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高考考生“弃物理”成趋势 物理学界很心塞

李 艳

2017年09月11日08:33  来源:科技日报
 
原标题:新高考“弃物理”成趋势 物理学界很心塞

新高考“弃物理”成趋势 物理学界很心塞

8月29日,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简称“人大附中”)入学第一课,来上课的是中科院物理所所长方忠。方忠是物理学界的“大咖”,在凝聚态物理领域成绩斐然。为了这次课,他用大卡车拉来了物理学的科普展台,甚至把各种有趣的实验也搬上讲台。他说:“同学们,希望你们选择物理,爱上物理。”

然而,现实情况与方忠的期望背道而驰。浙、沪两地新高考物理学科“遇冷”已是事实。2017年高考浙江全省29.13万考生,但是选考物理的只有8万人。在上海,实行新高考改革第一年,选择物理科目的考生也仅占总人数的30%。

这股风气也蔓延到了今年开始实施新高考的北京,学校的规则说明会刚结束,已经有不少家长在讨论“能不能不选物理”。

赋分难,物理选考人数骤减

被称为“3+3”的新高考方案中,必考科目为语、数、外。考生可从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技术7门科目中选3门作为选考科目。

物理学科是现代科学的基础,曾几何时,能学好物理就是“高智商”的代表,为何转眼间就被“嫌弃”至此呢?

“相对于其他科目,物理学科比较难是主因。”浙江省柯桥中学资深物理教师孙国标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浙江的选考科目采用赋分制,这就意味着卷面分不是最终成绩,要根据考生卷面分在所有报考学生成绩的排名比例给出对应分数。考生基数越少,“赋高分越难”,于是学生和家长一合计,物理更不能选了。

柯桥中学历史悠久,是浙江省一级重点中学,省一级特色示范高中,历史上以理科见长,尤其是物理更是绍兴市特色学科,每年都有学生获得物理竞赛浙江赛区一等奖,也连续多年是物理竞赛优胜团体。

然而,面对新高考,这所名校优良的物理学科传统遭遇了“打击”。孙国标介绍,2019届近800名学生中最终选择物理为高考科目的仅为220人左右。“这种局面如若持续下去,优秀的物理教师必将流失,终将对物理学科造成毁灭性打击。”

“孩子,物理比你想象的更有趣、更有用”

在人大附中的课堂上,方忠和他的同事们齐上阵,努力让自己更加幽默风趣,还用各种实验“炫技”。“我希望孩子们知道物理比传说中的更有趣。看,我们研究物理的人过得很好,我们喝着咖啡、聊着天、做着自己喜欢的研究,不是他们想象中又穷又苦,了无生趣。”方忠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他还想让孩子们知道物理是有用的学科,它可以解答很多生活中的问题,跨越许多自然科学领域,对提高人们的逻辑思维能力、观察实验能力、建模能力、计算能力、动手能力等都大有益处。

“物理教育的缺失会带来许多恶果。”元培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洪文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往大了说,国家物理人才会出现断层,工业发展将后继乏力;往小了说,除了少数文科专业外,没有物理知识做基础,大学阶段很可能遇到学习阻碍。

他表示,很多学生和家长不选物理是因为只看到了眼前的分数,实际上人生是一场漫长的旅程,学好物理,于自己、于国家都大有裨益。

规则需要调整,学校也要努力

如何改变“遇冷”的尴尬现状?老师们在不断“琢磨”。柯桥中学为此打造了“科普讲座进校园”活动,邀请北大、清华、浙大等高校的知名专家学者走进中学校园,为学生带来最新科技前沿和人文发展动态,开拓学生视野,提升学生素养。

人大附中也开启“新教育讲堂”系列讲座,并以“科学家谈科技创新与人才培养”作为开篇,这才有了方忠的课堂。

物理“大咖”走入学校,物理学家们大力科普当然是好办法。但要从根本上改变物理“被弃选”的命运,这些是不够的。

洪文和孙国标均建议对当前的选考制度进行适度调整。洪文认为,对于多数需要学习物理学科的专业来说,应该将物理列为“必考”科目,而不是可选项。他说,上海新高考改革第二年,要求选考物理的高校比例上升后,考生选择物理科目的比例也相应提升到了40%,这是一个可以作为参考的有益尝试。

教育界的专家们认为面临新高考的规则,学校可以在课程改革等方面进行调整。人大附中校长翟小宁说:“我们能做的就是引导学生在选课时,少一些功利的驱动,多一些兴趣的选择。”

今年是人大附中实施新高考改革的第一年,学校开发了一系列课程启发学生们的创造性思维,发掘学生在科学技术专业上的潜能。

柯桥中学校长杨军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为了吸引孩子们选物理,学校专门组建了物理学科实验室,鼓励学生根据兴趣组建社团,学校提供老师和资金、场地等全方位的支持。当地政府也增加投入,加大师资培训力度,给孩子们更好的学习体验。

(责编:卢少雄、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