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全面“禁塑”进入倒计时:重拾菜篮,过“禁塑生活”

周晓梦 实习生 王迪妮

2020年06月29日09:51  来源:海南日报
 
原标题:重拾菜篮,过“禁塑生活”

  编织提篮。资料图

  “减塑一族”成员在生活中践行减塑理念,自带束口袋购买蔬菜。 网友MISS YAO(网名)供图

  塑料提篮。 资料图

  海南省机关单位等重点行业和场所率先开展“禁塑”工作,使用全生物可降解塑料。 海南日报记者 周晓梦 摄

  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在带给人们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令人头疼的污染问题。拒绝“白色污染”,已成为广泛共识。当下,海南全面“禁塑”已进入倒计时:今年12月1日起,海南省将禁止生产、运输、销售、储存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塑料餐具等塑料制品。

  如果拒绝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人们是否还有其他的选择?菜篮子、布袋子能否重回人们的生活中?“减塑一族”刮起的环保新风尚是啥?“禁塑”之后替代产品是否跟得上……

  当年买菜拎菜篮

  “菜篮?现在已经很少看到有人拎菜篮买菜了,大多都是用塑料袋。”说起大家买菜拎的“工具”,海口市美苑农贸市场的摊主郑红暖先是一顿,然后笑言自己家里都没有像提篮这样的“老物件”。

  菜篮等买菜工具日渐从菜市场消失,也逐渐退出人们的家庭生活。塑料编织提篮、竹编篮、藤编篮、网兜……这些曾经都是人们熟悉的买菜工具,如今说起来都似乎已有了“年代感”。

  “以前人们买菜经常用塑料编织提篮,五颜六色的,还挺好看。”郑红暖经营摊位多年,她记忆中的塑料编织提篮售价约20元/个,呈方底方口状,结实耐用。

  “我记得以前家里换过好几个买菜提篮,有一段时间还流行过那种手柄圆形或椭圆形的,不过这些篮子后来都用不上了。”在郑红暖摊位前买菜的市民孙女士说道,当年买菜拎过的菜篮和塑料袋并存,人们普遍缺乏拒绝使用塑料袋的意识,有些菜篮的作用只是为了“打包放一起好拎”。虽说如此,但使用菜篮确实有意无意中会有助于减少使用塑料袋数量。

  回到菜篮本身,实际上,提篮与竹编篮、藤编篮一样,都是编织而成,编工手艺大同小异,价格也高低不一。而在云贵川等地区,人们买菜购物时还会用到背篓,这同样属于编织篮筐类物件,只是形态样式有所不同。

  而关于网兜的记忆似乎要追溯到更早以前。在一些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为时代背景的影视作品中,网兜常用于装水果、罐头等物。与提篮相比,网兜有缝。还有一种网兜,是用于盛装特定物品的,例如红色尼龙绳编织的网兜,多用来装西瓜;手工编织的细线网兜,用来装随身水杯。如今,在商超、农贸市场还能发现网兜的“身影”,不过它们大多数是用于装蛋类、蒜头等,用途较少。

  当年买菜都用啥拎?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多种多样,有巧手制作、结实耐用的,也有不拘一格、自成一派的。郑红暖说,以前在菜市场的豆制品摊位上,常常会看到黑豆豉会用芋头叶来盛装,然后拿稻草捆绑,从四边扎扎实实地包裹起来,一捆、一提溜,买客付完账后拎起就走,“原生态”十足。

  “减塑一族”刮起环保新风尚

  回忆曾经拎过的菜篮子,正如目前“减塑一族”刮起的环保新风尚一样,提倡对“白色污染”说不。

  “环保买菜的关键在于,尽可能拒绝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减少不可回收垃圾的产生。”“购物时会有很多零散的东西,所以要提前准备好一些必要的容器、束口袋、网兜等等。”“到店喝咖啡也可以试试自带杯子,不用塑料杯。”在“减塑一族”的网上交流群里,很多网友会结合自身实践,与大家分享拒绝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的心得。

  “日常买菜直接放篮子,豆腐和肉放自带的保鲜盒,尽量少买包装好的蔬菜。如果带回了塑料袋/盒,回家后也会尽量多利用几次。”“减塑一族”成员MISS YAO(网名)说,践行“减塑”理念,是尽量去减少使用塑料或多重复利用。

  2019年底,泰国颁布实施“限塑令”,当地民众利用竹篓、晾衣夹、行李箱、捕鱼网、平板车、水桶等当作“花式购物的工具”现象刷屏网络,逗乐一众网友。在“减塑一族”眼中,除了有趣好玩以外,他们还看到了引导和自觉的力量。

  “重拎菜篮子、重提布袋子,努力减少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的使用,日渐就能养成‘减塑’的习惯。”“减塑一族”成员张铭铭说。

  “减塑一族”认为,提倡减塑的最终目的,并非强迫人们告别所有的塑料制品。实际上,极端的、百分之百不用塑料的生活在当下而言也不现实,毕竟各式各样的塑料制品已渗入到人们工作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小到塑料袋、塑料餐盒、洗漱用品包装等,大到电器、手机、衣服鞋子等,都会与塑料有关。现阶段难以做到“零塑料”,但重要的是“能减少一点是一点”,树立起源头减量与末端分类、回收并重的环保意识。

  让“禁塑”走进更多人生活

  按照工作安排,今年8月至11月,海南省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大型商超、国企、旅游景区等重点行业和场所率先开展“禁塑”工作。

  “超市塑料袋大的4毛钱、小的3毛钱,部分顾客有需要时还是会购买使用。我们希望的是,能有序过渡使用全生物可降解塑料产品,倡导更环保、更绿色的产品更新,逐步引导市民使用、购买可降解产品及可重复使用制品。”远大购物中心好百客超市经理司喜滨说。

  目前,海南省已有17个市县建立起“禁塑”工作机制,部分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的替代产品,正“走进”越来越多的超市、餐饮店上架使用。

  “上周我在肯德基买咖啡,店员告知不再用不可降解塑料杯,给我换了一个纸质杯。其实‘禁塑’离我们并不遥远。”海口市民

  李珏说,她很支持这一行为,自己在生活中也会有意识地减少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

  “禁塑”后替代产品是否跟得上?这是广受关注的问题。据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有关负责人介绍,截至目前,全省已有海南赛高新材料有限公司、海南绿袋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海南创佳达塑料包装有限公司等企业,形成全生物降解袋类制品产能约6000吨/年,预计年底前全省可形成全生物降解袋类制品产能3万吨/年以上。

  据介绍,海南省在积极推进省内相关企业转型生产,尽快形成产能的同时,还大力引进外来项目落地,保障禁塑替代品需求,推进全生物降解材料制品产业发展。

(责编:潘惠文、席秀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