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生育政策逐渐放开 怎么能有效“催生”?

陈颖

2018年08月15日08:20  来源:国是直通车
 
原标题:中国生育政策逐渐放开 什么措施能有效“催生”?

  一张邮票泄露了大秘密?

  中国邮政将于2019年发行的己亥猪年邮票图案是两只大猪带着三只小猪。有外媒猜测,这是中国即将开放三孩政策的预兆。

  政策走向能不能从邮票上看出来,不太好说。但是从“双独二孩”到“单独二孩”,再到2016年实施“全面二孩”,中国生育政策逐渐放开。加上日前各地真金白银的补助补贴,可以看出,对于鼓励生育,从国家到地方,都会越来越下本。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

  着什么急?

  催生无非是因为生得少。数据显示,从2000年至今,中国生育率一直保持在1.5-1.6 之间,属于严重少子化。

  生育率低怎么让人这么着急?对于普通民众而言,生育率下行带来的最让人心惊的数字,就是抚养比;最揪心的问题,就是养老金。

  2017年全国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的参保人数3.53亿人,其中在职参保人数2.59亿人,领取待遇的退休人员9460万人,总抚养比是2.73:1,即2.73个劳动力抚养1位退休老人。

  这个数字看起来也还好?但是具体到每个省份,情况已经比较严峻。黑龙江的抚养比为1.3:1,几乎快到了1人养1人的程度。随之而来的是养老金缺口,据人社部数据,黑龙江2016年养老基金结余为负数。

  2010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劳动年龄人口,也就是15-59岁人口,到2010年达到峰值,之后就从正增长变成了负增长。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曾表示,中国人口红利的已经消失。劳动力短缺,过快的资本替代劳动导致资本回报率下降。现在不差钱,却找什么项目都赚不到多少钱。这就是总体资本回报率下降,在所有行业中的一个基本表现。

  以邻为鉴

  生育对于一国经济的影响会有多大?这从国际上的前车之鉴就可以看出。

  虽然中国对于自己目前的生育率已经挺着急,但是还急不过东亚老邻居——日本。有数据显示,日本目前的出生率只有1.4%,基本已经达到了历史最低。如果这种情况得不到缓解,那么到了2050年,日本的总人口可能只剩9800万,而65岁以上的老人就占到45%。

  2018年4月,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警告称,由于日本家庭储蓄率下降、税基缩小以及社会福利支付成本上升,日本的GDP增速也在缩小。日本不管短期还是长期都面临较大的信用挑战。

  人口结构与生育率给日本带来了经济、社会等一系列令人头疼的问题。而与此相反的,是中国的南亚老邻居——印度。

  在文化和旅游方面,中国民众对于印度的认识或许还不及日本,但印度有一点一直被中国股民津津乐道,那就是长达十年的牛市。印度孟买SENSEX指数8月13日开盘为37869点,这个数字是十年前的四倍。

  有机构分析,印度股市涨得这么好,归根结底还是经济好。今年7月,世界银行2017年各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排名显示,印度以2.597万亿美元的GDP超越法国,成为全球第六大经济体。

  同时,印度经济发展的马达还在越转越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在家庭支出和税制改革的推动下,印度2018年经济增长率将达到7.4%。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国2018年GDP增长预期目标为6.5%左右。

  漂亮数字的背后,是一个年轻的印度。数据显示,目前印度人口年龄的中位数仅为27.6岁,据世界银行估计,2010年至2030年间,印度15岁至59岁人口将增加至2亿多人。

  年轻而低廉的人力配合科技与营商环境方面的政策引来了外资,据彭博,印度企业2018年整合、并购的交易额达976亿美元。

  如何催生?

  衰老的日本和年轻的印度是中国“三人行”必有的老师。然而道理归道理,具体到政策落地,怎样的措施才能有效“催生”?

  每逢春节,不少自媒体都会生产一些攻略,教年轻人如何怼回七大姑八大姨的催生言论。对于一家,年轻人自己力不能及或者长辈催不得法,就容易引起态度反弹。而对于一国,也是如此。

  今年1月,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2017年二孩数量进一步上升至883万人,比2016年增加了162万人;二孩占全部出生人口的比重达到51.2%,比2016年提高了11个百分点。然而,2017年出生人口比上年有所减少,主要原因是一孩出生数量下降较多。

  按下葫芦浮起瓢,二孩多了,一孩却少了。这说明,除了开放生育数量,还需政策组合拳配合施行,否则生育率仍然难回升。

  广西师范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王修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取消一孩政策限制的同时,更应降低生育成本,改善生育预期,让正常的生育观念逐步回归。从幼儿园到高中阶段的教育资源配置,就业和失业保障,降低家庭税负,健全养老保障,住房改革等,需要系统推进。

  今年6月,辽宁省政府印发《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率先提出“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减轻生养子女负担”。在“可以生”的基础上做到“更好养”,今年以来,更多省份正在这条路上逐步探索。

 

(责编:陈海燕、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