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遁草成五指山贫困户脱贫解忧草

陈栋

2017年11月09日08:39  来源:海南日报
 
原标题:忧遁草成五指山贫困户脱贫解忧草

  当地农户在采收忧遁草

  忧遁草产品展示

  忧遁草茶

  “我们这边气温偏低,农产品产量普遍不高,槟榔树长得很高大但结果很少,种橡胶产量也不高。”五指山市南圣村贫困户黄高翔说道。前些年,农户都是辛辛苦苦忙碌一年,但家中收入并不可观,甚至有些惨淡。

  然而,近两年,五指山慢慢掀起了一股“种草”风——种植忧遁草。据了解,目前五指山市忧遁草累计种植面积有1938亩,全市有1002户农户参与忧遁草种植,其中贫困户占到50%左右,今年还计划扩种近千亩。

  备好地/贫困户种下“致富草”

  在村干部的带领下,南圣村村民黄高翔一大早就来到村里忧遁草基地领取种苗。看着刚刚从地里拔出的一万多株忧遁草种苗,黄高翔心里美滋滋的,想着赶快将这些种苗栽种到自家5亩地里。

  为什么要种忧遁草?黄高翔思索了一下说:“村里有人在种,效益不错。之前也在上夜校时学习过,希望能通过种草脱贫致富”。

  新鲜的忧遁草刚刚从地里摘下,上面还泛着绿油油的露水,但在农户的眼中,这不仅仅是即将栽种的农作物,更包含着对以后生活的改变和憧憬。

  30多岁的黄高翔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大女儿在上幼儿园,这个四口之家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两亩多的稻田和几块山坡地,全家一年的收入捉襟见肘。

  山地多,稻田地少,这是当地很普遍的现象,而种植忧遁草则可以充分利用经济效益不高的山地,开辟农户增收的新阵地。黄高翔打算将忧遁草种植在山坡地上,这是有种植经验的农户传授给他的:山坡地上的忧遁草长势更佳。

  “政府免费给我们发放种苗,忧遁草既不用施肥,又不用打农药,只需要做好除草,比较容易管理。”黄高翔一边搬苗一边说,他准备花两天时间悉心地将这些种苗种植好,明年到了采摘期,将会有公司来收购,真是种也不愁,卖也不愁,他对脱贫致富充满了信心。

  如今,越来越多的贫困户加入包括忧遁草在内的多种特色种养产业,这已经成为五指山当地许多农民脱贫致富的新高招。

  搭好桥/企业加工拓市场

  忧遁草学名鳄嘴花,是黎族地区的一种草药,当地人称之为接骨草。当有人发生骨折、割伤时,黎族老人习惯将此草捣碎敷在创口,消炎效果明显。但多年来,只有熟悉草药的黎族人才在房前屋后少量种植。近年来,在企业的开发带动和政府的大力扶持下,忧遁草茶、忧遁草粉以及忧遁草酵素等系列产品相继研发出来并陆续投放市场。

  如今五指山全市已有1002户农民加入到种植忧遁草的产业中,由忧遁草公司生产种苗,经五指山市林业部门检验合格后,由政府免费发放给农民,并对农民进行现场技术培训,忧遁草成熟后再由公司定点回收,加工销售。据了解,按照正常的生长规律,忧遁草种苗在种植后4至6个月后即可进行采摘,只需要定期锄草,成活率很高,其后每3个月采摘一次,一亩地的年收益在6000元到10000元。

  五指山万家宝科技有限公司是当地最大的忧遁草种植企业。据该公司董事长杨国显介绍,从2014年起,公司便发动周围的农户一起种植忧遁草,在五指山市政府的支持下,忧遁草的规模不断增长,因此拓展销路、打开市场、创建品牌成为了企业努力的方向。从2013年起,杨国显着手向当时的卫生部申报,将忧遁草列入“新食品原料”,经过3年努力,2016年4月,国家卫计委批准忧遁草为“普通食品”。“获得国家卫计委认可,能打消人们食用忧遁草的顾虑,是产业发展的前提保障。”杨国显说。

  金杯银杯不如消费者的口碑,五指山独特的气候条件使忧遁草品质上乘,使用过忧遁草产品的消费者评价很高,增加了当地种植户和企业的信心。“我打算开加盟店,预计3年以后达到300-500家,忧遁草的种植规模预计在2020年达到5000亩,让忧遁草产业惠及更多山区农户。”杨国显说。

  牵好线/扶农助企创品牌

  26岁的黎小星3年前从大学毕业,之后便义无反顾地回到老家五指山,选择当一名村官。作为南圣村委会的书记助理,黎小星想通过他的努力让更多的贫困户脱贫致富。

  据黎小星介绍,南圣村委会共有2265人,其中贫困户有710人,贫困人口几乎占了总人口的30%,想要让更多的贫困户脱贫,除了政府外,还需要更多的企业也参与进来。“通过走街串巷给农户讲解以及夜校的培训,村里现在已经有几十户贫困户报名种植忧遁草了,忧遁草产业扶贫是一种很好的方法。”黎小星说。

  近年来,在五指山市政府的大力扶持下,以“公司+合作社+农户”的经营模式,鼓励农民种植忧遁草,在这种经营模式下,忧遁草的种植和销售得到了保障。据了解,忧遁草是一种生长在低海拔疏林中或灌丛内潮湿砂质土壤里的一种高大草本植物,其类黄酮物质含量很高,含有多种人体所必需的矿物质、维生素、氨基酸等。

