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海角:昔日贬谪流放之地 今日寄情思古胜地

胡拥军

2018年11月08日08:03  来源:三亚日报
 
原标题:天涯海角:昔日贬谪流放之地 今日寄情思古胜地

  现在的天涯海角,游人如织。三亚日报记者 袁永东 摄

 

  “天涯海角,在人们心中,就是海南的代名词。人们一提起天涯海角,首先在脑海里呈现的就是碧波万顷的南海和几块矗立在海边的巨石。”11月3日,椰风轻轻吹拂,在“天涯石”旁的树底下,天涯海角景区副总经理郑聪辉娓娓道来天涯的传说。

  他说,古时候交通闭塞,“鸟飞尚需半年程”的琼岛,人烟稀少,荒芜凄凉,是封建王朝流放“逆臣”之地。被流放的人跋山涉水来到这里,面对着茫茫大海,他们发出了“到了天之涯、海之角”的感叹。唐代宰相杨炎的诗“一去一万里,千之千不还。崖州在何处,生度鬼门关。”说的就是流放三亚的故事。

  而在清代康熙盛世时期,曾进行了第一次全国性版图《皇舆全览图》的测绘活动,位于海南岛南端的天涯海角景区所在地,成为这次测绘中国陆地版图南极点的标志。清雍正年间(1727年),崖州知府程哲在天涯湾的一块海滨巨石上题刻了“天涯”二字。民国抗战时期,琼崖守备司令王毅又在相邻的巨石上题写了“海角”二字。

  “自程哲和王毅题字之后,那些石头才逐渐成为风景,中国千年文学意义与心灵企盼上的‘天涯’‘海角’才有了最为贴切的物质载体。”郑聪辉说,直到1980年初,一曲《请到天涯海角来》才让“天涯海角”成为亿万华夏儿女心中的向往之地,天涯海角独特的风情和历史文化内涵在进入新时期后更加深入人心了。如今每年有数百万中外游人来到这片由中国人用才情和情感堆砌起来的心灵领地,体验一把“踏遍天涯无觅处,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迷离诗意,唐朝诗人张九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亲情忆念,在此已经演变成一次次的海誓山盟,成为“中国·三亚天涯海角国际婚庆节”等一系列与爱情有关的活动最为厚实的文化基础,为天涯文化的延伸做了最佳的铺垫。

  郑聪辉感叹,“天涯”文化是我们古老民族的共同认知;是一阕凝固的天风海涛交响曲;是一篇呼唤心灵的诗章。水清沙白,蓝绿交融,这是三亚;千年壁石,爱情圣地,这就是天涯海角。

(责编:李浩蓉、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