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乡村更美更宜居(小康路上·绿色力量)

2020年03月26日07:5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让乡村更美更宜居(小康路上·绿色力量)

浙江德清县五四景区游客中心的自动扫地机器人。德清县阜溪街道办事处供图

山东曲阜,村民和环卫工人在清扫街道。曲阜市委宣传部供图

编者按:近日,农业农村部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抓好大检查发现问题整改扎实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通知》,要求各省(区、市)对照2019年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大检查发现的问题,及时彻底进行整改,扎实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各项工作。

为维护良好的农村人居环境,一些地方在加强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引导形成绿色生活方式等方面做出了有益探索。

四川西充县过江楼村

建管网 污水处理不再难

本报记者 张 文

“以前,村旁河段的水腥臭,从河边经过都要捂鼻子。”家住四川西充县古楼镇过江楼村的李学新说。打捞垃圾、清淤……当地实施水环境治理,修复河流生态,水质逐渐改善。

然而,打捞清淤只是治标,堵住源头才能治本。古楼镇镇长石健表示,要堵住生活污染,需下大力气,“污水处理站完善支管网后,人口聚居区域污水收集率能达90%以上”。他说,人口居住较分散的偏远乡村,是生活污水治理的难点。

在过江楼村,这一难点通过分类处理得到化解:该村改建了原本已普及到各家各户的沼气池,与厕所联通;厨余垃圾、粪污通过厕所流入沼气池进行厌氧处理,产生的沼气用于供能;其他生活污水倒入另一管道,流入村里的污水站。

村民高宜龙打开自家沼气灶,淡蓝色的火苗呼呼往上蹿,“不仅干净,沼气还可以用来做饭、烧洗澡水。”

古楼镇农业服务中心技术员李胜告诉记者,不进入沼气池的生活污水流到污水站后,进入水压升降池,再经厌氧消化池和滤池等处理,流入人工湿地。走进污水站旁的人工湿地,茵茵绿草正招引春风。“这里种着风车草、美人蕉……处理过的水再进行最后的净化,达到排放标准。”李胜说。

“这种治理方式看起来投资大,经济效益却很高。”西充县农村能源办公室主任刘梓益介绍,过江楼村有1300亩桃树产业园,沼液沼渣都是高效有机肥,既减少买肥料的开支,又提高农产品品质,还比化肥环保。

山东曲阜市北元疃村

清粪污 分类回收不乱排

本报记者 潘俊强

“以前,还没进村,鸡屎味儿就飘过来了,现在,在村里也闻不到了!”山东省曲阜市息陬镇北元疃村党总支书记张佃壮说。如今,在畜禽养殖村——北元疃村,村东郊集中着村里的养殖大户,散养变集中养殖,场区规划科学合理,粪便处理及时得当。

每天下午,收购粪污的封闭式运输车会沿着村东的生产路,统一收购养殖产生的粪便,运往临沂、泰安等地的肥料加工厂。

15日下午3点,粪污运输车开到惠德肉鸡养殖场。养殖户田猛启动自动化粪污传送带,1个鸡舍2.3万只鸡苗产生的粪便,运上了封闭式粪污运输车。整个过程仅用了15分钟。“这辆运输车是村里统一联系的。现在的畜禽粪便处理,省时省力又环保卫生。”田猛说,以前粪便清理问题是养殖户最头疼的事。北元疃村共有规模养殖户15户,一年下来,村里产生畜禽废弃物2万多吨。

“畜禽养殖分散、粪污处理不规范,是造成污染的主要原因。”在张佃壮看来,禁止粪便乱排只是治标,让畜禽废弃物有个好去处才能治本。

12家养鸡场有了对口的粪便收购商,有机肥料收购商上门拉货。此外,村里还指导养殖户每日喷洒生物除臭剂,夏季进行灭蝇处理。最终,村里的畜禽废弃物实现了无害化处理和资源化利用。

