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全能神”被摧毁 警方解析邪教骗人伎俩

宋林德 张丹凤

2019年01月15日11:36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原标题:西宁“全能神”被摧毁 警方解析邪教骗人伎俩

 

  2011年1月,河南兰考李某将自己两个月大的婴儿当成“小鬼”,用剪刀残忍割喉。

  2012年3月,陕西西安王某杀妻除“邪灵”。

  2014年5月,“5.28”山东招远麦当劳杀人血案震惊全国。

  时间无法倒回,邪恶依旧蔓延。“大祭司、跳灵舞、过灵床、女基督……”,这些邪教全能神的常用词汇,像鸦片一样萎靡着人们的思想,向瘟疫一样侵蚀着人们的身体。2018年11月29日,西宁市公安局撒下的一张长达8个月的反邪教“天网”成功收网告捷,“10·10”案件作为历年来全省公安机关侦破最大的一起邪教案件,受到青海省公安厅的高度评价。

在邪教成员家中搜查到的邪教宣传资料。

  “全能神”的前世和今生

  “女基督”高居神坛,“大祭司”总领全局;“大祭司”指令层层加密数十层,暗语重重,警察被称为“小红龙”,将每次非法聚会称之为“吃喝神话”;该组织成员行踪诡秘,他们自称“神的家人”,将后蛊惑入教的人称之为“神的选民”,成为选民的第一步条件就是断绝一切社会关系,入会要写“起誓书”,想念家人要写“悔过书”,内部人员之间的交流被称为“交通”。这个被传统宗教团体称为撒旦帮的组织就是“全能神”邪教,这个组织内部有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1月10日,记者通过采访西宁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全能神邪教专项打击处置工作”专案组,揭开“全能神”邪教的真实面目。

  据办案民警介绍:“‘全能神’邪教组织,1993年由黑龙江人赵维山创立,长期打着基督教的旗号,散布歪理邪说、骗财害命,部分全能神人员还集体围攻党政机关,暴力抗拒执法,严重危害群众生命财产,严重危害社会稳定。最初进入邪教的门槛是比较低的,而且招募对象基本上是年龄偏大、文化程度低、家庭关系比较紧张、不和睦的这些人群,一旦信奉入教后,就被教化对神不能有半点质疑和背叛,否则就是对神不敬,死后灵魂还要受到惩罚,这种恐惧是难以想象的。也正因此,全能神才能实现对人的高度精神控制,让人无法自拔”。 

  该组织内部人员几乎不用现代化通讯工具,除地区最高领导人之外,其余邪教人员之间互相不认识,该邪教聚会时由专门“交通员”负责将写有聚会地点、时间的纸条藏匿于某指定地点(通常在草丛、墙缝等地),其余邪教人员定时前去查看通知,犹如“特务”接头一般,自2012年被公安机关打击之后,该邪教更是将聚会范围严格控制在4人以内,以逃避警方注意。

  “‘全能神’邪教的组织架构像一座金字塔,塔尖上的杨向彬来自山西大同,是一名高考落榜后精神分裂的女子。因为相对精致的文笔,她被赵维山包装成‘女基督’,赵维山则屈尊做了‘圣灵使用的人’,也有人称其为‘大祭司’。‘女基督’杨向彬又称‘全能神’“实际神”,名义上拥有教会的最高权力,但她只是一个傀儡,真正的教主是‘大祭司’赵维山。目前,杨向彬与赵维山均潜逃于美国,他们通过网络对国内的‘教众’进行精神控制,并享受着各种渠道聚敛来的财富。该组织声称‘世界末日就要来临’,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得救,不断在散布歪理邪说、骗财害命、反党反社会,严重危害了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稳定。”通过多年的不懈打击,专案组成员已对“全能神”邪教组织了如指掌。

藏在任某家中垃圾桶内的信件、小纸条、SD卡等。

  办案民警介绍,“全能神”邪教组织通常用“牧区”的称号将全国划分为几大“板块”,牧区下面又分设区、小区、教会渗透到地市、县城和乡镇,“该组织将西北地区统一划分为‘陕甘牧区’,而‘甘肃区’内又管辖着‘西宁小区(该小区包含整个青海省)’与‘新疆小区’,赵维山通过网络将邪教理念通过牧区负责人逐层传递给每一个邪教成员,并将每名邪教成员缴纳的‘奉献金’层层收缴,最终供自己享用。”专案组成员向记者介绍道。

  “全能神”,没有神、只有坑

  “我连结婚都没告诉她,偷偷摸摸就把酒席办了,就怕在我的婚礼上也传播邪教,太丢人了。”西宁市‘全能神’组织骨干“任姐”(灵名,入会成员不得使用本名,要重新起名)的儿子李某又恨又气地向公安民警说道。

  “抓了好,抓了清净,省的再去祸害别人,自从参加了全能神,整个人就像中邪了一样,成天说她已经不是常人了,是神的人,要为神做工,毁了自己,也毁了我们这个家呀!”“任姐”的丈夫声泪俱下、泣不成声。

