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千道一万 两横一竖是关键

万宁“第一书记”实干挖穷根

人民日报记者 魏 贺 董丝雨

2018年04月27日07:5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万宁“第一书记”实干挖穷根

万宁军田生态种养农民专业合作社。 资料图片

从2015年7月开始,海南万宁市陆续选派97位“第一书记”进驻万宁34个贫困村开展驻村帮扶,发挥党建优势,增强内生动力。

光纤拉进村,建起农产品电商平台;无人机飞上天,帮助产业规划布局;合作社建起来,特色黑山羊供不应求……两年多来,万宁实现5236户21510人脱贫,10个贫困村整体出列,“第一书记”们交出了漂亮的扶贫成绩单。

“扶贫工作千头万绪,‘说一千道一万,两横一竖是关键。’这两横一竖就是‘干’。”万宁市委书记张美文说。

“不能把自己当干部”

宽大的条纹衬衫,积灰的黑色皮鞋,见到记者时,万宁丰丹村“第一书记”李绍煦正赶往村里的养蜂场。

两年前,从省政府政务服务中心协调管理处来到这个距万宁市区有一个小时车程的偏远农村,李绍煦首先改变的,就是自己的打扮。“跟群众打交道,就不能把自己当干部。”

“第一书记”转变角色,沉下身心,村子的面貌也一天天发生改变:

来到村里一个月,李绍煦就在丰丹村委会办公室辟出30平方米的场所,拉光纤,添电脑,给村干部们排班,建立丰丹村便民服务站。低保、就业、新农合……以往去镇上才能办理的事项,村民在家门口就可办理。

第二个月,李绍煦又在村子上空飞起了无人机,利用航拍技术对丰丹村的农业产业布局、农村危房改造点等村情展开一系列摸底调查。

一年不到的时间,李绍煦挨家挨户走访贫困户,组织几十次村“两委”干部讨论,为村民建立起电商平台销售槟榔、荔枝等特色农产品,带领十几名贫困农户成立中华蜜蜂饲养场。到2016年底,丰丹村就实现了整体脱贫出列。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红星村“第一书记”刘健说,他的派出单位万宁市委办是红星村的对口帮扶单位。在万宁“三联三问三解”联系服务机制下,市委办与红星村保持密切联系,长期扶持。在市委办的沟通协调下,刘健不仅带村民去外地参观考察豪猪养殖产业,还多次请来了市畜牧局的专家,为村民们现场授课。

“‘第一书记’是实现精准扶贫的重要载体,我们不仅要让他们想干事,还要能干事、干成事,成为上下沟通的联络人、基层群众的知心人。”万宁市委书记张美文介绍,万宁建立完善了“第一书记”结对帮扶、教育培训和定期考核三项机制,制定管理办法,用制度对“第一书记”工作进行规范,组织参观培训,召开一月一次的现场交流会,“比学赶帮超”的良好氛围渐渐形成。

两年多来,万宁驻村“第一书记”争取各类资金9500多万元,实施驻点村道路硬化、农水农电改造、农房加固维修等农村基础设施改造项目139个;万宁市还先后组织2600多名党员干部深入村镇走访帮扶,解决基层群众实际问题3600多个,农村发展基础得到有效提升。

扶贫不能养懒汉

“比贫穷更可怕的事情是什么?”一位扶贫干部的观点让人印象深刻,“是一些贫困家庭‘穷怕了’‘穷垮了’,不管别人怎么帮,不愿试也不敢试。”

“扶贫不能养懒汉”。为提升扶贫“造血”能力,增强贫困户发展意愿,万宁以驻村“第一书记”和村党支部为抓手和载体,按照贫困户的需求和意愿推广发展“党组织+合作社+贫困户”扶贫模式,引导党员群众组成脱贫致富共同体,拓宽致富渠道,增强致富能力。

去年,北大镇军田村李秀昌一家的收入,几乎较前年翻了一番。他家经济状况的改变,正得益于驻村“第一书记”和7名党员带领建档立卡贫困户成立的万宁军田生态种养农户合作社。

军田村地处水库下游,属库区搬迁移民村,耕地少、居住分散,是万宁的重点贫困村。2017年以前,李秀昌是村里32户贫困户之一。一家六口人守着2亩多橡胶地,偶尔出去打零工,辛苦一年下来,往往还是入不敷出。

从2016年底开始,李秀昌加入合作社,学习黑山羊养殖和牧草种植技术,参与养殖场管理。“半年的分红就有5000多元,在合作社打工每月还能领到2800元的工资。日子越过越稳了!”2017年底,李秀昌一家成功脱贫,“新房正在打地基哩!”

