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访谈共话高端:“锯齿防伪” 开启共享监督时代

2018年04月02日15:44  来源:人民网-海南频道
 

海南拍拍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明发和联合CEO刘国华做客人民网

人民网海口4月2日电(枉源) 日前,海南拍拍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明发以及联合CEO刘国华做客人民网海南频道全媒体高清演播室,就中国第三代防伪技术等相关话题与网友共享研发成果,共话创新技术改变生活的全新体验。

据了解,中国第三代防伪技术——二维码锯齿特征识别系统的运用,消费者只需通过手机扫描商品上的二维码,就可以迅速得到甄别商品真伪的信息反馈,人人可以监督售假者,人人可以参与打假。

海南拍拍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是国内第一家拥有国际知识产权的防伪企业。其自主研发的纹理防伪等技术已经获得美国、欧盟、俄罗斯、韩国、越南、澳大利亚、南非等多国发明专利。

海南拍拍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明发

全新防伪技术的诞生源于一次客户“投诉”

“第三代防伪技术,我们叫作锯齿防伪,挺有意思的。这源于我们一项发现,有一次有个客户投诉我们,说是我们印刷的产品二维码边缘有很多毛刺,不好看,要求我们改进,怎么样把边缘的毛刺削除,变得整齐。我们经过三番五次的研究,发现的确无法消除边缘的毛刺,给客户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我们的品质部门就向我请示问怎么办?我了解以后,我突然有一个闪念,我说既然消除不掉,实际上也就伪造不了,我们正好可以用它来防伪,就这样我们发现了锯齿可以用来防伪。”陈明发说。

锯齿和毛刺是个什么概念?其实就是印刷过程中油墨产生的自动扩散效应!

陈明发表示,在印刷的时候油墨是湿润的,或者油墨是水剂,当印到纸张表面的时候,在没有烘干固化之前,它还是湿的,这时油墨就会往四周扩散,从而导致文字边缘就不整齐了,不光滑了,换个角度看边缘长了很多毛刺,这是一个自然现象。这种现象叫做浸润现象,是无法避免的。

“刚巧现在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有智能手机了,如果我们用智能手机把文字拍一张照片的话,就像这样拍一张照片,你把照片放大看,就能够看到文字边缘有毛刺,包括人民币上的文字和图像,比如人民币上的冠字号,就是流水号号码,我们观众可以用自己的手机放在这么一个高度(约四指宽)拍一下。然后放大照片看就能够看到文字的边缘一定会有不光滑的毛边,这就是锯齿,这是一种无法避免的现象”。

锯齿防伪:“不可复制”但又“易于识别”

我们经常说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每个人的指纹也是不同的,就是说印刷出来的文字每一个也是不同的,或者我们写出的字每一个因为浸润力的不同而不同。

“这就相当于印刷文字也有指纹,只不过是我们叫它锯齿,从它的特征和作用来说,它相当于我们人的指纹。既然人的指纹可以被公安部门采集起来来用以鉴定人的身份的话,那么文字边缘的锯齿就可以被采集下来存储在数据库当中,将来有必要的时候,比如说我们消费者就可以用手机来查询,查验锯齿指纹是否相符,相符是真的,不相符就是假的。”陈明发说。

据陈明发介绍,锯齿防伪最大的优势就是“不可复制,易于识别”,因为从防伪这个行业来说,全世界的防伪研究机构研究了200多年,一直想探寻一种消费者易于识别,而客观上又“不可复制”的防伪技术,200多年来一直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可以说这是一个防伪界的世界难题。而这个难题通过我们锯齿防伪的发现和应用,我们把它攻克了,也就是说我们的锯齿防伪技术部攻克了200年来,防伪界的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就是不可复制,易于识别。

海南拍拍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联合CEO刘国华

刘国华表示,陈明发从事防伪技术研究近30年,有300多项防伪技术专利,他这个技术确实非常过硬。我们国家防伪行业一共有495次防伪技术评审。我们国家防伪技术标准是分四个等级:最高等级第一级是“极难复制”,第二个等级是“难以复制”,第三个等级是“较难复制”,第四个等级是一般(有防伪效果)。这495次评审中,绝大部分技术都是第三、四等级。第一个等级“极难复制”和超过国家最高标准的“不可复制”的专利技术,都由陈明发一人独揽。