西宁全能神“一号人物”任姐被抓获。

  “任姐”,女,52岁,个子不高、能说会道,是“10·10”案件中的“一号人物”,也是西宁地区全能神邪教组织的主要组织者和负责人。原本是基督教徒的她,自从相信了“末日灾难”“基督再次降临”“基督的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女性”等这些歪理邪说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审讯中,幡然悔悟的任某向办案民警逐步勾勒出邪教组织的完整架构和运行模式。她说,加入邪教组织并不是随随便便的,她当时也是经历了6个月的“组织考察期”,而且在组织“交通”(碰头开会)时进行了表态与剖析,其他“交通”人员全部同意后才算正式加入组织,等“交通”正常了,你就得向神“尽本分”,一开始是从事一些简单事务,比如人力传纸条,后面就要竭尽所能给神“奉献”(上交财物);并且进入组织或者尽本分时,要写起誓书,注明如果背叛了神、没有完成任务,将会遭到什么样的诅咒和惩罚,比如不得好死、被雷劈、出门被车撞,什么对你最狠或者最重要,就用什么来赌咒,起誓越重越好。”

  后来她渐渐成为了西宁地区的“一号人物”,即主要负责人,每天大量往来于各个“小区”(聚会点),主要工作就是发展信徒、传播邪教,而且每个月末各个小区联络人还要向她上交工作报表以及财物支出账簿,对于不按时“交通”,不积极“奉献”,不积极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不主动读教义、做祷告、唱诗歌的信徒,还会被边缘于组织之外。抓捕当天,办案民警就在信徒王某(化名)身上发现了一张转往湟中县的邪教组织关系介绍信。

查获的邪教宣传资料。

  任某的真实供述和离奇经历,只是千千万万信徒的一个折射,此次专项打击中抓获的31人当中,有像任某这样出走家庭、无视亲情的下岗职工,有无力支付药费、还节俭奉献的患病老人,有捡烂菜叶、舍不得刷公交卡的低保户,更有听信生孩子就是生小魔鬼、小撒旦,吓得不敢生育的青年女性,这些人在邪教的蛊惑下,抛妻弃子、抛家舍业,一步步滑向犯罪的深渊,最可悲的是自己竟还深信不疑、无法自拔。

  全能神真的很神吗?警察这样说

  这些看似可笑却又实际存在,并且渗透能力已经令人发指的邪教组织,到底因何而起,又为何肆虐?伴随“10.10”案件的集中收网,真相不攻自破。

  在对打掉的5个“交通”聚点进行现场勘查时,办案民警都不约而同的发现了一个现象,就是每个点上都有一套详细的组织分工名单和如何甩掉警察跟踪盯梢的白话教材,也正是从这些资料上,办案民警找到了审讯突破口,并且还原了西宁市全能神邪教组织的“family tree”,每个聚点都自上而下设有区、小区、教会等不同层级,每个层级都设有文字组、事务组、后勤保障组以及财务组,信徒之间全部使用灵名,即化名,日常联络都是以传纸条形式进行单线联系,很多像任某一样的信徒对教义已经深入骨髓,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加入组织就必须全身投入、舍弃一切,否则就不能从神那里得到彻底救赎,而且杜绝上网、用手机、看电视、住宾馆、坐飞机。

  “‘全能神’邪教对人的精神控制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参与过多起邪教侦办工作的专案组成员说道:“进入该组织的第一要求便是要断绝一切社会关系,包括父母妻儿,在我们抓获市内的一名女性骨干成员后,其5岁的孩子抱着嫌疑人的腿哭着哀求妈妈不要走,该女性嫌疑人为了不违背所谓‘神的旨意’,竟将孩子一脚踢开。”

  被蛊惑入会的群众想要成为“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必须要经过严格的审核,通常由两名邪教成员24小时跟随该人,在确保该人断绝一切社会关系后,该邪教便会让入会人员写下“起誓书”,如果在入会之后尚未断绝社会关系,便要写下“悔过书”向“全能神”忏悔。

  “在新入会成员写‘起誓书’时,该邪教组织通常要求新成员以家人或者自己的性命的名义发‘毒誓’确保脱离一切社会关系,例如西宁市一名50岁的女性邪教组织成员就写了‘如果我背叛全能神,那就让我的儿子被车撞死!’的‘起誓书’”。办案民警介绍道,“此次抓获的31名邪教组织成员年龄最大的82岁,最小的只有25岁,50岁左右女性居多。任姐就是一名离异女性,她与姐姐一同进入了全能神邪教,她年少辍学,辍学后又遭遇婚姻变故,在沮丧之时,她加入了全能神邪教。她有个儿子,由于进入邪教,儿子已经和她断绝了关系,由于想念儿子以及与前夫见面,她就先后写过两份‘悔过书’忏悔自己未能断绝一切社会关系。”

