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英:重抓产业培育就业转移 构建脱贫长效机制

2017年12月05日21:04  来源:人民网-海南频道
 
秀英:重抓产业培育就业转移 构建脱贫长效机制

人民网讯 12月4日清晨,天边刚泛起鱼肚白,秀英区长流镇精准扶贫基地的池塘波光粼粼,一群雁鹅扇着翅膀,伸着懒腰,悠闲自在的在池塘里嬉戏,“昂昂昂”叫声此起彼伏。池塘边上,秀英区长流镇长南村委会潭旧村贫困户李崇日和李传军手提着装满玉米的塑料桶,“哩…哩…哩…”地叫唤着,抓出几把玉米,撒了出去,立马在鹅群中引起骚动,鹅群一改刚才的慵懒,争先恐后,伸长了脖子奔了过来,好不热闹。

政府:因地制宜 产业扶贫铲穷根

据了解,秀英区长流镇长南村委会管辖潭新村、潭旧村、文毓村3个自然村,共有37名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均年收入不足3000元。为了发展农村经济,秀英区因地制宜,因户施策,以产业扶贫为“铁抓手”,建立“造血”长效机制,在常规帮扶的基础上,探索致富新动能,创新帮扶资金入股企业、成立合作社、贫困户年底分红的“政府+企业+合作社+贫困户"新模式,搭建贫困户与企业、合作社主体之间的桥梁,帮助贫困户实现持续稳定增收,拓宽致富渠道收入,让村民捧起“金饭碗”。

2017年7月,长流镇携手海南锦绣实业有限公司建立起长流镇政府精准扶贫产业基地,利用企业资金链、改造养殖设施能力、养殖技术、闲置土地等优势,采取股金注入的形式筹建鱼塘、牧草种植基地,以养殖罗非鱼、养鹅为主要产业,把农业产业发展作为贫困群众持续增收不返贫的重要支撑点。

“我们把2017年政府投入的产业扶贫资金13万余元入注企业,利用企业管理和技术资本,打通生产销售通道,改变贫困户单打独斗的局面。”长流镇主任科员柯景秀表示,通过利用扶贫互助合作社、企业等多方面的社会力量,打开生产销售局面,让企业做到“产得出、卖得动”,同时让贫困户过上“有活干、有钱赚”的好日子。11月16日长流镇精准产业扶贫项目给长流镇长南村37名贫困户发放了12.395万元分红,每人3350元。

贫困户:抱团发展 脱贫致富有奔头

“以前我就在家种点菜,偶尔打一点零工,没什么收入,生活过得苦巴巴的。”李崇日说,妻子常年体弱多病,无法从事艰苦的工作,家里两个孩子都在上小学,一家人就住在一间30多平方米的旧瓦房里,屋内昏暗破旧,生活过得很是拮据。今年7月,政府在精准产业扶贫基地给他安排了一个就业岗位,日常工作就是养鹅、收割牧草,“我在这里工作,每天有80元的工钱,加上每个月180元的底薪,再加上平常也自己种点菜去卖,加起来每月能有2000多元的收入。”李崇日说,没想到在基地干活,可以不仅有工资,有工时费,还有分红,而且离家近可以照顾家庭,现在有了这份稳定工作和年底分红,日子比以前宽裕多了,我更有信心脱贫致富了。”

李传军是长流镇长南村委会建档立卡精准贫困户,4年前,妻子因一场病变,导致身体下肢瘫痪,失去了基本的劳动能力,为给妻子医治妻,李传军花光了所有积蓄还负债累累。庆幸的是,李传军向来能吃苦耐劳,今年7月,李传书也被招募到精准扶贫基地务工。 “在基地每天的工作主要是养鹅,每天工作6小时,每个月能拿到1800块左右,下班后还到附近的饭店打工,也有1000多元的收入。”李传军津津乐道,“大女儿卫校毕业后,镇里帮忙为其在长流卫生院安排了一个护士岗位,小儿子现在也在外面打散工,如今我自己的收入也不错,只要我们贫困户一起努力,大家相互帮助,相信生活会一天一天好起来。”

据了解,长流镇将长南村11户建档立卡贫困户的产业帮扶资金13万余元,采取股金的形式注入海南锦绣实业有限公司,公司筹建10亩鱼塘、10亩牧草种植基地。首批规模养殖1000头鹅、养殖罗非鱼等,公司负责销售,海口市粮食局赞助粗粮、玉米粒等饲料。扶贫基地为37户贫困户提供就业岗位和种养技能培训,有意愿而且有劳作能力的贫困户参与基地劳动管理的,每天都有80元的工钱,每个月还有180元的底薪。

成效:组织化扶贫 建立长效脱贫机制

据海南锦绣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成江介绍,截止今年11月,扶贫基地已出售了5000多斤鱼,平均8元一斤,另外我们从江苏进好的鹅苗,3个月就可以出栏,目前已经出售了1000余只,每斤14元左右,效益很好。王成江表示,年后将扩大鱼塘面积和雁鹅养殖数量,同时引进茶树菇、木瓜、牛大力经济效益高的种植品种,发展立体化多样化种养模式,开展组织化扶贫,免费为贫困户提供种养技术培训和更广的就业空间,建立长效的脱贫机制。

据了解,秀英区着力抓好产业培育就业转移,构建脱贫长效机制,2017年安排550.7万元产业扶贫资金扶持种植业36亩,扶持禽畜、家禽、渔业等养殖业4.6万余头(只),通过“企业+合作社+贫困户”等多种经营组织模式,支持和鼓励7家新型经营主体通过土地托管、土地流转、订单农业、牲畜托养、土地经营权股合作等方式,把资源变资金、资金变股金、贫困户变股民,与416户贫困户建立稳定的利益联结机制,组织化、规模化程度已达到84%。(吴一华、陈创淼)

(责编:邢丹丹、席秀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