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第174449個名字

2021年04月27日22:41  來源:人民網-遼寧頻道 原創稿
 
原標題:為了第174449個名字

4月21日,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

70歲的金雲星和75歲的哥哥金伍星一大早就帶著家人從撫順匆匆趕來,沿著200米長的環形烈士英名牆,仔細尋找著父親的名字。

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烈士英名牆。人民網 邱宇哲攝

“在這呢!金用善!真的刻上了!真刻上了!”

“爸爸啊!爸爸!你沒見面的兒子來看你了,你兩個兒子都來了!”兩位老人長跪不起,掩面痛哭。

就在兩天前,金用善烈士的名字剛剛刻在英名牆上,成為這面牆上的第174449個名字。

烈士金用善名字補刻在烈士英名牆“金”姓末位。人民網 邱宇哲攝

我的父親

“我的父親個子很高,參軍的時候站在隊伍中很顯眼。我記得那時剛割完稻子,一直送出很遠,我舍不得讓他走……”滿頭白發的長子金伍星依稀能夠回憶起最后一次見到父親時的場景。那一年他還不滿五歲。

在金伍星的記憶中,父親個子高、嗓門大、熱心腸。當年一家人住在農村,左鄰右舍的大事小情,金用善總是熱心幫忙,“我媽媽說,你爸爸就是‘傻’呀,總是幫別人家忙活。”

1951年,金用善作為翻譯參加了志願軍。“當時母親還懷著弟弟金雲星,因為志願軍很缺翻譯官,很多朝鮮族的年輕人都報名參軍,父親也響應號召入伍了。”金伍星說。

烈士金用善生前照片。受訪者家屬提供

小兒子金雲星出生時,父親就已身在朝鮮。這位現年70歲的老人,從未見過父親一眼。小時候,父親的名字“金用善”對他來說是個符號,代表著戰士、英雄、烈士,但卻不曾有過“父親”的含義。長大后,金雲星開始尋找父親的故事。

1953年3月,金用善犧牲在朝鮮。“父親的戰友告訴我,當時美軍飛機轟炸朝鮮民房,著起了大火,父親發現裡面還有很多朝鮮群眾,於是就和戰友跑到起火的民房裡搶救被困的朝鮮群眾,但這時美軍的炸彈又下來了……”說到這裡,金雲星沉默了。

戰爭結束后,金雲星輾轉找到了父親生前的一位戰友,這位志願軍老戰士在彌留之際給他講述了這個金用善人生的最后片段。

戰死他鄉,尸骨無存。

那一年,金用善33歲。

母親的遺願

“父親參軍后,28歲的母親李玉順就帶著我們哥倆在家繼續務農。那時候我們都很小,家裡沒有像樣的勞力,母親很矮、很瘦,1.5米不到的身高,天天在田裡干農活,還拉扯我們兩個兒子到成家立業。母親特別剛強!在我們的印象裡,無論多難,母親都沒抱怨過。”金雲星說。

金用善1953年犧牲,當時全家人並不知情。抗美援朝戰爭結束,李玉順也不知道丈夫身在何處、是死是活。直到1958年,家裡才收到失蹤軍人証明。又過了一段時間,李玉順收到了丈夫的革命烈士証明。

金伍星夫妻和金雲星夫妻在英名牆下悼念。人民網 邱宇哲攝

“父親被定為烈士后,我們一家在黨和政府的關懷下搬到了市裡,民政部門給母親找了一份工作,我們兄弟倆也在市裡上學了。后來哥哥金伍星響應國家號召支援三線,去了邊疆……”

在金雲星的記憶裡,母親年輕時很少提起父親,反倒是上了年紀之后,總會提起父親的名字,還經常跟孩子們說:“兒子啊,我夢見你爸爸了。”

2018年,金雲星帶著97歲的母親到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祭拜父親,結果娘倆在這200米長的英名牆上找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沒有找到父親的名字。“不應該啊,你爸也是烈士啊!牆上咋沒有名呢?”從那時起,李玉順老人就反反復復地念叨著這句話。金雲星此后又幾次到沈陽來看,金用善的名字始終沒有出現在英名牆上。

2020年底,李玉順老人帶著遺憾去世了。臨終前,李玉順拉著小兒子金雲星的手說:“你想辦法一定要把爸爸的名刻在牆上,大家都刻上了,就差你爸爸了……”

金伍星與金雲星跪在刻有父親名字的英名牆前。人民網 邱宇哲攝

兩代夙願,一條留言

“我們兄弟倆也已經這麼大年齡了,不想像母親那樣帶著遺憾……”4月6日,金雲星在鄰居的幫助下在人民網“領導留言板”上給遼寧省委書記張國清寫了一條留言。

“父親在1951年赴朝鮮戰場時,我還在媽媽的肚子裡……去年母親已經帶著永遠的遺憾走了……我們為有英雄的父親驕傲,可為什麼英雄牆上沒有父親的名字,為什麼呢?”

人民網編輯在梳理網民留言時,發現了這條留言。4月16日,人民網與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取得了聯系,相關負責同志介紹說,2014年國家在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下沉式紀念廣場修建了抗美援朝烈士英名牆,准備將197653位抗美援朝烈士姓名鐫刻在英名牆上,但其中有23246位重名烈士,實際鐫刻了174407個烈士英名。近年來,尊崇英烈的社會氛圍日益濃厚,陸續有烈士親屬申請補刻烈士英名,最近一次集中補刻是在2016年,補刻了41位烈士的姓名。英名牆上確實沒有金用善烈士的姓名。

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烈士英名牆。人民網 邱宇哲攝

同一天,人民網又與遼寧省退役軍人事務部門取得了聯系,相關負責同志在聽到烈士兒子金雲星一家人的故事和申請后,第一時間對烈士身份和信息進行了核實,並就補刻烈士姓名工作請示了退役軍人事務部主管部門,獲得同意。

工作人員補刻金用善烈士名字。人民網 邱宇哲攝

4月19日,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的烈士英名牆上,工作人員鄭重地刻上了第174449個名字——金用善。

“對不起,這是真的嗎?”4月19日,人民網編輯把補刻好金用善烈士名字的英名牆圖片發給金雲星的時候,他回復了這樣一條微信。70歲的金雲星還不太敢相信,一個周末的時間,兩代人的夙願通過一條“領導留言板”的留言實現了。那一晚,老人激動得一夜沒睡。哥哥金伍星聽到父親的名字刻上了,也馬上帶著全家趕回遼寧,跟弟弟一起為父親掃墓。

金雲星把一束鮮花放在英名牆下。人民網 邱宇哲攝

“爸,我替我媽來看你了。”金雲星把一束鮮花放在英名牆下,兩位老人淚如雨下……

抗美援朝烈士紀念碑。人民網 邱宇哲攝

4月的抗美援朝烈士陵園,草木蔥蘢、鬆柏蒼翠,不遠處的抗美援朝烈士紀念碑上銘刻著董必武同志親筆題字“抗美援朝烈士英靈永垂不朽”。紀念碑的頂端銅像,是一位志願軍戰士手握鋼槍,凝望著遠方。

(責編:盧少雄、潘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