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来几日 绚烂花木颜

周晓梦

2018年03月12日09:11  来源:海南日报
 
原标题:春风来几日 绚烂花木颜

早春,昌江七叉镇宝山村木棉花盛开。 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摄

野牡丹。 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黄花风铃木。 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美蹄甲。 海南日报记者 袁琛 摄

益智花开。 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通讯员 林红生 摄

3月,农业部儋州热带药用植物种质资源圃里的南酸枣发出了新叶。 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通讯员 林红生 摄

三月初春“秋意”浓。儋州“两院”桃花心木金黄色的落叶飘飘洒洒铺满了路面。 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通讯员 林红生 摄

3月,白沙阜龙乡连片的橡胶树长出新叶,在斜阳的照射下呈现出诱人金黄。 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通讯员 林红生 摄

桃花心木落叶啦,幼儿园的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玩起了落叶。 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通讯员 林红生 摄

3月的海南,藏着植物不甘沉寂的季节密语。

密语里悄悄诉说着颜色的故事:落叶金黄,芽尖绿嫩,草木葱茏,还有花开缤纷。这镀着层层色彩的故事,在30℃以上“高温”和10℃左右“寒冷”的随意切换中,交叠,各自演绎,不管不顾地打破季节之间的“楚河汉界”……

在儋州两院校园里的农林大道上,桃花心木正为那里披上黄灿灿的“衣裳”,数不清的树梢上坠着或淡黄、或金黄、或焦红的叶片,层层叠叠,飘飘洒洒。校道延长起伏,桃花心木径直而立,风一来,伴着“沙沙”声响,叶子纷纷落下,似乎落下一千片一万片细小的秋天。

这本应是秋的色彩,却在初春时节登了场,洒了漫天绚烂。

“春天落叶?这是要穿越吧?”或有北方的朋友们对此表示疑惑。然而,习惯了“春风扫落叶”的南方小伙伴早已看穿一切,粲然言道:淡定,树木脱去秋装换春装而已啦。

桃花心木带来的黄灿色彩,也落在了五指山市三月三大道上。在那里,樟树和桃花心木排成排,分别站在道路的两侧。在这个季节里,它们提前商量好了似的——“唰”地一下子,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共同完成了一幅一侧树叶蓊郁翠绿、一侧树叶金黄成片的奇特画面。

放眼望去,三月三大道上这一半是夏天那一半是秋天的景象,犹如冰激凌遇到火锅,骆驼遇到海风,一串串的歌词飘在半空。

植物的天地真是宽阔奇特啊,叶子变一变颜色,就能为人们生活染上季节的色彩。当农林大道和三月三大道上桃花心木抖落染黄叶子时,海口市中山南路一带的黄葛榕,正忙着抽新芽、长嫩叶。

一段几百米长的马路上,一棵棵树桩相似的黄葛榕,随意抽根芽、伸出一片叶,就能轻而易举地让自己在“树群”中变得独一无二——它的叶子是淡绿色的,是草绿色的,是黄绿色的,是翠绿色的,是嫩绿色的,是茶绿色的……这淡淡浓浓、浅浅深深的叶色,可要掏空形容绿颜色的词库哟。

趁着春意盎然,小叶榄仁也加入抽芽长叶的队伍。这种在海口市区内常见的绿化树种,主干笔直、形若雨伞,落叶后,光秃纤细的枝桠印在蓝天下,脉脉清晰,有股傲然不羁之气;待叶子快速落尽,枝桠上便会冒出点点芽尖,黄豆般大小,和着春风舒展,慢慢长成一树绿叶。而作为小叶榄仁的“兄弟”,大叶榄仁或许也在急着抽芽、萌出新叶,或许还在忙着抖落红色的叶片。

秋叶春花促,一树一截然。

气温“此起彼伏”中,有的树在落叶,有的树在抽芽,而有的树正在悄悄地开花。

荔枝、龙眼、黄皮等果树的小花儿你追我赶地登场,团团簇簇地缀在树冠上,似要将树变成一棵巨形花椰菜;黄花风铃木如期盛放,明媚暖绒,骄傲地绽开满树春风春意;红硕的木棉花,则跳入人们视野,欣欣然地带来一丝悸动……

此时此刻,落叶、嫩芽和花儿,重新码放了时序轮换。而你正在读报,纸上整齐印刷的花草绿叶和屋外偶来的微风,是季节在秘密私语。

(责编:卢少雄、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