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日记 88

“出舱喝了一瓶矿泉水,感觉就像干涸的禾苗复活了。”

2020年02月27日11:16  来源:人民网-海南频道
 

时 间:2020年2月26日

地 点:武汉协和医院

记录人:海南援鄂医疗队队员、海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重症监护主管护师王晓闪

酒店距医院比较远,早上六点半起床,因为9:30要入舱了。一早起来没敢喝水,我们先到达9楼,做好所有准备之后,开始穿防护服,一层层穿戴整齐,之后相互检查是否密封严实,相互调整,以最舒适的状态进入缓冲区。一旦打开缓冲区的门,我们再也不能去触摸头部,尤其是囗罩和护目镜。

王晓闪

护士长带我们一起走过三个缓冲区,从9楼到达12楼。来到科室,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个忙碌的身影,我被安排在4号房间,是专门收治危重症病人的房间。我一点不觉得害怕,甚至有点亲切,因为我又回到重症病房战斗了。虽然从重症病房出来1个月,但是所有的操作跟理论知识,我依然烂熟于心。

一入病房,由湘雅有着5年工作经验的周琦光老师带我,我们简单的交流了一下,他了解到我也是干重症的,就直接让我去看医嘱,做治疗。所有的操作基本相同,但是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厚厚的N95口罩、双层手套,让原本无比熟练的操作变得特别笨拙,视线受限,核对也变得特别缓慢。里边一个老爷子是高流量吸氧,长时间的卧床以及腹泻,他已经有失禁性皮炎,整个人躺在床上基本上没有力气。还有两位大叔是插管上呼吸机的,痰液量很多,我给了他们密闭式吸痰管吸痰,避免痰液暴露,同时也在保护我们自己。其中一位大叔已经给予俯卧位通气,身上管道颇多,胃管、气管插管、留置针、有创动脉、血滤管、尿管以及肛袋……病人病情很重,能做的措施已经尽全力去做。海医二院张秀峰主任和湘雅医院刘丽娜主任一起对危重病人进行了查房,用床旁B超查看肺部情况。查房之后,指示我们给另外一位大叔也做俯卧位通气,俯卧位通气步骤很简单,病人目测有200斤重,在重重防护下的我们,行动起来真的特别费力与艰难。不管再辛苦再难,我们团结合作,一样可以做好。终于可以有片刻休息,老师们说:“没事的时候尽量少在病房呆,毕竟病房空气不流通。”很快我们大汗淋漓,防护服不透气,所有热气一股脑窜到头上,眼前变得雾蒙蒙的,有点缺氧的感觉,头晕眼花。早上没有喝水,嗓子开始火烧似的,又干又疼。坐在凳子上就再也不想起来了,这个时候多想有张床休息就更好了。理想总是很丰满。看!另外一个老师推着血滤机过来做血滤了。

两位老师知道我是首次入舱,都很照顾我,程护士长提前半个小时带我下班,我们开始一层一层的脱,脱防护服原则就是:脱的安全,每穿过一个区域都不能走回头路,每做完一个操作必须洗手,而且动作要轻柔,熟练,不能触碰到防护服外边的污染面,脱完之后,沐浴更衣,我换上口罩,深呼吸了一下,缓解疲惫,放松情绪,喝了一瓶矿泉水,感觉就像干涸的禾苗复活了。

武汉今天下雨了,天气很冷,在回酒店路上,看到医院的樱花树已经含苞待放,再冷也抵挡不了春天的到来,就像疫情一样,再可怕也会被团结一心、甘于奉献、心怀大爱的中国人民必胜。(整理 孟凡盛) 

【专题聚焦】战“疫”日记——“我们一定能赢!”

(责编:卢少雄、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