海南陵水县黎盆村

环保厕 设计智能污染少

本报记者 朱荣鹏

最近,海南陵水黎族自治县本号镇居民韩亚英路过镇政府时,发现门口多了不少新机器。

韩亚英拿出手机,对着新机器扫码、点击按钮,选择要投放的垃圾种类,即可实现便捷投放,“这个箱该投什么、不该投什么,写得明明白白”。

刷智能IC卡、扫描二维码、人脸识别……垃圾分类箱也实现了智能化;通过GPS定位,居民可以通过微信小程序查找到距离最近的垃圾箱。“科技创新,让生活更加智能化。”中车环境科技有限公司海南分公司工程师陈斯坡表示。

厕所也更智能。摆在本号镇黎盆村村委会门口的智能环保公厕,结合了物联网、传感器、绿色光能等技术,旨在解决异味控制、系统联动、节水节能等问题。

“给排水系统利用高铁给排水电控气动技术设计。”陈斯坡告诉记者,“所有硬件设备全部通过数据集成到智能主板,由智能主板对接服务器终端进行信息反馈和实体操作。”除了产品质量,还要解决成本问题。“我们根据政府实际预算配置调整,功能和档次不降低。”中车环境科技有限公司海南分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

湖南华容县南竹村、兔湖垸村

改习惯 不靠蛮干靠示范

本报记者 申智林

暮春时节,湖南华容县的乡村生机盎然,房前屋后整整齐齐。

禹山镇南竹村党支部书记李敬阳说,当初村里要搞环境治理,村民熊再喜有些不以为然:“正经活都干不完,哪有心思弄?”

怎么办?不靠蛮干,靠示范。在村企业资助下,村里先帮助主动配合的村民除掉庭院杂草、清运垃圾,再种上绿化树。人带人、户带户,愿意清理庭院的村民越来越多。渐渐地,熊再喜坐不住了,主动联系村干部。在村里帮助下,熊再喜把坪场修整一新,种满了茶花树。最近茶花开了,坪场上嫣红点点、春晖满目。

在万庾镇兔湖垸村,大清早,村民蒋绍其将家里的垃圾分类装好,整齐地放到垃圾回收箱。“老蒋,看来‘最美庭院’的牌子,谁也抢不走咯。”门前村民来来往往,有人打趣。

老蒋家位于去集镇的主干道边,是村里的好地段。过去,他家散养的鸡鸭门前乱窜,垃圾丢得有一处没一处。村党总支书记郭忠培上门劝他改善下卫生,老蒋说:“不是不想搞,是没条件搞。”“纠正村民的习惯,要先改变他们的观念。”郭忠培意识到。

2018年,村里评比“最美庭院”,评上的家庭发铜制标牌作为表彰。“阵势很足,全村1500多人到场,能评上的家庭很有面子。”郭忠培说。

老蒋一听,回家就拆窝棚、丢杂物,学习垃圾分类。2019年,他家终于成了村里的“门面担当”。

浙江德清县五四村

清垃圾 科技助运更省力

本报记者 窦瀚洋

浙江德清县五四村,山峦叠翠,溪水潺潺,一派田园风光。

村党总支书记孙国文说,“村里的环境卫生现在全交给‘一把扫帚’管理,效率高多了。”“一把扫帚”,是指德清县“一把扫帚扫到底”城乡环境管理一体化模式。2014年,县里专门成立城乡环卫发展有限公司,对全县的公路养护、河道清理、城乡垃圾清运等实行集中管理。

韩来根是村里的保洁员,他说,自己要负责道路普扫、河道保洁等工作,工作时间、清扫标准等都有明确要求。“村民的配合很重要。”韩来根说,刚开始垃圾桶没人用,保洁员工作量特别大,要到处清理垃圾,“村里将垃圾清理纳入村规民约,邻里相互带动,后来就好多了”。

解决了垃圾清理问题,村里又新建了垃圾资源化利用站。“100斤垃圾可以榨出30斤肥料,发酵后装袋免费分给村民。”孙国文说。

在全村共同努力下,垃圾清理和资源化方式得到了改进,村委会又琢磨如何让垃圾处理数字化。孙国文指着村委会大厅的显示屏说:“这就是数字化治理平台。”垃圾分拣员、绿化养护工、河道保洁员等的实时工作状态,都会在大屏幕上显示。如今,每只垃圾桶上配备二维码、芯片,回收时一扫描,每个点位的垃圾清运情况即可做到实时监测。

(责编:潘惠文、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