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鸡”游戏改变着他们的人生

刘佳璇

2018年08月23日16:01  来源:新华社
 
原标题:游戏改变着他们的人生

  家里人还不太清楚他和队友们拿下的世界冠军具体代表什么,但是在朋友圈转发了他们夺冠的新闻,说:“这是我家的小孩。”

  2018年8月11日,电子竞技项目中国代表队队员在亚运会出征仪式上亮相

  2018年7月30日凌晨,一个从德国柏林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传来的消息,点燃了国内为此坚持守候的“吃鸡”玩家--经过两天八场的厮杀,来自中国的OMG战队赢得了PGI《绝地求生》世界邀请赛(简称PGI)的FPP模式冠军。

  《绝地求生》是当前全球最热门的游戏之一。此次由《绝地求生》开发公司蓝洞举办的全球性官方赛事,汇聚了各赛区选拔赛晋级的20支世界顶尖战队,共同争夺大赛200万美元奖金和至高荣誉。

  OMG战队指挥廖良光代表团队将那句“China No.1”喊出了口,可对于夺冠还有些“懵”。激烈的比赛一结束,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廖良光脑袋一片空白,和团队吃饭庆祝,队友看他话都变少了,笑他:“像个幽灵。”

  通过电子竞技,他们的梦想和一个时代的潮流裹挟在一起。从业余玩家变成职业选手,从“叛逆少年”变成“为国争光的冠军团队”,游戏,正在改变他们的人生。

  “因为游戏挨过打”

  廖良光生于1993年,17岁时,因为喜欢五月天《知足》里的那句歌词“怎么去拥有你的笑容”,又因为自己笑起来有酒窝,他开始在网络世界使用“笑容”这个ID。

  现在,这个ID有了“PGI冠军团队指挥”的光环。

  从柏林回到上海后,OMG俱乐部给这次出征的4位队员放了假,廖良光飞回家乡广东。一些不熟悉的家中亲朋来找他合影,廖良光第一次接到粉丝之外的人提出的合影请求,感到有些奇怪。

  家里人还不太清楚他和队友们拿下的世界冠军具体代表什么,但是在朋友圈转发了他们夺冠的新闻,说:“这是我家的小孩。”

  在小城中,真正了解电子竞技的人是少数,大部分人搞不明白,这个曾经的叛逆少年怎么可以玩游戏玩出个世界冠军。

  那个成为“笑容”之前的廖良光,曾因为玩游戏挨过打。

  八九岁时,廖良光跟随父亲从广西迁居到广东河源。也是在这个时候,廖良光第一次接触了游戏--那是同学给他打开的CS1.5,一款几乎所有游戏爱好者都知道的射击类游戏。

  在那之后,廖良光接触了不少同类型的游戏,同时也成了一个让家人有些头疼的孩子。

  他会偷偷跑到网吧,和父亲上演“猫捉老鼠”,父亲把他揪回来,生气时用晾衣架打过他。

  “不听话,不好好读书,沉迷游戏u2026u2026”家人的责备里,多少带着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廖良光对《瞭望东方周刊》说,他自认为是个有点孤僻的人,尤其是少年时,亲生母亲离世早,身边的朋友也很少。但是,游戏是现实生活之外的另一片天地,通过游戏,他用“笑容”这个ID,交到了很多朋友。

  廖良光后来进入了一所计算机及应用技术学校,19岁中专毕业之后,就开始工作了。

  游戏一直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20岁到23岁时,他在玩《英雄联盟》,与此同时,爱好者观赏游戏的平台从“游戏风云”这类电视台转向网络直播平台,廖良光也喜欢看。

  在廖良光关注的《英雄联盟》主播里,有人在玩一款生存射击类游戏《H1Z1》(中文名“生存王者”)。《H1Z1》将故事设定在一个世界末日的背景中,玩家身处受到病毒“H1Z1”侵蚀后的残破城市里,作为幸存者踏上求生之路。

