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截图20150710155140
人民网>>人民网海南视窗>>海南新闻

乐东新生:三年苦干实干 "后进"变身"先进"

 盛若蔚

2015年10月08日09:2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图①:在乐东九所镇乐罗村便民服务代办点,工作人员在为村民办理相关事务。

  图②:小朋友们在新建的乐东抱由镇中心幼儿园里玩耍。

  图③:乐东佛罗镇丹村文化活动室里,村民在观看本村村民创作的书画作品。

  图④:开发建设中的乐东县城江北新区。

  武 威 孙体雄摄(人民视觉)

  乐东在哪里?

  猛地一问,不少人恐怕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但在海南人固有的印象中,这个偏隅宝岛西南的黎族自治县却是“赫赫有名”——垃圾成山、案件频发、上访不断……很多乐东人出门在外,甚至都称自己是邻近的三亚人或东方人。

  乐东“病”了,且“病”得不轻,发展的步子越来越沉重。

  沉疴下猛药,顽疾施重拳。2012年6月,海南省委果断调整乐东县委领导班子,履新才3个月的海口市政协主席、55岁的林北川“空降”乐东,担任县委书记,拉开了这座边海小城突围破局的帷幕。

  短短三年,从全省最脏乱差的县,到荣膺省级卫生城;

  短短三年,从案件高发人人自危,到治安好转率全省第一;

  短短三年,从殡葬改革停滞不前,到21个月迁坟11万余座,没有强迁一座坟……

  乐东,迎来了渴盼已久的浴火重生。

  三年没发生一起群体性事件

  社会治安:由“乱”变“治”

  乐东的“乱”,由来已久。

  当地民风剽悍,谈不拢就打,气不顺就闹,一有事就上访。长期以来,乐东“两抢一盗”案件频发,群众晚上不敢出门,司机天黑不敢上路,毒品犯罪猖獗,一些犯罪分子甚至流窜到北京、上海、广州等地作案。

  更让人心痛的,是那场历时10个月的大规模群体性事件。

  2011年底,西南部电厂项目定址乐东。项目采用世界最先进生产工艺,污染几乎为零。出人意料的是,这个海南花了6年才争取来的大项目,竟因当地村民的坚决反对,落不了地。

  “电厂一上,头发掉光,肺要变黑,生娃畸形……”这样的传言极具蛊惑力。很多村民誓言:“誓死保卫家园,以我们这一代的牺牲换取下一代的生存,绝不能让项目在乐东落地。”

  莺歌海镇“2·24”“2·27”“4·11”警民冲突对峙,佛罗镇“4·16”打砸烧镇政府,尖峰镇“5·26”警民冲突……一时间,在少数既得利益者的欺骗煽动下,多起群体性事件接连爆发,参与闹事的群众达五六万人次,出动警力维稳最多时达1600多人。

  然而,仅仅过了三年,乐东的治安好转率就位列全省第一;2014年农村信访量、集体上访量同比下降64%、76%;3年来没发生一起群体性事件。

  2013年,“海燕”强台风来袭,电厂工地活动板房全部倒塌。在莺歌海,这个当年“愤怒的小镇”,村民纷纷主动腾出自家房屋,给500多名建设工人温暖栖身。

  群众的支持如同一针针强心剂,一号机组建设工期从18个月缩短至12个月,创造同类项目建设工期的最短纪录。今年7月,一号机组并网试发电,困扰海南多年的电力紧张局面开始缓解。

  “当年电厂落地,群众又打又闹,没想到如今工程能提前完工,建设期间,工地上连一根钢筋都没丢过。”亲历危机的国电西南部电厂总经理厉云蓬抚今追昔,感慨万千。

  县委书记电视台公开检讨

  环境卫生:由“脏”变“靓”

