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如此控制信众

丹琳

2017年10月31日09:57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原标题:“全能神”如此控制信众

  对信徒进行精神控制,是世界上所有邪教都采取的手段。百度词条解释;精神控制(英文:Mind control)又称心灵控制或心智控制,与洗脑有相通之处。通常指团体或者个人用一些非道德的操纵手段来说服某人按照操纵者的愿望改变自己,这种改变通常给被操纵者带来损害。精神控制主要通过瓦解个人对自己的认识,使个体彻底改变对自己的经历和个性的看法,灌输新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从而使个体依赖于某个组织和个体,成为这个组织的工具。它实际上是通过改变人的潜意识,从而抑制和麻醉人的意识层面,从而使人失去分辨能力。人的意识层面往往是运用逻辑、推理、判断、意志力、决定力的区域。要想对人实施精神控制,就像催眠一样,必须使人的意识层面处于瘫痪状态,对外来信息失去鉴别、判断的能力。因而,就必须有一套系统的精神控制的方法与手段。通过对“全能神”歪理邪说的研究,笔者总结了以下几个特点:

  其一,不能研究“神话”,强制性和绝对的“顺服”。

  邪教教义都是邪教教主随意编造出来的歪理邪说,都是漏洞百出,错误连篇,刚入门的信徒往往还没有完全失去自己的鉴别力与判断力,这时,如果信徒细细研究,或者仔细精读邪教教义,就会发现其中的矛盾与错误,因而“全能神”只让信徒不加思考地“吃喝神话”,不能任由信徒去研究“神话”,“研究就受审判”。杨向彬自我吹嘘道“我话就是道路、是真理、是生命,是两刃利剑。”“只管吃喝,不要疑惑,凡是顺服听话的蒙了大福。”还恐吓信徒说:“千万别有疑惑的心,免得要受大亏损。”试想,《话在肉身显现》是根据杨向彬梦中的话语整理而成,且不说内容荒诞无稽,匪夷所思,语言上也是语病连篇,不忍卒读。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让信徒去笃定不移地相信他们的歪理邪说,这就需要邪教教主采取一些非道德的强制性手段,千方百计地让信徒去顺服他们,如“法轮功”不让弟子怀疑“师父”李洪志和“大法”,不能“精读”经文等,其控制手段如出一辙,凸显邪性。一旦精神控制成功,邪教主就会把信徒轻易地玩弄于鼓掌之中。因而,他们必然会利用信徒的心理弱点(如象《话在肉身显现中》所说扼杀信徒身上最为可贵的质疑精神,与科学的研究态度。

  在工作中曾接触过一名“全能神”信徒,她过去曾是基督徒,在一开始时对“全能神”是抱着批判和研究的态度的,因而迟迟不能接纳“全能神”的教义,但又觉得其中说得有一些道理。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她说有一天听MP4时,说到一句:你们不能抱着研究的态度看“神话”。她说这句话一下子打到了她的心里去,她蓦然明白原来自己不接纳“神话”是因为研究的习理障碍了她,她马上放下了“研究”的观念,开始盲目地相信“全能神”的教义。

  其二,对“神话”要囫囵吞枣,不能间歇,一口气读完。

  在《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中说道:“……不管你是什么态度,我还是希望你将此书看完。不要轻易地放弃他,或许当你将这些话都读完了,你的态度就变了。”邪教教主们很清楚,对于错误连篇、漏洞百出的邪教教义,如果不能硬着头皮一口气读完的话,是很容易将看过的内容忘掉或对此嗤之以鼻;另外,一口气读完还有一个什么作用呢?那就是他在书中可以打消你的疑虑。因为邪教教义基本上都是一种诡辩术,即使你认为错误和荒谬的地方,经教主在教义中对此进行辨解与圆谎,对于一个质疑精神不强,缺乏坚定的科学态度的人来说,就容易被教主忽悠进去;再者,一口气读完,对于一个没有主、缺乏分辨能力的人来讲,足可以把人引入一个精神控制的体系圈儿内,就像一张密密的蜘蛛网,将人整个地套牢,使其陷进去而无法自拔。“法轮功”也是如此,李洪志在讲法中也多次强调,初次读《转法轮》时要一鼓作气地读完,第一次如果不能全部看完,以后就很难再读下去。看来邪教教主都深谙此道,在对信徒的精神控制方面用尽心机。