  廖良光喜欢《饥饿游戏》这类电影,在绝境中求生存的游戏设定,像是映射着当时他孤军奋斗的人生,对他充满了吸引力。于是他也开始玩起了《H1Z1》。

  2017年3月,廖良光发现一款同类型的游戏《绝地求生》正在测试,在《绝地求生》里,玩家需要在游戏地图上收集各种资源,并在不断缩小的安全区域内,对抗其他99个玩家,让自己生存到最后。

  刚接触《绝地求生》时,玩到最后关头,廖良光的心会跳得很快。“这并不是那种传统的一对一对抗,在100个玩家里,你活下来了,才是真正的赢者。”

  半年后,廖良光的人生因为《绝地求生》而出现了转折。

  “不做职业选手,也许就是宅男”

  “如果不做职业选手,我现在就是一个宅男,每天上班,下了班打打游戏,然后休息。”从中专毕业之后,廖良光在酒店负责过西餐酒水,也在酒吧和网吧工作过,薪资都不是很高。

  在电竞圈里,大家不叫他廖良光,而用他的ID称呼他--笑容。

  渐渐地,笑容在《绝地求生》的国内玩家里有了名气--他在2017年一个很长的赛季里,拿到过《绝地求生》亚服(亚洲服务器)第一的成绩,成为了职业选手之外的“路人王”。

  通过《绝地求生》,笑容结识了上海的电竞职业选手王老虎。当时,王老虎已经效力于OMG俱乐部,很欣赏笑容的实力,恰巧OMG俱乐部正在招《绝地求生》的职业选手,便问笑容要不要来试一下。

  家人的第一反应是:“是不是被传销公司骗了?”笑容解释:“电子竞技是正规的职业,我已经工作过5年,有判断能力,也有自己的生存能力。”

  “职业选手有很高的收入,也能带来知名度,还可以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追梦。如果做原本不喜欢的工作,吃着苦,也不开心。所以我选择了做职业选手,而不会继续朝九晚五地上班。”笑容说。

  2017年9月,笑容前往上海参加了OMG俱乐部的试训。

  第一次踏入OMG俱乐部时,笑容有点“心慌”,俱乐部的装潢很有未来感、科技感,部门设置也齐全正规。“我以前理解的俱乐部,都是租个房子,选手在这个房子里打游戏,教练也住在这里,阿姨煮饭给你吃。”

  一个多月的试训结束后,笑容成为了OMG俱乐部的正式选手。

  做了职业选手,意味着玩游戏不再是消遣,而是成为安身立命的本事。

  在玩《英雄联盟》时,笑容看过很多《英雄联盟》的大比赛,对职业选手的认知,是“他们用自己的实力获得了认可和追捧”。

  但是,最初成为职业选手时,笑容和队友们大多都是“默默无闻”的类型:“跟想象不太一样。但其实也很正常,《绝地求生》是一款比较新的游戏,而且电子竞技是当你有成绩了,才有人知道你、认可你。”

  “像齿轮,磨合得越来越好”

  笑容现在的三位队友中,只有小海一人此前拥有职业电竞经验,他曾在另一家俱乐部专攻“守望先锋”。

  队里年纪最大的BT,原是一名国企员工。在进入OMG俱乐部之前,笑容已经认识了他。2017年夏天,BT曾因工作的原因“消失”了一段时间,BT回归不久后,笑容已开始了职业电竞之路,便把BT也推荐进了俱乐部。

  队里年纪最小的小狮子(lion KK)在迈出职业之路时并不顺利。笑容想把天赋和实力极高的小狮子拉进俱乐部,但家人反对他放弃学业做职业选手。

  与此同时,电竞行业正在迅速扩张,有些刚成立的俱乐部想要争取到小狮子。笑容劝小狮子要谨慎甄别:“不要误入歧途,去小地方会耽误你的,那些刚成立的小俱乐部,可能老板一不开心就解散了。”