  通过政府牵线,让企业和农民积极参与,五指山市忧遁草产业特色越来越明显。据了解,目前五指山市忧遁草累计种植面积有1938亩,全市有1002户农户参与忧遁草种植,其中贫困户占到50%左右,今年还计划扩种近千亩。五指山忧遁草的规模种植可以让忧遁草惠及更多消费者,也给山城农民的脱贫增收增加动力。

  从五指山市政府公开的政府文件中得知,为扶持农民种植忧遁草,促进农民增收和贫困户脱贫,进一步扩大忧遁草种植规模,为打造特色品牌农业奠定基础,扶持建设忧遁草加工厂,拉长产业链条,通过“公司+合作社+农户”模式,采取签订协议并以保底价收购方式,解决种植户销售后顾之忧。为此,五指山市出资1106万元扶持忧遁草产业的发展,其中的891万元是来源于省中部地区农业发展资金。下一步,五指山市将以市场为导向、科技为支撑、效益为核心,以扩大忧遁草种植量为主线,以扶持建设忧遁草加工厂、拉长产业链条为突破口,推动全市农业结构调整,带动农户通过种植忧遁草脱贫、致富。

  种草人物

  走下讲台,走进田间

  化学老师结缘忧遁草的故事

  “喜欢中草药,喜欢健康养生产品,喜欢海南当地独特的黎药”怀揣这份浓厚的兴趣,人到中年的骆禄清放下粉笔,走下讲台,拿起锄头,走进田间,由一名化学老师变成了五指山的“老农”。几年的田间生活,骆禄清已将忧遁草的习性掌握得头头是道,对于忧遁草益处更是如数家珍。

  骆禄清是重庆人,来到海南发展已经二十多年了,她和忧遁草的故事还得从2012年说起。在2012年之前,骆禄清是海口一家学校的化学老师。顶着周围朋友和同事的劝阻,2012年骆禄清从学校辞职,来到五指山注册了海南禄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开始了她的创业生涯。

  刚刚走上田间地头的骆禄清一开始种植的是铁皮石斛,但种了一年之后,效果不佳。这时,经人推荐下,骆禄清接触到了忧遁草。“我第一次知道忧遁草是余国松介绍给我的,他种忧遁草已经很多年了,可以说他是五指山种植忧遁草第一人。”骆禄清说。

  为了弄清楚忧遁草的功效,骆禄清多次到检测机构检验其成分,发现忧遁草确实对人体有益,她才下定决心大规模种植忧遁草。据骆禄清介绍,她在南圣村筹建了一个百亩种植基地,在政府的扶持下,骆禄清将忧遁草种苗免费发放给农户,对农户进行技术培训,忧遁草成熟后由其公司统一回收。

  骆禄清说,她的忧遁草生产过程完全达到“野生”:不打农药、不施化肥、不使用除草剂,只有好的品质才能让更多的消费者认可它。

  “挖掘和保护黎族苗族稀有野生的植物、稀有的药材,进行人工驯化,仿野生栽培,让更多的人认识到它们,这是我的初衷。”骆禄清说,她的“黎苗忧遁”品牌知名度不断在提高。在她的眼中,忧遁草等这些对人体有益的绿色植物都是大自然的馈赠,应该好好珍惜,让更多的人一起分享。

  如今,骆禄清的忧遁草已达到100亩,加上与周边农户合作种植的100亩,她预计今年年底的总规模将达到300亩。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忧遁草的销售渠道也不断拓展:专卖店、代销店、网店……据骆禄清介绍,目前专卖店有4家,除省内的海口、五指山店,省外在吉林和福建各有一家。除此之外,还和一些养生馆达成协议,长期稳定供货。

  结缘二十二载

  专注研究和开发

  忧遁草药性的“老农民”

  在五指山,提到忧遁草,就不得不提余国松。据说他是最早人工培育忧遁草的人。而在五年前,余国松的身体出了点毛病,通过忧遁草的调理,他的健康得到了恢复。这让他更加坚定了让更多人熟知忧遁草的决心。

  1990年,余国松从湖北老家来到海南发展。起初余国松是农场的技术员,但工作了几年后,他辞职来到了五指山下。说起辞职的原因,出生在中医世家的余国松说:“我喜欢研究中草药,我想在五指山这边找到好的中草药”。1995年,住在毛道的余国松在屋后发现了忧遁草,经验告诉他,这也许是一种有价值的草药。

  在海南二十多年,住在五指山下的余国松常年坚持进山采药、认药。余国松喜欢背着背篓带两三个人一起进山,在深山中,他也发现了忧遁草的踪迹,而深山中的忧遁草味道更加独特。他心想:如果将这些野生的忧遁草“克隆”到田间地头,在维持其原有成分的基础上人工培育,是不是就能造福更多人?

  “我种忧遁草主要是用来配药,忧遁草所含的成分能够帮助人们调理身体。”余国松说。2004年余国松正式开始规模种植忧遁草,如今已经有了30亩的基地。2016年余国松被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咨询开发部聘用为专家顾问。今年上半年,五指山市科工信局组织专家对其公司关于忧遁草研究的课题进行了鉴定,专家组一致给出了该项目总体研究水平达到了国内领先的鉴定意见。

  余国松表示,一定要打开忧遁草的市场,让更多人熟知忧遁草,让忧遁草走出海南,让五指山忧遁草成为独一无二的品牌。

 

(责编:邢丹丹、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