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指山:扛起生态核心区责任担当

易建阳

2017年06月05日15:29  来源:海南日报
 
原标题:五指山:扛起生态核心区责任担当

  俯瞰流经五指山市区的南圣河两岸。 记者 武威 通讯员 王国军 摄

  五指山生态环境保护监测站的工作人员正在进行环境监测。 (五指山生态环境保护监测站供图)

  保护环境就是创造价值

  近年来,五指山市紧紧围绕“建设热带雨林养生度假旅游城市”的目标,紧抓落实脱贫攻坚工作,积极发展特色产业促民增收,坚定不移实施生态立市战略,实现保护与发展双赢。

  五指山市委书记宋少华表示,省委、省政府要求五指山市的工作,第一位就是把生态环境保护好。当今优良的生态环境已成为最稀缺、最宝贵的资源,保护生态环境就是创造价值。“把五指山生态环境保护好,是我们对全省最大的贡献。”宋少华说。

  五指山市九山半水半分田,人口少,属于欠发达地区,拿什么和别人竞争?五指山最核心的竞争力就是生态环境。要更新观念,坚持环境为先,充分认识到不仅GDP有价值,生态环境也是有价值的。有了新的价值观,才会形成新的政绩观:保护生态环境就是创造价值。

  人们对生态环境是有期盼的,期盼有更舒适的居住环境、更清纯的空气和洁净的水。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就是政府应该追求的政绩。“五指山市地处生态核心区,我们应确立生态立市环境立市的理念,坚持环境优先,把保护放在前面,开发放在后面,越是想开发,越是要保护好生态环境。”五指山市市长陈振聪认为,保护生态环境是全社会的事,必须加强对全民的环境教育,引导广大群众充分认识到,生态环境是赖以生存发展的根,脱贫致富不能随意毁林开荒、破坏家园。同时还要一手抓建设,一手抓打击。

  连续几年来,五指山市安排2000万元以上,对林农进行生态直补,受益的林农6万余人。森林生态效益补偿的发放,增加了农民收入,调动其保护生态环境的积极性,促进五指山市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相协调。自五指山市开展森林生态效益直补以来,农民保护生态的意识有所提高,从以前“谁砍山谁坐牢”逐步转变为“谁保护谁受益”。

  群众自觉参与环境保护

  农村生态保护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需要对生态环境进行长久的系统的保护与维护。

  五指山市毛阳镇唐干村,过去很多村民以打猎为生,经常上山砍树,到河里炸鱼、毒鱼,对生态环境造成很大破坏。现在,村里建设省级文明生态村,村民的环保意识大大增强,村容村貌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大山中的群众靠山吃山是千百年来的生存方式,唐干村的很多村民曾以打猎为生。村民王元坚家里曾经有猎枪,他也上山打过飞鸟、山猪、黄猄等野生动物。他对记者说:“现在村里人不再上山打猎了,家里的猎枪都主动交出来,被收走堆仓库里了。”他说,镇里的护林员经常到村里宣传保护生态环境,告诉村民不准上山抓蛇、打鸟,一旦发现违法猎捕野生动物,将报警处理。村民现在也很自觉了。

  在村前的毛阳河炸鱼、电鱼、毒鱼,也曾经是村民创收的一种方式。村民王国元对记者说:“村里3年前就制定了村规民约,发现炸鱼、电鱼、毒鱼的,罚款5000元,举报者奖励2000元。我们现在知道炸鱼、电鱼、毒鱼破坏生态环境,污染河水,全村人都用渔网捕鱼了。”

  背靠大山树林,砍树烧火是正常的,但村民王国亲对记者说:“我家煮饭用电饭煲,做菜用煤气炉,家里两年前就不砍树烧木柴了。”他告诉记者,除了用干枯的橡胶树枝烧火煮猪食,现在村里几乎没有人家用木柴烧火做饭了,村里再也没人上山砍树。

  据了解,几年前该村通过“一事一议”制度为每户筹集资金2800元,五指山市财政补贴1000元,给村民购买太阳能热水器。目前,全村64户全部免费安装上太阳能热水器,从此告别了靠烧水洗澡的历史。

  “我们为每家每户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至少有两个好处:一是避免了村民进山乱砍滥伐树木,以前大家都是烧木材煮水洗澡的,有村民去山里砍柴火,破坏树木;二是避免了环境污染,保护了村周围环境。”唐干村民小组组长王明轩告诉记者。

  保护生态抵住市场诱惑

  “我当年选择到五指山种植茶树,看中的是五指山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2000年,郑丽娟就到牙排水库边上的水满乡永训村的一座荒坡种茶,“我选择了五指山,就选择了保护生态环境,我只能开发不破坏环境的有机农产品。只有守住优良的生态环境,我才有吃饭的本钱,我的产品对外才有竞争力。”

  17年始终自觉坚守不破坏生态环境的底线,坚持高成本种植有机茶,郑丽娟最终赢得了市场。她600亩茶园的有机茶价高畅销,并带动附近村民种植1000多亩茶园。

  “五指山生态环境不容破坏,又是水源涵养区,尤其需要保护环境。我种植茶叶的每个环节都是环保的。不能使用化肥、农药,不能污染土壤和溪流河水,不能让有毒的物质流到河里,带给下游地区。”郑丽娟对记者说。

  记者在永训茶园看到,碧绿的茶树像绿毯覆盖着山坡,小鸟在茶山飞跃吃虫,茶树丛里很多蜘蛛结网捕虫。郑丽娟告诉记者,不打农药,不施化肥,没有有毒物质,蜘蛛结网,小鸟飞翔,茶花开时,成群的蜜蜂自己飞来,它们都是害虫的天敌。

  记者看到茶树管理很好,土壤疏松,没有什么杂草。“我要保护土壤,保持地力,防止土地板结,我的茶树从不施化肥。”郑丽娟说,专门买牛粪、羊粪、豆饼等有机肥,请村民背到山坡上,用量大,人工搬运费贵,成本比化肥高出3倍。与之相比,施化肥茶叶生长快,产量高,卖的钱多。她说:“为了保护生态,我必须抵住市场诱惑。”

(责编:吴占桂、蒋成柳)

热点图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