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超博士:“全能神”是冒用基督教发展起来的邪教

厉洁

2018年11月04日13:55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原标题:黄超博士:“全能神”是冒用基督教发展起来的邪教

黄超

  最近,中国反邪教网就邪教“全能神”问题,专访了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副院长、副教授、哲学博士黄超。以下黄超博士的主要观点:

  “全能神”是冒用基督教发展起来的邪教。

  “全能神”的头目赵维山,最早就是个基督徒。“全能神”篡改了《圣经》里面的核心教义,比如说基督教里面强调三位一体、强调耶稣,“全能神”认为耶稣已经过去了,新时代出现一个“女基督”。实际上,“女基督”是赵维山自己捧出来一个偶像。

  邪教不是宗教。对于邪教的界定,最主要的不是从宗教教义层面。我们注重邪教的违法犯罪行为,而且是带有群体性、持续性的行为。“全能神”有很多邪恶行为,我们再把邪教违法犯罪行为与教义进行关联性研究。

 

  邪教“全能神”破坏家庭。

  我到农村偏远地区做社会调查,发现“全能神”对家庭破坏很大。在一个小县城,我们发现20多个成年男子跑到当地政府找自己的老婆。他们说“全能神”把他们的老婆骗出去了,离家出走,有的是半年,有的是一年,有的甚至是几年,家庭破裂。他们非常痛苦,想寻求政府的帮助。

  母爱是非常伟大的,但是“全能神”把母亲对子女的爱去除掉了,通过一种很极端的方式,通过断绝子女关系、父女关系、母女关系的方式,把母亲(妻子)骗出去,参加邪教。

  “全能神”特别重视敛财。

  敛财几乎是所有邪教共同的特点。邪教“全能神”特别重视敛财,它的资金流动都是以现金的方式,他们不存在银行,通过一个一个点把现金集中,通过黑社会洗钱的方式,转移到境外。

 

  “全能神”鼓吹世界末日,制造恐怖气氛。

  2012年12月21日是“全能神”邪教渲染的“世界末日”。我们在调研过程中,当地老百姓讲了一个案例。在一个小镇,到晚上半夜12点,有很多“全能神”人员挨家挨户敲门,说2012年某一天世界末日就要到了,世界一片漆黑。“全能神”制造了很大的恐怖氛围,导致那个小镇里面所有的蜡烛被卖光。可以想象到当时小镇居民的社会恐慌情绪。

  以上是对于社会层面来说。具体到对个人层面来说,是非常极端的。

  宗教也讲“末世论”,但是不会指出世界末日是哪一年哪一天。“全能神”邪教把末世论极端化,直接预言世界末日是哪一天。这样的话,信徒就产生了很恐怖的感觉。“全能神”利用这样的恐怖来控制邪教信徒,说只有信“全能神”、信女基督,才可以获得诺亚方舟的船票。当然,购买诺亚方舟的船票是很贵的。

  把世界末日极端化,制造恐怖气氛,是邪教“全能神”对信徒进行精神控制一个很重要方法。

  有一个中学生,因为他奶奶信“全能神”,相信世界末日马上就到来,认为他上学没有任何意义。受其奶奶影响,这个中学生就辍学,参加“全能神”传教活动,基本上把学业放弃了。

  “全能神”的“过灵床”极大地伤害社会伦理道德。

  在“全能神”里面有一个说法,叫做“过灵床”。从我了解的案例来说,基本上就是一种淫乱,极大地伤害社会伦理道德。“全能神”非常强调这个东西,利用这样的手段吸引与控制核心骨干成员。

  加入到邪教组织里面去,你想行使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是不可能。

  在现代社会,宗教信仰自由是所有宗教认同的,但是邪教不认可。邪教从来不把宗教信仰自由作为遵循原则。

  在宗教信仰自由、保护人权方面,邪教执行的是双重标准。邪教拿宗教信仰自由作为幌子,来寻求制度的保护,但是自己又通过各种方式破坏,甚至敌视宗教信仰自由制度。你如果加入“全能神”邪教,要跳出来,应该说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加入到邪教组织里面去,你想行使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是不可能。

  所以,从各个层面来说,“全能神”不是宗教。我们打击邪教、防范邪教,根本的出发点就是要维护人权、维护宗教信仰自由。

  “全能神”暴力色彩非常浓厚。

  在国内,“全能神”暴力性是比较典型的。邪教敛财、骗色,但是“全能神”邪教在发展过程中,暴力色彩非常浓厚。

  我接触到一些案例,信徒要想脱出,“全能神”对他们有非常严重的暴力对待。曾经有这样的案例,有人想从“全能神”里退出去,“全能神”首先语言恐吓,要把家庭怎样怎样。这个信徒因为了解“全能神”有很多暴力案件,非常害怕这样的事件发生在家庭里面,最后被迫自杀。另外,在传教过程当中,如果有人反对他的教义,说“全能神”是邪教,它们对于这样反对的人,也是采取暴力手段。曾经在一个农村,有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因为在公众场合说“全能神”是邪教,就被他们拿着棒子袭击,打倒在地。甚至“全能神”邪教把退出来的人右耳朵割掉。

  警惕“全能神”在农村传播。

  在农村,“全能神”很难直接向年轻人传教,因为年轻人科学文化素养都已经极大提高了。但是他通过另外一个渠道,老年人,像奶奶、姥姥信“全能神”,再通过老人拉小孩子的方式,向年轻人传教,这是我们要注意防范的。

  “全能神”在传教的时候很“聪明”,当地老百姓有什么需求,他就怎么说,你想听什么,他就说什么。到一个新地方发展,“全能神”首先要拉住当地的老年妇女,因为这些人文化水平不高,她们不可能去读《圣经》,所以他们说什么,别人就信什么。

  在这个过程中,“全能神”隐瞒自己的身份,自称是依据《圣经》传教的,但是它们的核心教义与《圣经》相违背。“全能神”邪就邪在这里,冒用宗教。

  最初,很多人误认为“全能神”是正统宗教。它在传教的时候,非常诡异,它到一个地方去的时候,别人根本不知道它是什么。他们先跟人把关系搞好,给一些小恩小惠,再进行传播。这些人接受了邪教的教义,反过来排斥基督教,认为基督教的东西已经过时了。

  预防邪教要加强国际合作。

  我参加过一些国际学术会议,无论是西方宗教,还是华人教会,对“全能神”都非常反感,他们普遍反对“全能神”。主要原因,基督教传统教义是三位一体的上帝,但是“全能神”推出来“女基督”,认为历史上的耶稣已经过去了,现在他们唯一真神就是“女基督”。这一点,对我们打击邪教“全能神”很有利,要突出“全能神”与基督教的差异。

  在国际社会确实出现了“新兴宗教”运动,一些很知名的国际邪教问题研究专家,认为邪教与“新兴宗教”有因果关系,但反对把邪教界定为“新兴宗教”。我个人也是非常赞同这个观点。

(责任编辑:辛木)相关阅读·“全能神”教主的“邪性”剖析2018年08月15日 21:00·“全能神”违反了法律的哪些规定?2018年08月14日 08:23·邪教“全能神”编造“神迹”蒙人2018年08月10日 10:28

(责编:李浩蓉、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