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荣山村陈氏老宅:极尽精雕细琢之能事(图)

邓钰

2017年04月17日08:16  来源:海南日报
 
原标题:极尽精雕细琢之能事

  海口市秀英区荣山村,百年陈氏老宅里的精美木雕。 海南日报记者 张茂 摄

  百年陈氏老宅后人陈基权。 海南日报记者 张茂 摄

  百年陈氏老宅里颇有历史厚重感的老家具。海南日报记者 张茂 摄

  俯视海口荣山村百年陈氏老宅。 海南日报记者 张茂 摄

  一个地方的老建筑犹如一部立体的史书,记录着历史舞台中一个个真实的片段。无论是其中的建筑布局亦或做工细节,都透露着专属于一个时代的文化、历史、美学和艺术等信息。

  在海口市西秀镇荣山村1086号,静静伫立着一座历经百余年风霜的古旧宅邸。这座陈氏老宅,是村中最古老的建筑,如同一位重情念旧的故人,收藏着遥远的过去,展示着那些渐渐走远的岁月,留住这片土地特有的韵味、灵魂和内涵。

  近日,在陈氏后人的带领下,海南日报记者得以一探究竟,大开眼界。

  走入荣山村,老宅与新屋交错分布,古朴与现代交融的气息扑面而来。踩着青石地板沿街行走,一扇斑驳的木门不经意闯入视线。这扇木门好比是隔离时光的结界,将门外浮躁的现代世界与门内的古旧岁月分隔。

  百年老宅古意幽深

  推开原本紧锁的门扉,陈氏老宅便展现在眼前。一眼看去,老宅的外观素净简朴,所采用的建筑石材为琼北地区特有的火山石,即玄武岩。外墙厚达一尺有余,墙面本被刷成白色,早已风化成暗黄,因此在斑驳的墙面上,依稀可见火山石漆黑的底色,平添几许沧桑的感觉。屋顶采用传统民居中常见的坡屋顶结构,有排水和隔热之效。

  老宅至今已有近140年历史,是陈氏先人陈法煌在清代被授予“文林郎”期间组织修建的。

  “正因为是官家之屋,和普通宅邸大不一样呢。”陈氏老宅后人陈基权说,老宅的屋脊采用的是“龙脊”结构,如同官帽般两头翘起,且左右各分布三只屋脊兽。由于年代久远,屋脊兽已经损坏,只剩下残留的石料展露它们曾存在的印记。同时,进屋处设有一尺余高的门槛,有防止地气外逸之意。“这些都是官家宅邸的配置,寻常百姓家采用这样的设计,可是要被治罪的。”

  中国人自古追求“道法自然”。在浩瀚历史中,各地百姓在修筑民居时,总依照因地制宜和就地取材的原则,寻求并创造最适宜居住的建筑。古时,荣山村是一个位于海岸边的小渔村,村民世世代代捕鱼为生,房屋容易受到海水的侵蚀而腐朽破败。为保证房屋坚固耐用,陈氏老宅在修建内部木结构时,多采用坤甸木(海南地区称为“黑盐木”)和菠萝格木。

  “正因用料上的讲究,老宅才能经风浪而不衰,历百年而不腐,在辗转岁月中,兀自传承幽深古意。”陈基权介绍,坤甸木因有着置于潮湿处不会腐蚀,浸于水中则越坚实的特性,被作为船只内外龙骨的极佳用材,用于建屋可保证房屋不被海水腐化。而需要用数十年的时光才开始生成的菠萝格木,材质细腻坚硬,防虫防潮,也是当地人建造屋宅时所追求的顶级配置之一,能拥有一套菠萝格木的柱梁隔断,是老辈人一生孜孜以求的奋斗目标。

  在平面布局上,陈氏老宅深受儒家思想影响,以中轴做左右对称,中为主,旁为从,其中作为老宅核心的主厅位置,被用于供奉祖先牌位,两旁各有前后两进木板隔断上架半楼的厢房,共计四间,在旧时,依照宗法制中“左昭右穆”为原则,被分配给父子兄弟居住,淋漓尽致地反映了家族中的人伦关系,尊卑序位以及亲属关系。

  屋内颇有些上了年头的桌椅床柜等旧物,皆是从老宅落成之初就存在,上面栩栩如生地雕刻了莲花、瓶子、牧童、麒麟等形象,凡是能寄托美好祝愿的木雕纹饰图案一应俱全,技艺十分精湛,反映了屋主祈求福寿、喜庆、吉祥、如意、富贵和平安的美好心愿。

  严密的防海盗设施

  由于过去荣山村位于海岸边,村民们时常受到海盗侵袭,所以有别于其他地区的宅邸,当地的老建筑都有一套严密的海盗防御设施。

  在陈氏老宅,即使大门洞开,屋内仍然十分昏暗。细看之下,诺大的老宅里竟然没有一扇窗户。陈基权说,没有窗子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是当地气候炎热多雨,少开或小开窗口能防止热气侵袭屋内并防止雨水漂入有关;二是由于陈氏作为大户人家,最易被海盗滋扰,不开窗,海盗便难以破窗而入,抢劫家财了。

  此外,陈氏老宅的围墙大门及屋宅门后都装有大型的石门钩栓,一排六七个对列而下。居民夜间闭宅,便用二十公分高、六公分厚的数条木栓扣栓横护,给家门加上第二层坚固的防护,以此抵御海匪白天劫掠或是夜间突袭。

  门窗紧闭,采光和透气问题应如何解决?在陈基权的引导下,记者看到两侧厢房的山墙高处都留有长近二十厘米,宽约十余厘米的矩形洞口。这些洞口既有通风采光功效,又有在高处瞭望,视察海盗踪迹之用。同时,在主厅前门的左右两侧,还凿有两个矩形坑,可用于放置烛台,点灯照明。

  “海盗入侵时,除了抢劫财物,还会将村民掠去做苦力。那些被海盗抓去的人,除了极少部分幸运地逃回了村子,大多数人都葬身在茫茫海上。为了保护村民,祖辈们会将村中房屋残破、无力抵抗的村民和孤身在家的老弱妇孺接到家中避难。”陈基权说,在那个年代,老宅还承载了先人“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济世情怀。

  后人护老宅传记忆

  而今,在和平年代里,荣山村的海盗之患早已被根绝,为了追求更大的居住空间和更舒适的生活体验,当地的村民们早已摒弃这样的防御设施,纷纷搬进窗明几净的现代化住宅之中。

  但陈氏老宅的存在,保留了古人匠心独具的建筑智慧,以及那个时代人们守家卫土的情怀。若有机会,走入陈氏老宅,看一看这无窗居所,摸一摸那粗糙的石墙,感受在悠久历史长河中,人们以建筑所存留的载道之意。

  近年来,城市建设使得住在村庄里的人渐渐少了。由于工作需要,陈基权也早已搬出荣山村,去到海口市区居住。但每逢周末,他总要和儿子一起回到老宅,打开前后门,让新鲜的空气涌入老宅,使老宅不至于发霉腐败。

  “虽然人们总说老宅留着没用,劝我把它重建。但每每回到老宅,看着它在时光中一点点变老,我总是暗下决心,一定要保护它,不然这些老祖宗留下的财富就可惜了。”陈基权说,他愿意一直守护着老宅,让它在面对现代化的钢筋水泥时仍保留一份温暖与情怀。

(责编:吴占桂、蒋成柳)

热点图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