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渝生:李大勇英年早逝 “法轮功”为何秘不发丧

2018年11月07日11:26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原标题:王渝生:李大勇英年早逝 “法轮功”为何秘不发丧

  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李元。最近媒体报道了境外“法轮功”骨干李大勇(2014年)3月2日因急性肝坏死病亡的消息。今天我们请到了中国反邪教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渝生教授,为我们解读李大勇病亡事件。王老您好。

  王渝生:你好。 

主持人:王老,境外“法轮功”骨干李大勇病亡的消息您应该已经了解了。

  王渝生:我在网上看到了。 

主持人:他的病亡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王渝生:对。 

主持人:可能很多网友都不了解李大勇是谁,您能为我们介绍一下他吗? 王渝生:李大勇今年3月2号得急性肝坏死病亡。他出生于1964年12月,还不到50岁,49岁吧。他是在国内接受完初等和高等教育,而且是在北京的科学研究所拿的博士学位。他是在国内利用我们国家的资源拿到了博士后,跑到美国的一个软件数据公司当工程师。这个人并不是因为学历越高就会不练“法轮功”,不信邪教,有好多博士生,甚至有好多教授也会信“法轮功”。并不因为科学知识高他就可以不信邪教,这里面还有一个科学精神,还有一个人文精神,还有一个思想道德品质和觉悟的问题。他年轻的时候就信“法轮功”,到美国后由于他是一个年轻的博士,法轮功头目如获至宝把他作为自己的高级顾问。他还积极参加了很多“法轮功”的活动,包括造谣生事,到处游行这些。我的印象里在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的时候,他居然说出这样的话:“那些孩子们之所以在地震(中)死了,就是因为他们没有退队,所以带着共党的标志红领巾死掉了。”而且他是法轮功头目的一个骨干,一个重要的组织负责人,比如他造谣说中国已经有1亿6千万的党员退党了,我们总共还不到那么多。这个人是“法轮功”的骨干分子,但是他得了肝坏死不治而亡。

  主持人:王老,听您这么一说,李大勇确实是法轮功头目的肱骨之臣。他1964年出生,到现在也就是49岁。 

  王渝生:对。 

主持人:就我来看,49岁还是比较年轻的,他怎么这么早就死于肝坏死呢? 王渝生:他是造血性肝坏死。肝病过去是很严重很厉害的,解放初期我们国家的人平均寿命只有35岁、36岁,那个时候得了肝病是不治之症。但是随着医疗水平的提高,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肝病也是可控可治的。我们现在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已经达到了76岁,超过了世界上中高收入国家人均寿命74岁的水平。但是因为他听信法轮功头目的说法,“练了功就不能治病,练功了你还治病干什么呢?你好像不相信练功可以祛病”这样一个说法。他只有40多岁(就病亡),是法轮功头目这一套歪理邪说把他害死的。

  主持人:确实,法轮功头目的许多歪理邪说都在教唆“法轮功”的信徒不要去看病、吃药,也害死了许许多多的人。其中我们耳熟能详的就是他说的“消业”、祛病。 

  王渝生:对。他(法轮功头目)认为每个人都有“业”,而且生了病不要去看医生,不要吃药,只需要练“法轮功”就可以“消业”了。这个邪说非常荒谬,但是他用这样的一个邪说,一个是要聚集人,第二个主要想敛财。因为你把钱都拿到医院去了,谁来买他的书、光盘、带功讲座等等?当然还有别的政治目的。他在《转法轮》里面,《中国法轮功》里面都说:“练功你就不要吃药了,你吃药还练什么功呢?” 

主持人:吃药就不是练功人。王渝生:对了。所以很多老百姓比如说弱势群体,经济条件比较差,受了他的欺骗,以为“练功”就可以不吃药。这是他的欺骗手段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当然除了“消业”、“练功”以外还有一些其他的歪理邪说。比如说我记得他在有一次讲法中,就说“你们练功的人我都给你们在地狱里面把名字勾掉了,地狱都不会接受你们的”,那完全胡说八道,但是有一些人就受他这种说法的毒害。他还说他有无数的“法身”,只要是我的信徒,我的“法身”就在(会)保护你们。所以关于什么消业啊,关于什么法身保护啊,关于什么地狱除名,这些我们现在稍有科学知识的人一听都是骗人的鬼话,但是在他那种特定的条件下,他的那种欺骗的手段的确蒙蔽了一大批人。

  主持人:被洗脑了。 

  王渝生:其中也有一部分“法轮功”的骨干,他们也在那身体力行的进行修炼,结果他们也成了“法轮功”头目法轮功头目的牺牲品。比如说李大勇,这么一个博士,又是学尖端技术的,在美国一家公司就业,不到50岁,应该说他在生前为法轮功头目卖力做了很多事,但是有病不看病不吃药,最后死了法轮功头目还秘不发丧,因为如果把这件事说出去了,他这些谎言就被揭穿了,所以我觉得非常可悲也很可怜。 

  主持人:确实,“法轮功”的这些言论真的有很强的欺骗性。您刚才也提到了李大勇生前曾经造了很多谣,就是他曾经造谣说1.6亿人都退出了中共(中国共产党),可能对“法轮功”有一些了解的人都常常会听到“三退保平安”这样的谣言。他生前造这样的谣,却没有保住他的平安。 

  王渝生:我相信他如果是少先队,他如果是共青团,他可能早就退队退团了,他怎么能够保平安呢?是不是?所以说“三退保平安”也是他们的谣言。 

  主持人:真的用自己的生命戳穿了自己撒的谎。王老据您了解“法轮功”境外的骨干,为法轮功头目这样卖命却反而死于法轮功头目的蒙蔽,这样的情况多吗? 