  在OMG俱乐部和队友的积极争取下,小狮子突破了阻力进入OMG。如今,他被称作“全球第一枪K神”,在此次PGI的赛场上,他以34个击杀及243:32的存活时间,获得击杀王及生存王双料MVP。

  参加PGI,并不是OMG这支《绝地求生》战队第一次踏入国际性赛事的赛场。2018年3月,他们首次出国打线下比赛,参加PGL春季国际邀请赛,这场比赛汇集了16支国际战队。

  在比赛前的训练赛里,队员们感受到了欧美队伍的强劲,也在训练赛结束后复盘时,有过激烈的争论。

  而在正式比赛第二天的一局比赛中,有队员起了几句言语上的争执,“最后一局拿了第二名,打完后气氛不是很好,大家都知道。”

  回到酒店后,战队教练脱脱找到队员聊天开导,大家聚在一起,把藏在心里的别扭、实力没打出来的憋闷都说了出来。打开了心结,队员们继续认真比赛,在这次比赛中拿了第五名。

  “我们都是一路吵过来的,但是我们都会互相包容、理解、道歉。”笑容说。

  笑容和小狮子曾经也有过激烈的争吵,吵到两个人“差点都不想打职业”。争吵后,他对小狮子说:“对不起,你还记得当初我拉你来打职业的时候吗?”两个人聊了很久,和解如初。

  “就像齿轮,磨合得越来越好。”笑容认为,争吵也是团队磨合的必要过程,心里不存“疙瘩”,形成对彼此的信任,才能打出更好的配合。

  做职业选手之后,对于笑容来说,《绝地求生》的魅力也不再停留在“独自一人求生”的刺激感中,“我很喜欢团队合作的感觉,享受跟朋友们一起获得胜利的喜悦。”

  “这是一个团队游戏,要为团队奉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如果总跟队友u2018抢人头u2019u2018抢荣誉u2019,这样的队伍是无法拿到好成绩的。”笑容说。

  2018年7月29日,德国柏林,2018《绝地求生》全球邀请赛现场

  “我们早就想说这句话”

  笑容的老粉丝往往是之前在直播平台上认识他的。在PGI夺冠之后,他的粉丝变得多了起来。过去,笑容会看每个粉丝的私信,但是现在有些看不过来了。“我曾经孤僻,但现在想照顾到每个支持和喜爱我的人。”

  一般而言,电竞选手的收入来源有三个:俱乐部的薪资、比赛奖金和做直播获得的收入。

  OMG电子竞技俱乐部CEO陆文俊对《瞭望东方周刊》透露,OMG俱乐部的普通主力战队选手年薪是二三十万元,明星选手可以上百万元,替补或陪练的训练生,一年的工资基准是10万元以内。

  笑容坦言,除了出于热爱,他也想通过做职业选手来改善家人的生活。他有两个弟弟,最小的弟弟还在学龄前。

  “我二十岁出头时,工资很少,自己也需要花钱,就没钱给家里了,不是一个孝子。但如果我现在赚得多一些,就可以寄给家里。”笑容说。

  对于电竞选手来说,参加国际性赛事并斩获佳绩和参加普通比赛不同--除了能为自己赢得奖金和更多粉丝之外,还有更宏大的意义。

  “只要有机会参加这样的国际性比赛,选手一定会带着为国家争荣誉的情感去打比赛。”陆文俊说。

  柏林的赛场上,第一天的比赛中OMG战队拿下了800多分的高分,漂亮的开局让观赛的中国电竞爱好者兴奋不已。

  队员们彼此鼓励:“第二天好好打,守住优势,拿下冠军!”那天晚上,他们都没睡着,影响了第二天最初的比赛状态。但到了当日第三局,他们分析了战况:只要稳定发挥,冠军就能拿到手了。

  比赛时,笑容和队友们隔着耳机,第一次听到了那么多观众为他们加油助威的声音。现场的观众里,有人用手机屏幕打着滚动的字幕:China No.1!

