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去世母亲出走 这苦命的三兄妹谁来养?

林文星

2016年11月13日13:38  来源:海南特区报
 
原标题:这苦命的三兄妹,谁来养?

  三兄妹相依为命

  陈崇军和小龙小凤

  定安县城往南二十多公里是雷鸣镇,距离镇上近五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普通的村子——北斗岭村。村里有这样一户特别的家庭:“户主”是一名年仅7岁的男童小姜(化名),家庭成员还包括小姜的弟弟小龙(化名)和妹妹小凤(化名),他们是一对龙凤双胞胎,只有四岁半。2年前,小姜的父亲因病去世,母亲随后离家不归。就在上个月底,常年照顾三兄妹的奶奶也离世了,三兄妹陷入了无人照料、前途未卜的境地,他们的未来该何去何从?

  1 寻访

  说起三兄妹,同村老人不胜唏嘘

  掩映在树林中的北斗岭村地广人稀,仅有一条水泥路直通村里,少有的几栋楼房矗立在村口,在一片略为破旧的瓦房中显得“鹤立鸡群”。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北斗岭村时,几名老人正在村口的树荫下闲坐聊天。当记者问起小姜三兄妹时,老人们都不胜唏嘘。“3个小孩挺可怜的,父亲死得早,母亲又不管,奶奶现在也不在了。”一名阿婆告诉记者,就在上个月底,小姜74岁的奶奶溘然长逝,留下年龄尚小的三兄妹相依为命。由于母亲不愿承担照顾孩子的责任,目前三兄妹由七叔陈崇军暂时照料,“前段时间孩子奶奶头七时,孩子他妈回来过,但办完丧事立马就走了,孩子们哭都留不住。”说起这些,阿婆不住地摇头叹息。

  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找到了三兄妹的家。那是一间看上去有些破旧的瓦房,里面分成一间大厅、两间卧室,小姜三兄妹就住在其中一间光线昏暗的卧室里。这间卧室里摆放着一个柜子、两张桌子、一张床,仅有的电器是一个电灯和一个悬挂着的小风扇。床上铺着破损的凉席,没有蚊帐,衣物和被子胡乱堆放着。“以前孩子他爸在的时候,一家五口人就睡在这张床上。”孩子的七叔陈崇军说,这处瓦房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盖起来的,常年风吹雨打,屋顶已经破损“见光”,房间里经常放置着几个盆盆罐罐,那是下雨时用来接雨水的。

  据陈崇军介绍,三兄妹最大的是哥哥小姜,今年7岁。年龄较小的小龙和小凤是一对龙凤双胞胎,只有4岁半。今年9月份,小姜在附近小学读一年级,已经识字的小姜在家的时候,经常给弟弟妹妹“上课”。在陈崇军所住的房间内,四周墙壁上挂满了字母表等学习卡片,每天中午和晚上,小姜放学后都会照着卡片教弟弟妹妹识字,还是个小学生的他,已经有了“小老师”的样子。

  2 讲述

  三兄妹曾有过短暂的欢乐童年

  陈崇军兄弟姐妹共8人,小姜的父亲排行老五,多年前一直在文昌捕鱼为生,并在当地结识了小姜的母亲小雅(化名)。2009年,两人婚后的第一个孩子小姜出生了。2012年,小龙和小凤也出生了。相对于弟弟和妹妹,哥哥小姜的童年还算有过短暂的欢乐记忆。“那时候老五还在干工,生活还过得去,小姜也养得白白胖胖的。”陈崇军拿出一叠旧照片,除了小姜父母的合影外,还有不少是小姜和父母一起生活在文昌的场景,年幼的小姜脸型微胖,在父母的怀里笑得十分开心。

  但好景不长,小姜的父亲后来患上了心脏病,“他脖子上的血管鼓起来很明显,身体也大不如前,但没钱去看,只能硬撑着。”陈崇军告诉记者,2014年,小姜的父亲病重去世,小姜的母亲随后选择离开了家,留下小姜三兄妹和奶奶相依为命。不幸的是,上个月底,小姜的奶奶也离世了。

  在三兄妹的心里,他们对奶奶的依恋甚至要多过对父母的依恋。“想妈妈,也想奶奶。”7岁的小姜显得略为早熟,在少有的几次跟母亲手机通话的过程中,弟弟妹妹都很兴奋,小姜却有些心不在焉,即使是看着母亲的照片,小姜的脸上也没有太多表情,反而是说起奶奶时,他显得有些难受。

  “3个孩子跟奶奶生活了那么久,肯定是有感情的,小姜的名字还是他奶奶起的呢。”陈崇军说,小姜出生后,奶奶特意为他起了单名一个“姜”字,寓意容易养活,“农村种的姜,随便往地上一扔就能活,他奶奶也是希望小姜能平安长大。”

  3 问题

  母亲逃避,三兄妹的未来谁负责

  陈崇军今年37岁,未婚,此前一直海口等地打工。半年多前,陈崇军赶回老家照料病重的老母亲,但直到如今办完母亲的丧事后,他仍不能回去上班,因为他不忍见三兄妹孤苦无依,只能留在家里暂时照顾他们。

  “这不是长久之计,如果不去工作,我也养不活他们三兄妹。”陈崇军说,他的兄弟姐妹中,不管是已婚的还是未婚的,经济条件都不好,没法养活小姜三兄妹。前几天他给小姜的母亲小雅打过电话问及三兄妹的抚养问题,但小雅表示无力抚养,让他自己看着办。“有人让我把小孩过继到别人家,但我不放心。”陈崇军说,除了小姜三兄妹,他还有一个哥哥因患精神疾病被关在家,也需要他来照顾,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记者从雷鸣镇政府民政办了解到,目前小姜三兄妹已经纳入了低保范畴,另外,三兄妹在上学期间可以享受优惠和补贴政策,如果遇到困难还可申请临时救助,民政部门会优先考虑。但三个孩子未来由谁抚养,需由孩子的亲属来决定。此前,民政部门曾前往小姜家进行慰问,并联系了小姜母亲小雅,劝说其承担起孩子的抚养责任,但没有什么效果。记者多次拨打小雅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据了解,昨日下午,陈崇军委托朋友带着小姜前往文昌,多方辗转找到了小姜的母亲小雅。见到儿子后小雅十分激动,一直不停哭泣,但对于三兄妹未来的生活,小雅仍没有明确的想法。最终,小姜仍旧被带回了北斗岭村的家。

(责编:吴占桂、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