  王渝生:据不完全统计,从2005年到现在,有名有姓,生了病不看病、不吃药死去的“法轮功”骨干分子有28位,其中青壮年占到了70%以上。除了李大勇以外还有一个叫李继光,他还是法轮功头目的妹夫,他也是1964年出生的,他在2012年就去世了,这是两个60后40多岁就去世的。还有两位,一位叫封莉莉,一位叫韩振国,他们去世的时候也就50多岁。 

  主持人:是2006年。 

王渝生:对,他们算是“法轮功”的骨干。比如说李继光,这个人也是1964年出生的,吉林大学毕业,曾经在北京航空航天(部第一研究院)工作,后来到了美国追随法轮功头目,法轮功头目还把他的一个妹妹要比李继光大四岁,撮合他们结婚了。李继光是“法轮功”某新闻集团的负责人,他也是为“法轮功”的歪理邪说摇旗呐喊,造谣生事。上个世纪90年代,他就生病沉默过一段时间,后来他又复出,最后在2012年的时候病逝,48岁。还有两位,封莉莉,是女博士,她本身就是学医的,还当过副教授,她2006年去世的时候也就54岁。她有胰腺癌,本来学医的她知道胰腺癌如果早一点动手术也是可以治愈的,但是她就不动手术,她就拼命的扛着,而且到处积极的去演讲,但是最后还是撑不住。到了最后的阶段还是把她送到医院里面去,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那种胰腺癌疾病的折磨让她痛苦不堪,她临终不停的流泪,我们也不知道她是流下了悔恨的眼泪还是其他的难言之隐。而且我感觉非常遗憾的是,她去世后好多人都问“封莉莉哪里去了”,但是(“法轮功”)也是秘不发丧。她的丈夫也是“法轮功”的一个骨干分子,就在封莉莉去世后没有几天,“法轮功”有关媒体还采访他,让他讲吹捧“法轮功”,这是很没有人性很没有人道的事。还有一个叫韩振国,这个人是台湾人,死在美国的“法轮功”总部龙泉寺,他是工程总管。修“法轮功”总部就死了好几位,他是其中的一位。他是(死)在“法轮功”总部,法轮功头目就住在那个地方,跟他近在咫尺,怎么能够没有保护他呢?

  主持人:“法身”哪去了呢? 

王渝生:最后有两种解释,一个是“法轮功”总部的高层人士说他修炼的还不够好。人都为他卖命死了,反而还得到修炼不够好的一个微辞。至于法轮功头目本人,他居然说山上的好像(旧势力)比较大。他本身就在那,他不是能够消除“业力”吗,他比任何神仙,比任何教都强吗?结果他都没能够保护到韩振国。从这四个例子来看,两个40多岁,两个50多岁,三个男的一个女的都是“法轮功”的骨干,而且里面有博士有教授,他们都是受到“法轮功”歪理邪说的影响而去世。

  主持人:刚才听您说到封莉莉她临终前因为胰腺癌折磨而非常痛苦那一段,我自己感觉是非常惋惜。其实法轮功头目骗人还表现在他自己都去看病,反而不让这些相信他的信徒去看病。我们网站就报道,1984年的时候他就做了阑尾切除手术。 

  王渝生:对,而且我还知道他的女儿生病也去住院,而且还用他的公费医疗给他的女儿报销。这一次对他的妹夫李继光也是这样的,去世前两三个月,他也把他(李继光)送到纽约的医院里,过了两、三个月就死在了医院。他是骗人的,他自己的亲人,他自己的亲戚也是要让他们到医院去治病的。 

主持人:对于那些普通的习练者就毫不在乎。

  王渝生:对。 

  主持人:王老,刚才您的阐述中我也听到您不断的提到“法轮功”的境外骨干去世之后,“法轮功”方面都一直在封锁消息,这次李大勇事件也是一样,他们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做法? 

王渝生:如果他们不封闭消息,让人们知道他们的骨干、他们的亲信在青壮年的时候因为生病也会死去,这岂不就戳穿了他们“消业祛病”的谎言?戳穿了他们“法身”保护的谎言,戳穿了他们“地狱除名”的谎言……也就是说,“法轮功”、法轮功头目所散布的那些歪理邪说都被戳穿了,这是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法轮功”的骨干因病去世过后他们秘不发丧也是法轮功头目一贯的手法。比如说我们刚才看到了本世纪初去世的以及最近一两年去世的他都秘不发丧,而且我听说这七八年以来有20多位“法轮功”的骨干去世,都没有发丧。比如说我看到一个材料,当龙泉寺的行政主管韩振国去世以后,有人打电话问,(他们)回答不知道到哪去了,就不说他已经去世了。还有很多人因为封莉莉很长时间没有出来了,也问封莉莉到哪去了,甚至问她的丈夫都不说她已经去世了。所以他们就是用这样一贯的伎俩。但是对不起,纸是包不住火的,最终他们的阴谋还是会败露。

  主持人:确实,生前为“法轮功”、为法轮功头目卖命,死后连自己的死讯都不允许别人知道真的是很可怜。 

王渝生:对,也很可悲。本来任何一个生命的结束我们都应该重视,而且对亲人还要给予一定的慰藉,寄托他们对亲人去世的哀思。但就是这样一个人死了过后,一种常态的常理都不能够享有,这真的说明他们为法轮功头目、“法轮功”卖命真的是非常可悲,非常可怜,他们40多岁、50多岁的青春和壮年时期可以说是被法轮功头目消费掉了。 主持人:我们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感谢王秘书长的到来,也希望李大勇的死如同再次敲响的警钟,让仍然受法轮功头目受“法轮功”蒙蔽的人认清“法轮功”的邪教本质,看清法轮功头目的骗子嘴脸。

  转载自凯风网2014年3月2日访谈。

(责编:李浩蓉、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