  乐东的脏,远近闻名。

  “下了高速路,只要看见路边一堆堆垃圾,占道经营、车堵成龙,说明你已到达乐东境内。”曾几何时,乐东人无奈地自嘲。

  环境卫生虽一整再整,却收效甚微。当2013年县委、县政府启动新一轮环境卫生整治时,迎来的不是掌声,而是一片讥讽——

  “国电项目落地,林北川没事做了,就扫扫地、搞搞卫生了”;

  “作秀”“走过场”“一阵风”;

  “这是为迎接大官来视察,装装样子,过一阵子肯定‘涛声依旧’”;

  ……

  但不久后,乐东人就从当地电视台上看到这样一则新闻:“县委书记林北川联系点九所镇的卫生整治工作排名倒数第一,向全县人民作检讨……”

  县委书记上电视公开检讨,乐东人还是头一回看到。人们讶异地发现,林北川真的扛着扫帚到九所扫街去了,一扫就是7天。

  “县委书记这么抓环卫,哪个干部敢不认真?”乐东县委副书记覃超坦言。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场“环卫风暴”一刮起,便风力不减,发威至今。

  “每天,只要我们最后一组没收队,北川书记就不会休息。有一次我们干到了凌晨3点多,他还到现场去看。”乐东县副县长陈建任在感佩之余,亦备感压力。

  压力层层传导,不尽责就问责。短短27天内,志仲镇两任党委书记就因环境卫生综合整治不力连续被撤,在全县引发“强震”——再没人怀疑县委、县政府的决心。

  很多乐东人有个嗜好:嚼槟榔。随处乱吐的槟榔水,风干之后就褪成红褐色的“牛皮癣”,滩滩“血迹”,触目惊心。然而,当地人早已见怪不怪。

  “就从‘牛皮癣’开刀!”机关干部定期上街清扫,一把扫帚、一个簸箕、一瓶清洁剂。群众吐了槟榔水、马上清洗、群众再吐、再清洗、群众还吐、继续清洗……

  “不叫停槟榔销售、不罚一分钱。”乐东的这个“笨办法”,用林北川的话说,就是“以干部的执着换来群众的自觉”。

  将心比心。工作做到这个份上,谁还好意思接着吐、站着看?普通民众纷纷加入卫生整治队伍。

  如今,乐东沿街商铺的老板们已养成习惯:无论刮风下雨,开门前、关门后必做的一件事,就是将房前屋后打扫一遍。

  治愈了卫生顽疾,乐东当年即获得全省环境整治工作特别进步奖和省级卫生县城。东方市、澄迈县两位县委书记,不信乐东卫生能搞好:“私访”来了,一看,真干净,服了。

  最多82%机关干部轮驻基层

  干部作风:由“浮”变“实”

  “镇上80%的人认不得镇长,还能指望他给我们办事?”这是三年前发生大规模群体性事件时群众的心声,也是当时干群关系的真实反映。

  作风漂浮,是乐东一些干部长期养成的“慢性病”。不少干部不干事也不想干事,不愿下基层,不愿接触群众,遇事能推即推、能躲就躲。

  说话没人信,做事没人跟。三年前的乐东像个战场,干群关系势同水火,干部怪群众,嫌群众觉悟低;群众怨干部,见干部就骂。时任县长王大辉刚上任,为电厂选址调研,司机怕他被打,死活不往村里开,最后找了位熟人,说县长是他亲戚才被带到现场。

  一位90岁的老党员失声痛哭:“党的干部怎么被老百姓恨成这样子?”

  “作风不正,什么事也做不成。”乐东县委痛定思痛,干部作风,非抓不可!这一抓,就抓出了改天换地。

  同是征地拆迁,2012年电厂落户乐东时,耗时近1年;2015年初,26年来多次推动未果的“美丽渔村”项目,不到一个月就全部拆迁完毕。今昔对比,参与其间的莺歌海镇莺一社区党支书李闻东感触最深。电厂落地风波中,李闻东没能说服身边人,也不敢走进群众家门;而这一次,他领着工作队带头拆了自家亲戚的两幢违建房,39户渔民很快从质疑变配合。

