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都是花季女孩却被邪教“门徒会”骗进深山

梅芳

2018年12月06日14:18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原标题:她们被邪教“门徒会”骗进深山

  美丽、淳朴的姑娘吴雪梅是当时金镇平村漂亮、能干的姑娘,十八岁的她长着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高挑的身材,还留有一根长长的乌黑的辫子,是九焰乡小伙子梦寐以求的对象。也许是因为自己读的书太少,吴雪梅一心想找一个有文化的伴侣,她很崇拜邻村的大学生李开来大哥。

  每次,李开来回来都能告诉她外面的世界和新鲜事情,让她大开眼界。所以她有事没事也总爱往他家跑,大伙都以为她喜欢李开来,因李开来有女朋友,闺蜜王芳芳也劝她早日断了这个念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吴雪梅坦诚地告诉王芳芳,自己也从来没往那儿想,再说李开来也把她只当妹子,之所以拒绝那些提亲的小伙,是因为还没遇到自己心仪的人。话虽那样说,当她看到李开来领着城里的女朋友回村的时候,她心里还是莫名地失落。这天,她刚从李开来家回来,却发现家里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父母告诉她这是她远方表哥刘川。

  这个刘川其实是“门徒会”的骨干,在政府严厉打击下,为了继续从事邪教活动,刘川来到信息相对封闭、交通相对落后的九焰乡,冒认是吴雪梅家亲戚,就在吴雪梅家住了下来。刘川紧紧地盯着吴雪梅看了一会儿,郑重地告诉吴雪梅父母,他是奉了“神”的旨意来拯救吴雪梅,拯救这个地方。为了让吴雪梅家相信他的歪理邪说,他借着已经染上瘟疫的母猪,大肆渲染圣经中关于末世的预言,制造世界末日恐慌气氛,告诉村民只有信“门徒会”的人才会免去灾难,鼓励村民向神“献爱心”,缴纳“慈惠钱”、“慈惠粮”、“慈惠民物”,鼓吹“交的钱物越多,将来神赐给的福越多”。

  一时间,人心惶惶。为了消灾避祸,村民们将刘川的话奉若神明,不但贡献了钱和物,还让未成婚的青年男女跟着刘川去汉中传教,其中就有吴雪梅和王芳芳等5名女子。在父母心里,神不但会赐给他们家庭安宁,而且也会赐给他们子女幸福。

  带着对神的虔诚和家人的使命,吴雪梅他们跟着刘川翻山越岭到汉中去传教了。吴雪梅她们没想到,这一走就是八年。吴雪梅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那是她们刚离开村子的第五天。走了一天山路的吴雪梅做完祷告,刚刚准备休息,刘川叫醒她,说有要紧事情要和她商量。到了刘川房间,刘川东一句西一句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最后竟说吴雪梅罪孽深重,必须与信神的人结合才能避灾避难,还说这是“转经”“转灵气”,在他的哄骗威逼下,吴雪梅和他发生了性关系。接着,刘川以同样的手段诱骗了王芳芳和其他同行的女孩。

  翻过了秦岭,他们来到了汉中宁陕,进行传教。刘川故伎重演,又在当地哄骗了一些男女青年。为了安抚那些捐献钱财的单身信徒,他把吴雪梅、王芳芳等青年女子许配给他们,还威胁吴雪梅等必须遵循神的旨意,安心地在这里传教、生活下去,只有这样才能得到神的宽恕。否则,就会遭到报应,不但自身要遭到神的惩罚而且要殃及全家。吴雪梅望着低矮用石头垒砌的茅草房,再看看那个大她二十多岁的男人,不由悲从心起。她没想到,一心想改变命运的她竟然落到这步田地。难过一阵,单纯的她又宽慰自己,既然是神的旨意,那么就不要胡思乱想了。

  刘川带着新的信徒向新的地方出发了,吴雪梅和王芳芳等留了下来。她们每天,除了上山劳动就是祷告。生活并不因为她们的虔诚而有所改变。疾病、贫穷依旧不依不饶地伴着她们,折磨着她们。当吴雪梅五岁的儿子因祷告被耽误了生命的时候,吴雪梅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了怀疑,她那么虔诚为什么还要经受这样惨痛的遭遇?她决定回家乡看一看。她把这个想法告诉给王芳芳,王芳芳一惊,劝她认命不要再胡思乱想。吴雪梅沉痛地说,她不想这样生活下去。在吴雪梅的怂恿下,王芳芳等回到了阔别八年的家乡。

  青山依旧,只是物是人非。2003年,随着秦岭植物园的开发,九焰乡村民已经搬迁到平原乡镇生活。站在脚下这熟悉的土地上,望着眼前空房子,听着轰隆轰隆的机械声,吴雪梅她们感觉像一个外星人。她也看到了李开来,岁月让他比以前更稳健成熟。而她吴雪梅,这个曾经如花一样的女孩,却不该有着她这个年龄的憔悴和苍老。

  李开来告诉她,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变化。在她们走后不久,李开来就把情况反映到政府,在政府干部的帮扶帮教下,村民们一个个都认识到 “门徒会”的真面目,早已经摆脱了邪教的困扰。李开来还告诉吴雪梅,刘川已在三年前被汽车撞死。

  吴雪梅放声大哭。往事如梦,只是这梦太长太久太残酷,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变成了一个命运多舛、逆来顺受、生活麻木的女人,人生最美好、最宝贵的青春年华,就这样白白地被邪教“门徒会”葬送了。

(责编:李浩蓉、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