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海南视窗>>海南新闻

究竟是什么“深仇大恨”17村民将他活活打死

陈栋

2016年06月01日10:33    来源:海南特区报    手机看新闻

  庭审现场

  2015年正月初一,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新政镇报什村委会高州村一个槟榔园里,躺着一名40岁左右的男子,他满脸是血,手臂、腿部和头部都有伤口,由于失血过多,没过多久就身亡了。经法医鉴定,陈某是生前被他人用钝器(棍棒)暴力打击头部,导致重度颅脑损伤,蛛网膜下腔弥散性出血,损伤及压迫脑生命中枢而死亡。而打死陈某的,是17名高州村的村民。5月25日8时30分,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审理。

  1不速之客

  邻村男子强行“收水”引冲突,离开时心有不甘扬言要寻仇

  2015年2月19日(农历大年初一)23时许,整个高州村沉浸在一片喜庆祥和之中,然而,几个不速之客的到来,不仅打破了这份美好,还引发了无法挽回的结局。

  邻村的高某等3人骑摩托车经过高州村,见胡某朋等人在村民胡某某家门口的铁皮棚下打牌。高某从车上取出一把菜刀藏在腰间,3个人走过去旁观并提出每盘收取10元“水费”。随后不理会村民是否同意,高某便自行发牌3次收取了30元。打牌村民心生不满,便放下牌不打算再玩。就在这时,高某从腰间拔出菜刀,一刀砍在了胡某某家的牌桌上。

  见到这种挑衅的行为,胡某朋等人持钢管、塑料凳等准备冲上去打高某。在场的村干部和高某朋友赶紧劝架,双方才分开了。高某心有不甘,离开时扬言要殴打黄某等高州村村民。

  2“保卫战”

  男子带着“大哥”进村挑衅,村民认为对方“攻村”持械反击

  2015年2月21日(正月初三)16时30分许,高某的“大哥”陈某酒后打电话给高州村村干部,扬言要与胡某朋等人打架,随后乘坐高某某的轿车随同高某前往高州村。高州村村干部在电话中劝解未果,便致电胡某朋说陈某要带人进村打架,让大家赶紧躲避。

  “这是我们的村子,我们为什么要躲?!”胡某朋将情况告诉了黄某用等人,并与胡昌某等人召集村里的年轻人,持钢管、砍刀等前往胡某某家门前,称对方要“攻村”的话就做好打架的准备。

  当天17时许,陈某、高某、高某某来到高州村。高某某在村口胡某胃的小店给胡某朋打电话,让其出来见面,但遭到对方拒绝。随后高某某再次联系胡某朋,村干部接过电话,劝陈某等人离开。就在这时,陈某见村民陈某某走出家门,便大声问“是不是要打架”,并拍打小店的桌子。

  听到有人喊“开始打人了”,胡某朋、黄某用等人遂持钢管、砍刀兵分两路跑去胡某胃的小店。陈某见状,质问胡某朋和黄某用“是不是要打架?想打架就来”。黄某用喊道“打就打,谁怕谁”,挥起手中砍刀冲了过去,其他村民也一拥而上,将陈某等人围在轿车旁。高某见状赶紧躲进轿车,高某某则迅速逃离现场。

  3剧情反转

  “大哥”被打得倒地求饶,村民担心放过他会遭报复将其打死

  胡某斐趁乱喊道“高某上车拿刀和枪了”,听到这话,高州村村民击碎轿车车窗,持械捅打高某。与此同时,一直在中间拦架并护着陈某的村干部被人推倒,胡某朋用钢管殴打陈某,陈某沿公路往新政镇方向逃跑。村民紧追其后,追到胡某敏的店前,陈某跑不动停了下来,胡某朋等人持械击打陈某的手臂及腿部。陈某只能继续逃跑,期间不断被殴打,最后跑进了胡某朋家的槟榔园。

  陈某捂着流血的头部,被打倒在地后开始求饶,但胡某斐却大喊“打死他,不打死他,他会回来报复的”。众村民对着陈某又是一顿拳打脚踢,随后散去。过了没多久,有人去槟榔园查看,发现陈某已死亡。闻讯赶来的陈某一方人员欲进高州村为陈某讨说法,被告人一方也持械防止对方冲入,被赶到的民警劝止。