“锯齿防伪技术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是实际上它有着很坚强的物理学基础。为什么?因为自从印刷术发明以来,比如宋朝毕昇发明活字印刷术到现代,整个现代印刷工业,现代印刷工业追求的一个重要的目标就是共性复制,比如印刷人民币都追求印得是一模一样的,追求的是标准化共性特征,这是整个印刷工业的努力的方向。刚才讲的油墨是液体,液体分子运动,而它的承载物,无论是纸张或者其它的材质都是固体,固体和液体之间一接触,两类分子运动就会相互作用,就会扩散。”刘国华说。

创新技术“巅峰” 只为消费者获得“实在权益”

“现在一讲到商品防伪和打假,大家都认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是认为没办法,其实不是这样的。有多方面的因素,比如说我们防伪行业,有800家防伪公司用的第一代不防伪的技术,它肯定不防伪了。只有科技改写历史,科技创新,所以消费者也不相信这个了。现在我们的锯齿防伪技术也是中国唯一获得超标的‘最高等级’(即‘不可复制’)的专利,得到国家级的专家评审认定。在实践中,我们现在有的客户已经开始用了,他确实是可以百分之百地解决这个问题。”刘国华说。

在辨别商品真假等方面,消费者作为“弱势群体”,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消费者没有一个工具在购物的时候或者消费的时候,能够验证商品的真假,简单来说消费者没有验货手段。

“当然作为卖假的人,他也不会告诉你这是假的,他肯定说这是真的,那么消费者误认为这是真的,他没办法验证,他就买回去了,这是痛点,也是消费者最困惑的,就是因为消费者没有这样一个工具,没有办法验证假货,所以假货才横行无阻。我们的观点是只要把消费者武装起来,只要品牌厂家采用我们的锯齿防伪技术,消费者就有条件鉴别真假,就可以拒绝假货,甚至举报假货,监督市场。”陈明发说。

刘国华介绍说,其实我们应用的是比较简单的,因为现在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有手机,已经使用我们技术的商品,消费者只要用手机对着二维码扫一下,大概五六秒钟就可以知道 这个商品是真是假,消费的用户体验非常好,很快速。从品牌厂家的角度来说,使用我们的防伪技术也很快,很快就可以上线,我们后台处理的能力非常强大,因为我们不仅仅是锯齿的技术,包括我们的后台图像识别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我们的机器学习技术也都很强,我们后台的处理能力非常强。我们的平台是对品牌企业客户进行服务的,各个行业,比如烟酒、食品、药品、日用消费品……,其实在不同的行业假冒都是比较严重的,同时消费者他处于弱势,他不知道。对于已经使用我们技术的这些企业,他们的商品在市场流通的时候,到消费端,消费者就可以很轻松的,现在的手机都可以,只要几秒钟,他扫一下,我们的数据中心就迅速告诉他,告诉他结果。他能够几秒钟之内就知道这个商品是真是假的,他就有了验货的能力。这其实解决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因为我们国家的造假,卖假产业链上,消费者实际上是误购假货的,处于一个非常弱势的消费端。

“过去打假,光靠执法部门精力有限,思路也需要完善。现在互联网时代,我们锯齿防伪技术的应用,让人人监督、个个打假参与进来,保障自己的基本消费权益,拒绝假货,对假冒伪劣轻松‘说不’。消费者不买了,卖家就卖不掉了,造假的没有市场了,自然也就不造了,是这个逻辑。所以,我们的新技术应用也导引打假观念和模式转变,从过去集中打击造假的思路,转到依靠广大消费者、群众路线,转到拒绝假货,监督打击卖假的思路上来。而且这不是暴力执法,不是电视上经常看到的荷枪实弹的打击黑工厂,而是一种文明的方式有力拒绝,最多叫‘软暴力拒绝’,这不仅更有效果,也有利于整个社会文明法治建设的进步,发现假货,证据确凿,该曝光的曝光,该起诉的起诉。我们的技术就要让消费者能有最佳的体验度,能够实实在在地享受该享有的‘权益’。”刘国华说。

(责编:卢少雄、席秀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