  其三,抬高“神话”,自我神化。

  虽然都是读书,但书与书之间则有着显著的区别或本质上的不同,有的书能够起到陶冶人的情操,提升人的道德,塑造人的世界观、指引人生方向的重要作用;而有的书就是一般的休闲或娱乐读物;而那些充满负面气息和腐朽内容的书籍,却能把人引向堕落、犯罪的深渊。高尔基曾经说过:“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今天可以做一下修改:“优秀的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正因为现代人对于书籍有了较强的鉴别意识和选择意识,而那些能够引领社会发展、推动时代进步的重磅图书颇受现代人的青睐和喜爱,一些处在迷茫中的人,那些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彷徨犹豫的人,对此类书籍更是渴望有加。赵维山和杨向彬抓住信徒(他们大都是一些遇到挫折感到迷茫,或者人生不得志而急于摆脱困境,或对现实不满而寻找所谓出路的人等)的这种心理,大言不惭地吹嘘道:“神的说话怎么能够与人所得的开启相同呢?道成肉身的神的说话是开辟时代的,是带领全人类的,是揭开奥秘而且是赐给人新时代的行路方向的。人所得的开启无非是一些简单的实行或认识,不能带领全人类进入新的时代,不能揭开神自己的奥秘。”这样,“全能神”的教主就把《话在肉身显现》提升到了一定的“海拔高度”,从浩如烟海的书籍中“脱颖而出”,满足了信徒的好奇心和贪大攀高的心理。

  在帮教工作中,当我们跟“全能神”人员建议他们读一些中国的传统文化或优秀的心理学书籍时,他们往往不屑一顾地说;“那些书再好,也只是人的一点开启,一点简单的实行或认识,它们不能与开创新时代的神话相比。”“法轮功”也是如此,李洪志吹嘘《转法轮》“是一部上天的梯子”,《转法轮》是“最高的宇宙真理”,是能“度人”的真经,其他在书写的再好,也只是让你做个好人,而按《转法轮》修炼,你却能“上层次”,“得正果”,最后“圆满成佛”。所有的邪教教主都是贬低人类文化、人类科学,蔑视人类的发明创造,以及在文化上的杰出成就,道德教化上的丰硕成果等,只有这样做,才能显示出邪教教义的“高大上”以及“真理性”,就象李洪志说的“话不说大点儿没人信。”从而吸引那些盲从性强而弱于思考与分辨的信徒。

  其四,借名人和名著效应,从“恩典时代”华丽转身到“国度时代”。

  众所周知,《圣经》是西方文化源头的典籍,在世界上有着广泛而深刻的影响,现今世界上约有22亿人都是耶稣的信徒,都在诵读《圣经》。影响力如此之大的《圣经》,对于赵维山、杨向彬来说,就有了相当大的利用价值。而且,在利用《圣经》中所说的“恩典时代”时,“全能神”抓住了信徒一个重要的心理需求——那就是“全能神”所标榜的“神话”能改变人的“败坏性情”。《话在肉身显现》中说:“耶稣来在人间带来了恩典时代结束了律法时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这次道成肉身结束了恩典时代带来了国度时代。今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带入国度时代之中,而且能亲自接受神的带领。耶稣来在人中做了许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赎全人类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赎祭罪,并未将人的败坏性情都脱去。”又说:“人若只停留在恩典时代就永不能脱离败坏性情,更不能认识神的原有性情。”

  在与“全能神”信徒的接触中,一旦讲到“全能神”与《圣经》的区别时,他们往往就会拿出“神话”中的这些话来进行辩解与抵挡,认为自己的“败坏性情”在“全能神”中得到了洁净与改变。“全能神”就是抓住这些信徒的心理,无限放大社会的阴暗面,夸大人的“败坏性情”,让信徒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再不改变就会被神扔在“硫磺火湖”中被彻底销毁,因而,战战兢兢之际,就会深陷“全能神”的泥潭而不能挣脱。

(责编:卢少雄、刘文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