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榔富了乡亲 万宁保定村今年格外热闹

张期望

2018年01月29日09:10  来源:万宁发布厅
 
原标题:槟榔富了乡亲 万宁保定村今年格外热闹

  年关将至,万宁市万城镇保定村鞭炮声阵阵,冲天的烟花让热闹村庄变得更加绚丽。

  “尽管离春节还有一段时间,但是我们村的人似乎想着提前过节,每天村里鞭炮声不断。”今年56岁的王北海是保定村下山村小组组长,说起鞭炮的事他倍感骄傲。尽管保定村不是万宁槟榔种植最多的村,但是该村今年有10多位村民通过种植槟榔,今年年收入超过100万。在家前屋后随便种植几亩槟榔的村民,今年收入也有三五万。

槟榔青果

  “就是这片坡地,我今年就赚了两万多。”在王北海家的后面,一片不到一亩的坡地上,种植了60多棵槟榔树。今年万宁地区槟榔价格走高,青果价格每斤在10元以上,最高时候达到12元1斤,而槟榔干果价格则高达52元一斤。按照这样的价格,他种植的槟榔每棵的产值可达到400元。“我管理还不算到位的,专业的槟榔种植户的槟榔每棵产值可超500元。”王北海说。

  在保定村,到处都是村民零星种植的槟榔,有的成片,有的则散落在房前屋后。“我们村几乎家家户户都会种一些槟榔树,所以按照今年的价格,每户村民家通过种植槟榔最少的有一万多,多的则有10多万元。”王北海说,村民有钱了,过年更喜庆了,所以鞭炮少不了。

  “这是我的新车,不错吧!”今年58岁的王义雄和王北海是同村的人,10多年前就在山根镇租了200亩地种植槟榔。除了零星种植外,在保定村很多村民通过在万宁北大、长丰、山根镇等地承包土地大面积种植槟榔。今年通过种植槟榔,王义雄赚了近200万元。槟榔采摘季还没结束,他就到海口买回了一辆30多万的新车。“我种植槟榔有20年了,今年是价格最高的一年,也是我赚得最多的一年。”王义雄说,村里像他这样的在岛内承包土地种植槟榔的村民有10多人,今年村里至少有10人年收入超过一百万的,有的甚至赚得比他还多。

  “今年槟榔价格高,除了市场行情看好外,一个重要原因是万宁槟榔产业壮大。”据万宁市槟榔和热作产业局局长林基介绍,如今万宁不仅成为岛内槟榔重要产地,而且是岛内槟榔初加工和深加工基地,形成“种植—初加工—精深加工—物流”完整产业链,成功走出一条符合万宁实际的槟榔发展新路子,促进了农业增收、农民增效。

  价格提升,不仅是种植户获益,初加工业者同样获益。今年38岁卓祥辉是万宁地区的名人,这个曾经吸毒10多年青年,戒毒后自己办起了环保槟榔加工厂,并吸纳了30多名戒毒人员就业。“我今年加工了500多万斤青果,毛利润在300万元左右。”卓祥辉称,今年槟榔价格走高,让他们这些槟榔初加工厂有了更多的利润空间。据了解,在万宁像卓祥辉这样槟榔初加工户在万宁有200多家,全市槟榔烘干环保设备达8620台,年加工槟榔鲜果产能达51万吨。

  “今年槟榔价格的提高,一个重要原因是得益于万宁大力发展槟榔深加工。”林基说,除了湖南口味王集团分别在万宁后安、东澳镇建设2家槟榔深加工厂外,今年10月,总投资1.2亿元的万宁本土首家槟榔品牌“雅利槟榔”正式投产,日均加工干果10吨以上。

  “我们本土深加工企业诞生后,从一定程度上为当地槟榔争取了定价权。”海南雅利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彭尚文称,往年万宁生产槟榔只能销售给外地深加工企业,否则根本无法形成成品对外销售,外地企业很容易联合起来形成价格垄断,掌握定价权。今年“雅利槟榔”上市后,当地槟榔除了可以销售给外地深加工企业,同样也可以销售给他们。“做为本土企业,肩负着发展壮大本地槟榔产业的责任,有责任提高本地农户种植槟榔的积极性,更应该有责任打破外地深加工企业垄断价格的局面。”彭尚文说。

(责编:陈海燕、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