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截图20150710155140
人民网>>人民网海南视窗>>椰岛时评

揭开安倍首相回避九月三日访华的面纱

2015年08月28日07:50    来源:中国网    手机看新闻

无论是中国还是国际社会看来,安倍此举都表现出不愿由衷认真反省罪责和深切道歉,这也势必会给日本邻邦外交、经贸、文化活动带来负面影响。

8月1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纪念战后七十年的特别谈话中,迫于多方面的层层压力,公开用到了“侵略”、“殖民地统治”、“道歉”等语句,在形式上表现出日本愿意反省战争的姿态。然而在8月24日,安倍通过官方长官菅义伟向日本各大媒体发布通报,表明不会选择在9月3日前后访问中国。在前后十天的时间里,安倍首相的言行却发生了极大的转变。为什么安倍会在公开发表战后七十年谈话表示道歉之后,又在行动上并不愿意参加中国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活动呢?

安倍做出9月3日回避访华的决定,不仅只是因为日本官方所宣称的首先处理国会事务,还跟日本国内的战争认识、右翼势力影响以及安倍个人的立场有着密切关系,其原因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日本对于战争的认识与罪责反省只是停留在表面,这使得当首相面临真正参与反省战争责任的纪念活动时,日本政界尤其是执政的自民党极力要求回避,以此力图继续模糊地对待处理历史认识和战争责任问题。在“安倍谈话”发表之际,具有右倾色彩的《产经新闻》就刊载了“安倍谈话从战后诀别”的特别专栏,包括《月刊正论》主编小岛新一、上智大学名誉教授渡部升一、众议院议员义家弘介、政治评论家田原总一郎、笔坂秀世都在专栏中撰稿发文。围绕着日本帝国的无条件投降、东京审判的战争罪责定论、战前日本的侵略罪行以及波茨坦公告的内容,他们纷纷表示质疑。田原总一郎甚至指出,安倍政权真正的目标乃是修正东京审判的史观,彻底颠覆对甲级战犯和侵略罪行的定论,并在此基础上修改目前的和平宪法,脱离在政治和安保问题上从属于美国的现状。无独有偶,日本维新会的桥下彻也在安倍谈话之际,批判安倍首相的言论不当,认为将战争罪责加在战后一代人的肩上是不公平的表现。根据《产经新闻》所作出的舆论调查,近8成的调查者认为“安倍谈话”改变了战后仅将罪责单方面推卸给日本的局面。这些右翼力量在左右日本国内舆论方面发挥着巨大作用,安倍如果选择9月3日访华,势必会引起右翼势力的批判反对,而日益受到民族主义情绪影响的日本国民也会受到煽动,进而影响安倍在国内的支持率。

其次,安倍个人并不属于亲华派,在政治立场上,他与日本历届鹰派的态度相一致,尽管迫于各方面的压力让他在纪念反法西斯战争活动的场合下几次表现出道歉和反省的姿态,但这并不能改变他个人奉行的鹰派主义路线。避开9月3日访华,也是安倍个人不愿意主动修复中日关系的体现。众所周知,成长在奉行鹰派主义和反华立场家庭和政治环境下的安倍,对华态度上也继承和延续了岸信介、佐藤荣作和小泉纯一郎的基本立场。自2013年上台组阁以来,安倍在外交、军事、安保领域都屡屡做出明显与中国对抗的姿态。自2013年上台以来,安倍在进行地球仪外交过程中,多次宣扬和渲染“中国威胁论”,而进行的自卫队和安全保障法案改革过程中,也屡次以中国为假想敌来挣脱和平宪法的束缚。而今年9月3日中国所举行的纪念反法西斯战争活动,无论是参与人数、被邀请国家、队列规模、抗战老兵人数上,都达到了空前的水平,在面对中国和其他反法西斯战争国家的检阅时,安倍觉得作为日本国首相参加如此的活动,会有违他之前的言行立场,也会违背他政治上的右翼联盟的期望,原本在新安保法案的通过上就已经受来自朝野党派反对的安倍,此次选择回避9月3号访华,也是想避开左右的锋芒,在一贯以中国为假想敌而扩大军备的道路上继续前进。

第三,着力在国会让新安保法案顺畅施行的安倍政府,实际上是在施行违背和破坏战后体系与和平现状的举动,在遭受强大反对的压力下,安倍迫于无奈也只能选择优先国会之举。7月15日,安倍政府顶住国民抗议和在野党反对的重重压力,强行通过了《和平安全法制完善法案》。这一系列安全保障关联法案的通过付诸与实施,将增强自卫队的战斗能力和行动权力,并且让日本政府更加独断和专横。安倍首相所率领的自民党,已经距离和平宪法第九条的规定越来越远,也让日本国民在战后和平七十年这个特殊的节点,感受到新安保法案致使军事武力增强所带来的紧张和不安,引发了对政府和自民党的强烈不满。在法案通过的当天,在野党就掀起了一股强烈的反对浪潮。民主党在国会中打出“反对强行通过”的口号,大声疾呼“不能原谅安倍政治”,辻元清美议员甚至在和平安全法制特别委员会委员长滨田靖一跟前带着哭腔地抗议:“拜托你们罢手吧”。维新党和共产党也在尚未宣布结果之前就退场表示抗议,维新党代表松野赖久表示“法案连基本的审议都没有达到,这是最过分的强行通过”。民主、共产、生活、社民四大在野党,还直接在国会内集会,会场充斥着“反对、反对”的抗议声。新安全保障法案之所以引发日本国内如此大的反对浪潮,是因为以它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日本国内民主氛围和立宪主义原则,也会加剧亚太地区对日本的不信任感,不仅造成东亚地区在安全领域的紧张,而且影响日本同中、韩国家的经贸关系和民间友好往来。而日前,反对新安保法案的呼声进一步强烈,安倍而力图推行积极和平主义,这与中国面向未来的反法西斯战争纪念活动是大相径庭的。他回避参加9月3日中国的反法西斯战争纪念活动,也是在回避国际社会对于他挣脱和平宪法束缚的指责。

今年年初,德国总理默克尔参加了奥斯维辛集中营举行的反法西斯战争纪念活动,向波兰、法国等受害国公开表示道歉,痛切反省纳粹德国当年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德国元首由衷反省的态度,也让战后德国获得了反法西战争国家的谅解。然而,模糊的历史认识与左右摇摆的战争责任态度,错误的对华立场,以及在挣脱和平宪法规制下越来越胆大妄为的安倍首先和日本政府,并没有识时务地参加中国9月3日举行的反法西战争胜利盛大纪念活动。这不仅让“安倍谈话”中表明道歉、反省的内容变得空洞无力,而且让日本政府失去了修复中日关系的良好时机。无论是中国还是国际社会看来,安倍此举都表现出不愿由衷认真反省罪责和深切道歉,这也势必会给日本邻邦外交、经贸、文化活动带来负面影响。

(瞿亮 湘潭大学世界史教师)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推荐阅读

【人民网海南视窗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独家稿件”的所有稿件和图片,其版权均属人民网海南视窗所有,转载时请注明“稿件来源:人民网海南视窗”,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没有注明“独家稿件”及其它转载的作品,均来源于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与本网立场无关,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发布或转载时间之后的30日以内进行。

08980898_290x100zglt_290x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