  迁坟,“天下第一难”。乐东人惯于“宁拆一幢房、不迁一座坟”。2011年试水的殡葬改革,全县一共才迁了17座坟。2013年,新一届县委敢啃“硬骨头”,再次启动殡葬改革,也把干部逼上锤炼作风的练兵场。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主抓殡葬改革的县民政局局长邢琼尧。顶着家人的“威胁”,邢琼尧第一个把自家9座坟迁到新建的公墓里,“群众不管你怎么说,他们看你怎么做。”于是,全县1600多名干部、职工、教师、医生等带头搬迁,仅仅21个月,全县迁坟11万余座,没有强迁一座坟,腾出了宝贵的78.4平方公里土地。

  35天拆完黄流集贸市场2000余户,18天完成西环高铁征地拆迁,8天完成中线高速公路7000余亩征地任务……在一次次刷新的“乐东速度”中,干部作风悄然转变。

  从不愿下基层到主动下基层,从躲工作到盼工作,干部作风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三年来,全县有60%以上机关干部长期轮驻基层,最多时达82%。

  群众纷纷点赞:这才是共产党干部的样子!

  从困难县到提前92天完成换届

  基层组织:由“瘫”变“强”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乐东多年的“病灶”,没有一样不指向基层组织的软弱涣散。

  面对电厂落地危局,有的村干部和党员明哲保身躲了起来,个别村干部甚至沦为闹事分子。莺歌海镇一位任职30多年、有影响力的村干部,因受不了家人的谩骂阻挠,向党组织递交了“辞职申请”,就这样仍被乡亲堵在家门口骂成“叛徒”。

  九所镇山脚村,乐东出了名的“滥毒村”。村干部的熟视无睹,让贩毒吸毒现象异常猖獗,治安环境不断恶化。“我们辛辛苦苦种地挣的钱、买的东西,一不留神就被‘吸毒仔’偷了、抢了。村干部什么时候真管过?”渐渐地,不吸毒的村民也不再勤于生计。

  一直以来,乐东都是村级组织换届选举的“困难户”。上一届是全省最后一个完成换届的。“比规定时间整整迟了4个月,拖了全省后腿,就是换不下来。”县人大常委会主任韦忠清回忆。

  强化基层组织建设,就会释放出无穷无尽的正能量。

  “毒魔不除,人心难安,党组织注定被扣着‘软弱涣散’的帽子抬不起头来。”让山脚村党支书韦传文欣慰的是,现在村民遇到困难,首先想到的是村委会,“因为这里公正,党员、干部拿百姓当亲人。”

  2013年村级组织换届,乐东从全省挂号的换届困难县一跃提前92天完成换届,成了海南最早完成换届的县。

  如今,县里有任务,党组织和党员带头做;群众有困难,党员、干部第一时间赶到。在迁坟、征地、拆迁等重大项目中,党员、干部率先向自己“开刀”,给群众作示范——

  万冲镇洋老村支书刘明才,做完心脏搭桥手术不到一周,就赶回征地现场指挥,村民们看着都心疼;

  千家镇永益村老支书容成秀,主动要求从自家开始征地,带着全家亲手砍掉1400多棵丰产期的芒果树,泪湿镰刀;

  抱由镇番豆村村委会主任符雷明,领着工作队第一个拆掉了自家的房子;

  ……

  “基层党建已成为乐东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大助推器。”在林北川看来,没有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的充分发挥,就不可能创造出“乐东速度”“乐东奇迹”。

  三年苦干实干,从县城到镇村,从党员干部到普通群众,从单项工程到精神面貌,乐东之变不仅全方位,更脱胎换骨,完成了从“后进”到“先进”的嬗变。(2015年10月08日 06版)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推荐阅读

【人民网海南视窗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独家稿件”的所有稿件和图片,其版权均属人民网海南视窗所有,转载时请注明“稿件来源:人民网海南视窗”,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没有注明“独家稿件”及其它转载的作品,均来源于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与本网立场无关,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发布或转载时间之后的30日以内进行。

08980898_290x100zglt_290x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