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8个月海南法院将5270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金昌波

2017年11月13日08:01  来源:海南日报
 
原标题:解决执行难攻坚战首战告捷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推进诚信建设。日前,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向全省各级各部门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联合惩戒体系建设支持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实施意见》,要求全省各级各部门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联合惩戒体制机制建设,确保到2018年全省各级法院执行工作能力显著增强,执行联动体制便捷、顺畅、高效运行。

  自去年6月以来,海南被最高人民法院确定为“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重点推进地区,要求力争在两年期限内完成“基本解决执行难”目标任务。一年来,海南各级法院迅速贯彻落实最高人民法院部署,进一步加大执行工作力度,解决执行难攻坚战初见成效。今年1月-8月,全省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30062件,结案17450件,同比分别上升41.57%、26.07%。

  用两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

  近年来,执行积案“案台高筑”现象非常严峻。有的被执行人“玩失踪”,执行财产也跟着“失踪”,有的被执行人甚至更“霸道”,公然谩骂执行法官,拒绝签收法院传票……生效法律文书得不到实际有效执行。对此,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切实解决执行难,依法保证胜诉当事人及时实现权益。“切实解决执行难”也被列为全面依法治国的目标任务之一。

  “要回应好人民群众对法院执行工作的迫切需求,不仅要公平公正裁判,还要及时有效兑现胜诉权益,真正做到让案件当事人在司法活动中有更多获得感。”省高院院长董治良表示,“老赖”(即失信被执行人)是诚信缺失的产物,“老赖”兴风作浪,是对社会诚信的挑衅,必须坚决予以矫正。

  为此,海南高院党组积极响应最高院部署,研究制定了海南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实施方案,出台了包括落实财产申报制度、充分利用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积极稳妥推进执行体制机制改革试点工作等24项具体措施。“用两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目标就是要实现被执行人规避执行、抗拒执行和外界干预执行现象基本得到遏制,人民法院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乱执行的情形基本消除,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在法定期限内基本执行完毕等等。” 董治良说。

  联合惩戒促“老赖”主动就范

  不久前,被执行人李某在茶园随手翻看一份报纸,发现竟然有自己的名字,不过这并不是好事,而是作为“老赖”被法院曝光。

  李某坦言,当时自己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我的姓名、照片、债务数额等信息都有,这让我以后还怎么和生意伙伴谈生意?”李某当即到法院还款,并请求尽快将曝光信息撤下。

  根据最高院和省委部署,近年来,全省法院积极推进执行信息化建设,充分运用“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的同时,加快推进“点对点”网络执行查控建设。经核查,目前全省已有36家银行上线查询功能,部分银行还上线了冻结和划扣功能。此外,省高院不动产登记信息网络查控功能也已经上线。

  2016年9月,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意见》。海南法院积极贯彻落实,仅今年1月—8月,全省法院就依法将4095宗案件5270个被执行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在申请银行贷款、乘坐飞机及火车软卧、高消费等方方面面都受到限制。大量被执行人慑于威力而主动履行义务,一大批案件得到执结。

  “实践证明,信用惩戒是彰显执行强制力,打击规避执行、抗拒执行,彻底转变‘被动执行’的利器。”省高院执行局有关负责人表示。

  创新体制机制

  攻破“执行难”壁垒

  执行体制改革是我省“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的重要内容和有力抓手。从去年3月起,省高院在陵水黎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等5家法院试点执行体制改革,推进执行权分权运行和法官主导下的执行工作警务化。

  长期以来,法院执行工作均由执行法官来负责,其一贯采取的说服教育手段对当事人的威慑力也不够,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久执不结现象。“从目前情况来看,执行工作警务化很好地解决了这些问题,去年,5家试点法院在执行案件收案增长达68.96%的情况下,执结率达到97.66%,高出全省平均水平2.01个百分点。” 省高院执行局有关负责人说,“有鉴于此,今年8月,执行体制改革已在全省三级法院全面铺开。”

  在办理民商事、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的执行案件过程中,强制变现被执行财产是十分重要的环节,多年来,我省法院强制执行拍卖均采取委托拍卖方式,存在效率低、公开程度不高、变现成本高等弊病。现在,除三沙两级法院外,全省法院开始试水网络司法拍卖,不仅实现了零佣金,而且做到了全程公开透明,提高了债权清偿率。据统计,从2015年7月至今年9月25日,全省法院网络司法拍卖平均成交率达93.04%,成交金额超14亿元,成交标的溢价47.85%,被执行财产处置力度得到极大加强。

  在做好规定动作的同时,不少法院还结合实际开展自选动作,大胆创新,助推破解执行难。例如,琼海市法院积极寻求地方支持,建立大型执行联络图,极大提高执行精准度;海口中院积极争取出入境管理部门支持,从源头上限制被执行人出境及使用相关证件乘坐飞机、高铁,强化信用惩戒效果;海口市秀英区法院、琼山区法院、龙华区法院及儋州市法院积极探索执行案件繁简分流,对部分快结案件减少审批环节,提高执行效率;澄迈县法院在全省首次实现划扣服刑人员在监收入,破解财产刑“执行难”。

 

(责编:邢丹丹、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