2016年5月,从海南省农业厅派驻军田村的“第一书记”倪世恒,如今已经成了村民口中亲切的“老倪”。倪世恒到任后,经过调研,从省农业厅申请到产业项目资金550万元,扶持军田村发展生态黑山羊养殖产业。

起初,贫困户并不理解:为什么不直接发钱?本来地就少,再拿出土地养羊,我们拿什么生活?我们没有养羊技术,万一养不好,怎么办?我们本来家庭就贫困,养羊的风险谁来承担?

倪世恒三番五次上门做工作,同时充分发挥党员干部带头作用,变传统的“合作社+贫困户”扶贫为“党员+公司+合作社+贫困户”扶贫。一方面,由村里7名党员带头,管理合作社。另一方面,村里引进专业的养殖公司,合作社提供生产基地及520只种羊给公司运营,经营管理、技术管理、饲养成本等均由公司承担,贫困户参与各个生产环节。这样,有党员干部示范带头,大家既学习了技术,又不用承担风险。

2016年8月,军田村所有贫困户一致同意加入万宁军田生态种养农户合作社。当年每户就获得分红5355元。除分红外,贫困户还可以到合作社打工挣钱,也可以利用自家田地种植优质牧草提供给合作社,每亩牧草每年收入超过7000元。在合作社的带动下,到2017年底,军田村32户155名建档立卡贫困户已经全部实现脱贫。

近两年来,万宁驻村“第一书记”指导成立农民专业合作社77个,发展特色种植6008多亩,专业养殖户1313户。2017年,仅北大镇18家合作社就实现分红95.62万元。

扶贫先扶“智”和“志”

“‘第一书记’驻村,除了找门路、筹资金、帮技术之外,更重要的是帮思想。”万宁市扶贫办主任吴亚和说,变“要我脱贫”为“我要脱贫”,扶贫工作才能真正常态化、效益化。

从2016年底开始,海南在全省开播脱贫致富电视夜校,固定频道固定时间开课,行业专家、致富能手及优秀帮扶干部讲政策、教技术、出点子。为了让电视夜校效果最大化,万宁在全市12个镇全部设立夜校分校,207个行政村设立夜校教学班,扩大电视夜校的普及范围,调动贫困户收看节目的积极性,确保效果落到实处。

这两年的电视夜校,72岁的岭头村贫困户黄春容几乎一堂不落。每到电视夜校播出的夜晚,村委会班子成员和致富带头人总会开车接送路程超过2公里的贫困家庭人员来听课。此外,还给参加电视夜校的贫困户们安排奖励互动环节—收看节目后的讨论过程中积极回答问题的就能获得大米、雨伞、洗发水等奖品,活跃学员还将登上村里的“夜校光荣榜”。

“我们是固定课堂+流动教学+下单式服务!”万宁市北大镇党委书记文万会说,省上统一内容播放结束后,北大镇各村委会根据贫困群众实际需求和反馈,邀请相关领导专家现场授课、带领贫困群众赴外地参观学习。“贫困户愿意‘点菜’了,决心和干劲提起来,脱贫就真正有了内生动力。”

“琢磨致富门路、讨论各种技术的多了,整天游手好闲、喝酒打牌的少了”。2017年,万成镇联星村三角梅种植合作社负责人文盛飞,受到电视夜校的启发,争取万宁市文体局支持,在村上的三角梅培育基地建起了农家书屋,定期开展书法学习班、读书会、朗诵会……乡村的文化氛围日益浓厚。

张美文对记者表示,2018年,万宁还面临10590人脱贫攻坚任务,“我们将进一步建立把帮扶政策与贫困群众参与情况挂钩的正向激励机制,真正做到摘帽子、拔根子、找路子,让贫困户过上好日子。”

《 人民日报 》( 2018年04月27日 19 版)

(责编:卢少雄、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