  当晚,保亭县公安局民警赶赴高州村,将17名被告人及其他村民等共32人,带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4当庭悔过

  17名村民当庭致歉并表示愿赔偿,被害人家属不满意赔偿金额

  今年5月25日8时30分,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保亭法院对这起案件进行了公开审理。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认为,被告人胡某朋、黄某用、胡昌某、黄某信、胡某斐、胡某清、黄某生、范某诚、赖某振、胡某敏、黄某俭、黄某文、黄某符、胡某富、黄某、胡远某、胡海某等17人共同持械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一人轻伤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均触犯了刑法,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刑事责任。

  法庭上,辩方律师认为,高某到高州村收“水费”未果,陈某带人进村,并出言挑衅,被害人方是存在过错的。其次,高州村村民的行为是进行防卫。此外,辩方律师还向法庭提交了众多被告人的家庭情况,证明他们都是家中的主要劳力,希望法庭从轻判决。

  对于辩方提出的正当防卫,控方认为,正当防卫是现行的不法侵害已经开始尚未结束,但此案并不属于这种情况。此外,17名被告人明知发生伤害却仍旧积极追打,且已经致人死亡,所以也不符合犯罪中止的条件。

  在个人陈述环节,大多数被告人都选择向被害人陈某的家属当庭致歉,对于自己冲动的行为很后悔,表示悔罪认罪,愿意赔偿。记者了解到,众被告人家属已经向陈某的家属赔偿了23万元左右,但陈某家属对此金额并不满意。对于民事赔偿部分,审判长还会在庭继续调解。随后,审判长宣布休庭,此案择期宣判。

  “收水”是因为想帮忙发牌拿二三十元吃夜宵

  记者:你为什么要“收水”?

  高某:我就想帮忙发一下牌,拿二三十块钱去吃夜宵。

  记者:你和陈某是什么关系?

  高某:他是我表姐夫。

  记者:村民打陈某时,你在哪里?

  高某:我被一个亲戚拉出来获救了。

  记者:听说陈某经常强买强卖,是因此引起了村民不满吗?

  高某:没有啊,这个你要问他们(高州村民)。

  记者:多少人打群架?

  高某:我们就3人,其他的都是村民。

  记者:你后来怎么样了?

  高某:我被拘留了,是因为我醉酒拿刀砍桌子,行政拘留10天。

  ○对话被告人家属

  死者生前曾到村里闹,村民都很怕,还安排人巡逻

  记者:你们村有多少人?经济来源是什么?

  家属:有的做生意搬出去了,现在大概也有两三百人,大多靠种橡胶、冬季瓜菜等农作物为生,收入一般,没有多少积蓄。

  记者:那些被告人为人怎样?

  家属:都很老实,出了这个事情之前,根本不会想到他们会打死人。

  记者:陈某是做什么的?为人怎样?

  家属:他做瓜果生意的,但他垄断市场,村民的瓜果必须低价卖给他,瓜菜老板都不敢来收。

  记者:陈某等人之前来过村里闹事吗?

  家属:陈某几年前就带人来村里打过人,还把刀架在人家的脖子上,大家都不敢报警,他顶多被抓进去蹲一段时间,出来了还照样会找你麻烦。

  记者:为什么将人打死?

  家属:大过年的拿刀出来,你不怕吗?也是气愤到了极点,但大家都没想过要打死人。

  记者:陈某有很多马仔吗?

  家属:这个肯定啦。出了事后,对方还扬言要把整个村子给“洗”了,村里人都不敢睡觉,还有人巡逻,妇女和孩子都很害怕。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推荐阅读

【人民网海南视窗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独家稿件”的所有稿件和图片,其版权均属人民网海南视窗所有,转载时请注明“稿件来源:人民网海南视窗”,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没有注明“独家稿件”及其它转载的作品,均来源于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与本网立场无关,本网对其观点和真实性不承担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发布或转载时间之后的30日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