  “很多中国玩家的心里都想说出来这句话。”OMG队员们在参加2018年3月的PGL春季国际邀请赛时,就已经想着,有机会一定要说出“China No.1”。

  打完PGI上FPP模式的最后一局,笑容和队友知道夺冠成功,他们商量好,在台上要一起喊出来这句话。上了台,战队成员都很激动,脱脱站在笑容的身边,对着他耳朵提醒了一句:“China No.1!”当主持人把麦克风递给笑容时,这句话,从他嘴里脱口而出。

  下了台,有观众来找队员们合影,有的是特意从欧洲其他国家赶来观赛的中国留学生,有的是支持OMG俱乐部的海外粉丝。

  “我这才知道,有很多国家的人都过来为我们加油。你打得好,国外玩家也会认可你的实力、为你加油,这就是电子竞技的魅力。”笑容说。

  “目标是拿下所有第一”

  笑容是战队中的指挥,负责游戏全程的战术安排,他在比赛中表现出的对游戏地图的熟悉、心态的沉稳让虎扑论坛上的网友印象深刻,他们评价笑容是“最强大脑”“世界第一指挥”。

  “其实平常训练中,战队的数据分析师和教练对我战术能力的提升很重要。”笑容说。

  陆文俊描述了OMG俱乐部里每个战队的大致配置:根据战队情况,设置分部经理,同时配置教练团队、负责管理和后勤的领队。

  选手的日常训练,一般从下午1点半开始,午夜12点结束,下午和晚上都会安排训练赛。除了这些时间,选手们也会自己加训。

  在比赛中,因为不能和分析师、教练沟通,笑容和队友们则要凭借训练的积累,在赛场上灵活应变,彼此配合。“队友们会给我提供很多信息,他们也会提出一些战术建议,最终由我拍板。在比赛激烈时,队友也可以做临时性的指挥。”

  长时间的高强度训练,让小海和小狮子有了一些伤病。电竞选手的职业病不外乎肩颈痛、腰椎痛和腱鞘炎,这来源于久坐和高频率的手指操作。

  和传统体育竞技一样,做职业电竞选手,被认为是吃青春饭。笑容25岁,BT已经28岁,这在职业选手中都算年长的。

  “我知道现在有很多年纪很小的人来打职业赛,他们可能有点实力,但是心并不在荣誉上。有些人可能为了钱,有些人可能是为了吸引异性。”笑容说,他和BT都觉得,“年纪不小了,还能u2018打职业u2019很珍惜,也会更谨慎地对待职业生涯。”

  OMG绝地求生战队领队瓶子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选手职业周期和年龄层的关系并不大,更重要的是对职业的态度和对外界的抗压能力。

  “如果选手能保持身心健康、良好状态,职业寿命可以是十年八年。但如果长期处在大型赛事高强度的训练压力下,影响了身体,职业寿命难免会缩短。”瓶子说。

  笑容和队友感觉,自己作为职业选手的路还很长。“《绝地求生》是新项目,我们的目标是拿下所有赛事的冠军,这并不是狂妄,因为我们打所有比赛都是冲着冠军去的。”

  在PGI夺冠那晚,笑容看到多家主流媒体的官方微博都在祝贺OMG战队。他也看到了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关于举办2018年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的通知》,其中《绝地求生》被列入表演赛。

  笑容说:“以后还会组建起电竞项目的国家队,我感觉社会对电子竞技这个行业越来越认可了。”

  不过,如果再重来一次,25岁的笑容并不希望十几岁的廖良光逃课去网吧。“不要逃课,不要沉迷游戏,好好上学。读了大学可以保持这个爱好,能力强也有机会去u2018打职业u2019。那时候太叛逆,希望现在的孩子不要和我们当时一样。”

 

(责编:李浩蓉、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