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一分钟麻醉一小时 麻醉师为生命护航

2018年11月02日01:18  来源:人民网-海南频道
 

人民网讯 近日,海南省第三人民医院麻醉科蒋良富医师在无痛胃肠镜治疗室遇到一位卡鱼骨的老太太。老人今年60岁,脸上的表情焦急痛苦。家人说她11小时前吃鱼的时候突然觉得胸前一阵强烈的刺痛和哽噎感,再也吃不下任何东西。家人急忙送她来到海南省第三人民医院,经影像学检查确定为一枚粗大的鱼骨卡在食道,需要尝试在胃镜下将鱼骨取出,因为老人家刚刚吃过饭,决定在禁食禁饮8小时之后再进行胃镜取出。

蒋医生以前也配合过很多食道异物取出患者的麻醉,也就是大家说的“无痛胃镜”,有着比较丰富的经验。但眼前这个患者显然有些特殊。首先她脖子短,且颈部前面有一道甲状腺手术疤痕。跟家属了解得知,她患过甲状腺肿瘤,但时间太久了,只记得肿瘤体积比较大。手术疤痕挛缩可能引发气道狭窄,压迫等气道问题,导致麻醉过程中通气困难;其次,鱼骨比较大,处在食管第二个狭窄处,位于体内最粗大、压力最高的动脉-主动脉弓旁边仅仅3毫米处,取鱼骨的过程中,如果患者体动或主刀医师稍有不慎就有刺破主动脉大出血的可能,甚至会危及生命;最后,患者还有双肺炎症,最近有咳嗽咳痰,术中麻醉和手术操作极容易造成咽喉部刺激,导致喉痉挛、血液氧合差,但目前情况不允许控制好炎症再进行异物取出术。

意识到该患者比较危重,蒋医生和消化内科主治医师、主刀翁国武医师协商,胃镜室全麻风险极高,是否考虑清醒状态下手术,或者考虑到手术室进行胃镜下异物取出术,并请心胸外科医生协助做好随时开胸止血的准备(既往需麻醉的此类高危患者都选择了后者)。但翁医生表示异物比较大,清醒下取出担心患者难以配合,稍微一动就可能刺破食管壁和主动脉;而取鱼骨并不困难,可能几分钟就完成,进手术室会消耗大量人力物力时间精力,是否必须?讨论无法定夺,蒋医生请来了上级徐夏主任医师。徐夏主任医师反复阅读CT影像,最终确认鱼骨没有突破食管肌层,说明可以尝试于胃镜室全麻下行异物取出术。徐夏主任医师与蒋医生进一步分析病情并作出如下应对措施:CT影像学显示气管无明显的狭窄,表明手术疤痕并没有对气道产生明显的影响,但考虑到患者脖子短粗、双肺炎症,也应该视为可疑困难气道处理,准备好紧急通气的各种设备,包括口咽通气道、喉罩、气管插管包;对于可能的大出血意外,叮嘱护士开放了两条外周静脉通道,并做好开放中心大静脉通道的准备,备好足量的液体;给患者鼓励和安慰,详细告知需要配合的步骤;与翁医生进行沟通交流,了解手术操作的时程、关键步骤等,以增进配合。

细致周全的准备完毕,蒋医生注入麻醉药物。患者入睡、生命体征平稳、麻醉深度足够后,翁医生在上级医师、消化科曾俊涛主任医师的指导下,开始由口腔置入胃镜,进入食道。镜下大家清楚地看到,这是一枚鱼头上的骨头,三角形,三个尖端都卡在食道壁,最尖的角已经深入到了食管的粘膜层。鱼骨卡得比较牢固,用力不足难以取出,而用力过大很有可能会撕破食管黏膜甚至划破邻近的主动脉。凭着丰富的经验和精湛的技术,翁医生在1分钟之内终于将鱼骨取出,而食管壁未见明显的裂痕和出血。看着弯盘内这枚鱼骨,全场所有人表示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鱼骨异物。手术成功了,但是,由于手术操作的刺激,麻醉药物对呼吸系统的抑制,以及患者本身存在双肺炎症,患者的血液氧合受到影响,血氧饱和度开始迅速下降到85%。徐夏主任医师和蒋医生利用气道工具进行辅助通气,很快将血氧饱和度恢复到了95%左右。10分钟后,患者睁眼,应答,自诉胸前很舒适,刺痛感和哽噎感消失,全程舒适没有任何痛苦,无任何不良反应和并发症。徐夏主任医师和蒋医生终于舒了一口气,守护患者一直到老人完全清醒返回病房。

此次取鱼骨手术过程仅仅1分钟,而麻醉前评估和准备足足用了30分钟,麻醉实施、复苏和观察过程也足足用了30分钟,真可谓手术有大小,而麻醉无大小,均为高风险。手术解决疾病,而麻醉工作是为手术创造便利条件、为患者生命保驾护航,麻醉医师是默默无闻的功臣,是保障生命安全的勇士。正如徐夏主任医师所说:“麻醉医师评估病情、制定方案、临床操作时,不仅需要魄力足、胆子大,更需要心细如发,有麻醉医师的共同参与才能制定出最适合患者需要的手术麻醉方案,才能最大限度的保护患者的利益。”(刘莉、许静红)

(责编:刘瀚涛、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