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小号手 后来的邪教头目

2018年11月06日13:49  来源:凯风网
 
原标题:老班长:小号手李洪志

  访谈文字实录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新一期凯风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晓玲。今天,我们请来了“法轮功”头目法轮功头目当年在武警森林总队宣传队服役时的老班长李庆元。李叔叔您好!

  【李庆元】主持人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是什么时候认识法轮功头目的?他又是怎么进入咱们武警森林总队的呢?

  【李庆元】我认识法轮功头目是1972年,当时森警宣传队在搞人员调整,需要小号演奏员。经别人推荐,知道法轮功头目有这个特长,就把他招进来了。一直他是在乐队班,是名普通战士兼演奏员。我当时在演员班当班长,和他是两个班,当时还不是他的直接领导。但是,我们朝夕相处,隔壁就是他的房间,这边就是我的房间,每天在一个食堂吃饭,一个排练厅排练,一起演出,就是非常非常接近,非常非常熟悉了。

  【主持人】那么,可以说他对您来说是一个老熟人了。您觉得他当时在队里表现怎么样?

  【李庆元】应该说法轮功头目在我们部队表现的还是不错的。小号的演奏水平不算特别好,但是业务还算过得去,日常表现中规中矩,和其他青年差不多,也很勤快,也很好学,好人好事也经常做。比如说早晨起床打扫卫生,擦楼道,他都干,也算个进步青年。

  【主持人】当年的青年为了要求上进,会写一些思想汇报,他写过吗?

  【李庆元】当然,作为我们当时宣传队思想政治工作还是抓得挺好的,大部分青年思想汇报都是经常写,几乎是每年都有一两份。一个是表现自己要求上进,另一个是需要组织对他了解,以便加强对他的培养。法轮功头目也是这样,思想汇报也写,入团申请书也写。

  【主持人】那么打断您一下。说到了入团申请书啊,据我了解,法轮功头目一直在说他是当年“被动的被入过团”。那么,对他入团经历,您能不能仔细的给我们讲一讲。

  【李庆元】这个不存在什么被动不被动。当时的青年要求进步,他也是非常上进的,一点虚假的都没有,所谓的被动入团,这个我好像都搞不懂,这个当时不可能有这种情况,现在也没有这种情况。不存在。

  【主持人】那您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跟别的人有不同的地方吗?

  【李庆元】要说不同也有一点。他这个孩子,当时我们岁数小嘛,我叫他小战士,那时叫孩子,平常少言寡语,不太健谈,和同事之间交往也有局限性,都是自己画画啦,练练功啦,交流比较少。其他都算正常,都一样。

  【主持人】那么您是什么时候得知他创立了“法轮功”的,又成了所谓的“宇宙主佛”,当时您知道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什么?

  【李庆元】大约90年代的初期,大约94、95年吧。在我家附近我看有练功的,觉得很好奇,一看是什么,打听是什么“法轮功”。但当时很莫名奇妙,怎么还有这个功呢?经打听知道是叫“法轮功”,而且创办人是法轮功头目,觉得很好奇,也很好笑,怎么法轮功头目成法轮创始人了!后来,和一些我老战友朋友有时议论这事,大家都感到莫名奇妙,就那时候知道有这个“法轮功”的。

  【主持人】那么法轮功头目一直说他有这样那样的“神通”,您觉得他当时作为您的属下,他有“神通”吗?您相信吗?

  【李庆元】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除了演出排练也没有别的。要说他有功没功,好像是作为我们那个圈子里应该说是世人皆知,怎么会有这功那功呢,没有!如果法轮功头目坐在我当面,我也会说法轮功头目你会什么功?他都不会给我有满意的解答,没有功!

  【主持人】我听说他当年在咱们宣传队,追求过几个女孩子。当时是什么样的一个过程?

  【李庆元】这个也是后期听说,如果说当年追过女孩子我们就知道的话,我们也成神人了。因为当年部队管理很严格,不行搞对象,不行谈恋爱,这是必须做到的,如果有这种行为那就是要离开部队了。后来呢,这都是很久以后的事了,闲唠嗑的时候说,都是女孩子自爆出来的,当时法轮功头目和她有哪种表达爱慕的行为啊,比如送个纸条什么的。有那么一两个吧,都是当笑话说出来的。我觉得这个事不奇怪,年轻人当时都是青春萌动期,追求爱慕的女孩子很正常。我们其他的男孩子追求女孩子也有。他和一般人没什么两样,也追求过,我们现在也知道他追求谁,也当笑话讲过。

  【主持人】那当时那些女孩子,有什么表现啊?

  【李庆元】一笑了之,当笑话过去了。

  【主持人】法轮功头目是什么时间离开咱们森总宣传队的?

  【李庆元】法轮功头目到队是72年,离开宣传队是我们宣传队78年5月份撤销,他离开的。因为撤销以后啊,都是各奔东西了,业务专长强的都考入各个文艺团体,业务一般都留在本市或者留在部队了,法轮功头目当时是没有外走,就留在部队招待所当公务员了。

  【主持人】他离队之后到创立了“法轮功”后,您还见过他吗?

  【李庆元】离开部队一直到“法轮功”有些名声了,我们都没见到。不但我们没见到,我们战友见面议论的时候,大家都很莫名奇妙,法轮功头目这么出名,咱们怎么见不着,他也不见我们,我们也联系不上。一次偶尔的机会,我们部队有一位同志在机场巧遇法轮功头目,当时就和他打招呼说:“法轮功头目,听说你成‘法轮功’大师了?”就问他。当时,法轮功头目就这样:“不不不不不,别说,别说,别说,不唠那事。”回绝了,就不谈。所以,我们也很好奇,想问问他咋回事。他不会见我们的。

  【主持人】那您觉得这么多年,他不主动联系你们,你们也联系不上他,是什么原因?

  【李庆元】我觉得唯一的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对他太了解。说什么呢?戳破他吗?他会心有余悸,刻意回避这事儿的。

  【主持人】听了李叔叔的介绍,我们才知道:原来自称“宇宙主佛”的法轮功头目也有七情六欲,也曾因最求女孩失败而经历“少年维特之烦恼”;一名充当反华势力爪牙,鼓吹“退党,退团,退队”的邪教“教主”还曾经是一名“积极上进的青年”;一个奉行“不吹大点没人信”的人,居然在了解底细人的面前还有谦虚低调的时候。非常感谢李叔叔接受我们的采访,为我们讲述了那么多关于法轮功头目这位邪教教主不为人知的事情,也让我们对他有了更深的认识。

(责编:李浩蓉、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