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将至 儋州处处弥漫沁人心扉的浓郁粽香

2017年05月27日09:11  来源:人民网-海南频道
 
儋州市民包粽子
儋州市民包粽子

人民网儋州5月27日电 在海南,儋州人端午包粽子的那份劲头、那份执着是出了名的。端午节将至,各家各户在门前架起大锅,割精肉,调配料,一锅一锅地煮,送亲戚,送朋友。此时穿街过巷,城里乡下,到处都弥漫着一股股沁人心扉的浓郁粽香。

“包”的是幸福

据儋州志《地舆志十六·节序》所云:“五月端午日,饷角黍,请粽相馈,男妇系香袋,儿女彩索缠臂,涂雄黄,饮菖蒲酒,椰艾悬门”,可见儋州人对端午节的重视。载文中的“男妇系香袋,儿女彩索缠臂,涂雄黄,饮菖蒲酒,椰艾悬门”现在虽然已很少见到,甚至没有了,但“饷角黍,请粽相馈”的习俗仍遵循至今。

近年来,儋州市把这种传统发扬光大,举办推介会,扶持企业,线上线下,不仅把儋州粽子卖出省外,甚至还把粽子节开到了远在北国的吉林长春。以这个阵势来看,突破今年销售3千万个粽子的目标完全不在话下。

在儋州人儿时的记忆里,喜欢看母亲包粽子,全家人围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感觉,以及能拿着粽子跑到别的小朋友面前炫耀,去满足一下那小小的虚荣心。于是每到端午节这天,各家人早早就忙开了,母亲把洗干净包粽子用的粽叶和麻绳,用清水浸着,据说这样可以保持棕叶和麻绳的韧性,到时会好用;大家还忙着挑糯米里的碎米、稗子,洗干净后放进一个大盆子,也用水浸着;父亲则忙着从一个个咸鸭蛋里挑出蛋黄,然后在砧板上把那大块的猪肉切成小块,再放入酱油、味精、盐巴、五香粉等配料掺匀成馅。

接下来的包粽子可是一项技术活,非熟练工做不好。要把碧绿的粽叶两端往里一交叉,卷成一个牛角形的洞,放进一勺子雪白的糯米,又放进一些馅,再用糯米填满,接着把两边的粽叶往里一包,然后用一条麻绳把包好的粽子一扎,就成了。包好的粽子很精致,四个尖尖的棱角,宛然是一件小小的工艺品。

“品”的是乡愁

中国的粽子有“南咸北甜”的趋势,做工上南方复杂,北方简单,而按现在流行的标准,用植物叶片包裹糯米制成的食品大概就能称之为粽子。所以南来北往的粽子五花八门,常常看得人眼花缭乱。其中包粽子所选用的米,经过长期食用的经验,现在比较统一,以无碎米、稗子的上好糯米为佳。但包粽子的叶,却产生了混乱,三闾大夫屈原忧国忧民,于农历五月初五投汨罗江自尽,人们用“竹筒储米,投而祭之”的潮流变了,现在有人用箬叶,也有人用苇叶,还有用竹叶、菰叶、蓼叶等。

在儋州,人们对粽子的选材用料很是讲究,哪怕在那个物质缺乏的年代。而现在,随着生活水平的日渐提高,儋州人对粽子的要求更是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追求营养。比如选材方面,要选用本地火山岩区域种植生产的糯米和农家养殖的花肚猪猪肉,以及儋州沿海地区养殖的跑海鸭鸭蛋。至于粽叶,除了传统的苇叶、箬叶之外,更多的选用茄冬叶、露蔸叶等药用价值更高的植物叶子。同时,包裹好的粽子则用竹片或麻绳扎紧,以防蒸煮时水浸入而影响口感。

除了个头偏大的粽子之外,端午节还能勾起童年记忆的,恐怕也只有赛龙船了。每到这天下午,儋州的一些乡镇就满郭人争江上望。突然地,清越脆亮的哨声响起,一只只龙船竟棹而发,船上震天的鼓角一阵比一阵响,岸上挥手喊加油的呼声一声比一声高,直教人回肠荡气,血脉贲张……最可人意的是每凡龙船过处,总有船内专司其职者向岸上抛来一大把一大把的荔枝、菠萝之类,以作为答谢观众的彩头。更多时候,“彩头”是不大能落在岸上的,落在沙滩或浅海处,孩子们便纷纷“卟嗵卟嗵”地跳下去争抢着……常常地,孩子们的小手刚捧满了“彩头”,又一龙船过来了,“彩头”便又满天花雨般洒落下来…… 

儋州的端午节,是一根令人心颤的琴弦,魂梦里总有一支来自冥茫的手指,在经意或不经意间,触动游子心底那份强烈的思念和眷恋……现在端午将至,我们不防到乡下去品粽子看龙舟竞发,一起唤醒记忆深处那份最美的乡愁!(王欣、谢振安、万善益)

(责编:吴占桂、蒋成柳)

热点图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