先回家,我们两人留下来讨要工钱,回家一定支付给他们。”

  在找老板无望的情况下,胡小周和栾华武只好天天跑当地劳动监察部门,希望能尽快要到工钱。但一次次满怀希望而来,又一次次失落离开。

  为讨要工钱,近百农民工睡街头5天

  不仅仅是胡小周等被拖欠工钱,在儋州白马井镇滨海新区幸福家园项目工地,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达上百人。“工程承包商多次承诺支付我们工钱,但一次次承诺,却又一次次反悔。”在该项目工地干工的王先生告诉记者。

  “我们是幸福家园工程项目B区第一施工队的农民工,从去年3月在幸福家园B区项目部做工,我班组的工人做工最长的已达11个月之久。”王先生称,承包商海南金山宏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负责人钟某某,拖欠他们一共99名农民工的工资,“他们写承诺书给我们,白纸黑字说要支付我们工钱,可期限过了,还是没有给我们钱。”

  “承包商将我们当猴耍,我们就将情况向儋州市信访局和儋州市劳动监察部门反映。”王先生称,要不到工钱的农民工甚至在儋州街头睡了5天之久,等待本属于他们的血汗钱。

  在儋州市区“凤凰国际”商住小区项目工地干工的200多名农民工,也遭遇同样讨薪难的问题。“房子已经盖到了第四层,让老板给工人们拿点生活费,先是答应好好的,结果等到深夜也没有拿到一分钱。”该项目工地农民工代表刘先生向记者诉苦,他说,“马上就要过年了,从年头干到年尾,没有拿到工钱,你说我怎么回家过年?”

  在儋州市劳动监察大队接待室里,挤满了前来讨要工钱的农民工,一支接一支地抽闷烟,脸上堆满了愁容。

  部门:机制不健全,造成农民工讨薪难

  “讨要工钱的农民工一拨接一拨,我们根本没有一刻的休息时间。”儋州市劳动监察大队副大队长蔡凯告诉记者,“你看,这一柜子都是讨工钱的材料,我正在逐一整理。”劳动监察部门被称作为“农民工的娘家”,但“娘家”人对于进进出出的讨薪民工,总是显得力不从心。

  农民工讨薪为何这么难?副大队长蔡凯认为,原因有很多方面,包括开发商不露面,劳务公司负责人不配合,劳动监察部门在其中协调解决问题,显得力不从心。“求爷爷告奶奶,给他们(指拖欠工钱方)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他说,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工人工资和工程项目垫资材料费,不好区分;还有劳务层层发包,有些是“四包”或者“五包”,处于最底层的工人工资往往被拖欠,讨要艰难。

  记者从农民工胡小周所持的欠条上见到,这是一个“金字塔”结构,其上层有“开发商法人”、“二包”至“四包”法人,处于第五层的,才是胡小周等农民工。其讨要工钱,只能从第四层开始,逐一讨要。但处于“金字塔”上层的,不一定买他们的账。

  “因为不允许工程项目层层转包,所以许多工程项目表面是劳务发包,实际上是工程项目层层发包,垫资材料款和垫付工人工资。”在幸福家园项目干工的一包工头称,工程发包往往需要垫资,而且不是一笔小的数目,有些是上百万元,或者是上千万元。记者还了解到,幸福家园项目是儋州一民生安置工程项目。另外,民工工资保证金形同虚设,也是民工讨薪难的“死穴”,更多的工程项目,并没有按规定缴纳保证金。

  “相应机制不健全,才使得农民工讨薪困难重重。”当地劳动监察部门一人士称,另外,一些工程项目建设资金不足,在建设过程中,开发商资金链出现问题,也是造成农民工被欠薪的主要原因。

来源:海南特区报    陈标志   (责编:吴占桂、蒋成柳)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推荐阅读

关注人民网海南视窗微博微信
人民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平台
【人民网海南视窗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独家稿件”的所有稿件和图片,其版权均属人民网海南视窗所有,转载时请注明“稿件来源:人民网海南视窗”,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没有注明“独家稿件”及其它转载的作品,均来源于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与本网立场无关,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发布或转载时间之后的30日以内进行。
搜索
08980898_290x100
zglt_290x100
新闻热搜词
本网专稿 更多>>
热点图片 更多>>
椰岛时评 更多>>
视觉直击 更多>>
72小时热点新闻回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