  “全能神”邪教要求信徒每月写心得体会,很多信徒会在书信里对自己的隐私毫无保留,包括恋爱经历、性行为等情况。“全能神”对信徒,进行了高度的精神控制。

  与此同时,查获的“全能神”图书、音视频等涉案物品中充斥着大量恶意丑化、诋毁党和政府的内容,以此培育广大信徒的仇恨心理,让他们脱离正常的社会生活。

  长期从事反邪教工作的老民警老姚有感而发:“干了27年的反邪教工作,见识了形形色色的邪教组织和被洗脑的群众,有时候看到他们误入歧途、家破人亡,替他们惋惜,但更多的时候是痛恨,痛恨他们不懂法律、没有底线。”

  一向不善表达、沉静内敛的青年民警小赵,在统一收网后也情不自禁的说:“没有什么比控制人的精神更令人抓狂的,所有的邪教从一开始都是打着正统宗教的名义,让群众信以为真,但到头来干的都是谋财害命、丑化国家、颠覆政权的丑恶行径。”

  还有一年就要退休的反邪教民警老于在执行任务期间还患上了糖尿病, 8个多月、240多天风雨无阻的追踪守候,完全打破了人体正常的新陈代谢,一瓶水、两个馒头基本上就是老于的一天,案子破了,老于在案件分析会上依旧笑呵呵的说:“打击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最终还是要让这些被邪教洗脑的人员回归社会,回归正常的家庭生活。”

在任姐家中床下囤积的粮食。

 

在任某家中囤积的干菜。

  全能神,其实一点也不神

  据统计,此次“10.10”案专项打击先后共投入各警种警力1000余人(次),查清了全能神邪教组织在省内的行动规律和组织体系。收网后,共打掉“交通”聚会点5个,抓获邪教成员31名,起获“奉献金”24.59万元,查获《话在肉身显现》、《跟随羔羊唱新歌》、《生命进入的交通通道》等全能神邪教组织书籍、传单3942册(本),纸条、书信、文稿1139本和用于作案的光盘、硬盘、移动U盘、播放器等共1846张,电脑10台、手机24部。面对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不仅仅体现了公安机关打击邪教的坚定信心和傲人战果,更多的则是折射出全能神邪教带给信徒、信徒家庭以及整个社会难以治愈的创伤和难以消除的阴霾。

  就在警方对西宁市“全能神”组织领导人任姐家中搜查时,眼前的景象令民警大吃一惊——只见不足40平方米的房子内到处都堆满了米面以及咸菜等食物,仅米面就重达200余公斤。“这就是‘全能神’邪教组织的一个显著特征,该邪教始终宣称‘世界末日即将到来’,并宣扬只有‘全能神’才可以带领信教群众躲过灾难,就是因为邪教成员坚信这个歪理邪说,才会大肆囤积粮食来应对所谓的‘世界末日’。”办案民警告诉记者。

  不仅如此,据警方介绍,所有入会成员均需要向邪教缴纳“奉献金”,由于西宁市“全能神”组织成员普遍收入不高,甚至有许多人依靠“低保金”生活,大多人都是饿着肚子省钱缴纳“奉献金”。“在抓获的邪教成员中,有一名成员每个月只有500元的收入,他每天规定自己只吃两个馒头与少量咸菜,每个月生活费均控制在50元以内,剩下的450元均缴纳了‘奉献金’,可他们不知道,这些钱财均被转至海外被邪教头目挥霍。”办案民警介绍道。   

  在采访中,一名25岁的女大学生桃子(化名)引起了记者的注意,由于刚刚和男友分手,在广场散心的她被邪教组织盯上后并发展成组织成员。由于年轻漂亮,学历较高,桃子曾被任姐作为重点培养对象,但由于两次没有参加“教友”聚会,桃子被任姐调至湟源县邪教组织教会据点。

  据了解,“全能神”邪教组织发展邪教成员多数选择年龄较大的独居女性、遭受重大挫折处于心理低潮期人员、信奉基督教的教友三类人员,他们通常选择在人员密集地(如广场、老旧小区)以及基督教堂门前发展邪教成员,一旦确定目标后,邪教成员3人一组,2人进行放哨,一人对目标实施“蛊惑”,一旦目标有意向入会,通过暗号,两名放哨人员也加入“蛊惑”之中,在套取目标人员的家庭住址后,3人小组便会每天轮流前往目标人物家中进行“洗脑”,直至该人加入邪教。

  西宁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李向东在抓捕现场介绍到:“全能神是当前国内最具危害力的邪教组织之一,他们借壳宗教自创理论,广泛散布歪理邪说,不仅丑化了党政机关和执法部门形象,而且严重威胁了广大老百姓的生命安全和社会稳定,公安机关不仅要对邪教重拳出击、铲除土壤,同时还要让更多的群众知道全能神的危害,形成全社会自觉抵制邪教侵蚀的公共合力。”

 

(责编:李浩蓉、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