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假期,科研人員堅守在空間站建設各崗位一線
“我們的生物鐘與任務同步”(科技自立自強·逐夢深空)

2021年05月06日08:5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 人民日報 》( 2021年05月06日 第 07 版)

核心閱讀

4月29日,中國空間站天和核心艙發射升空。發射場保障設備運行和觀測工作的參試人員,負責測控系統日常運維的“幕后守護者”,保障核心艙軌道及控制工作的團隊……中國空間站建設是一項長期工程,步步關鍵、關聯緊密,這背后離不開各個崗位的科研技術人員保駕護航。這些奮戰在一線的航天人,用智慧與汗水托舉起祖國的航天事業。

4月29日,中國空間站天和核心艙發射升空。對於航天科技工作者來說,發射成功只是第一步,新一輪的工作隨即開始。“五一”假期,許許多多航天科技工作者依然堅守一線,為空間站建設保駕護航。

海南文昌航天發射場參試科研人員——

把好的開局延續下去

當長征五號B遙二運載火箭拖著長長的尾焰飛離地球,海南文昌航天發射場參試各系統科研人員隨即投入長征七號遙三運載火箭的分系統測試工作,為天舟二號貨運飛船發射的任務做准備。

發射第二天,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總工程師鐘文安,帶領發射人員研究下一次任務的最低發射條件,確保火箭發射萬無一失。“現在發射任務越來越頻繁, 多星多箭同時在場測試,計劃緊湊、關聯緊密,我們的工作節奏也越來越快。”鐘文安說。

發射場是一個復雜的保障系統,需要時刻關注各系統的狀態並進行相應操作,如果發現異常,需要立即到現場處理。因此,設備運行和觀測工作節假日無休。

“要確保廠房始終保持適宜的溫濕度。”史祥健是發射場空調保障團隊成員之一,平時主要負責火箭航天器廠房空調設備運行維保工作,海南高溫高濕高鹽的氣候環境特點,對空調保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保障團隊必須24小時緊盯數據變化。

“雖然‘五一’假期不能和家人團聚,但是為了工作堅守,很值得。”史祥健通過手機與家人視頻聊天,得知家人觀看了天和核心艙發射的直播,他也感到很自豪。

“空間站建造步步關鍵、關聯緊密,我們要把好的開局延續下去,讓空間站建設的每一步都能成為下一步的有力助推,讓文昌發射場系統運行越來越穩定。”接棒空間站建造天舟二號發射任務的01指揮員王宇亮說。

與此同時,長征五號發射塔架的射后檢修工作也在緊張開展,為后續的問天實驗艙、夢天實驗艙發射做准備。

西安衛星測控中心科技人員——

當好核心艙的守護人

“昨天共計算6組軌道,測站測量精度和軌道計算結果精度滿足要求,航天器運行正常,按照預定軌道飛行。”5月1日上午8點,在西安衛星測控中心的軌道計算機房,值班人員正在交接班。

軌道計算是各測站能否准確跟蹤、航天器是否正常在軌運行的“指南針”。“天和核心艙是我國空間站正式開建的第一棒,為順利圓滿完成任務,我們前期進行了充分的准備,才換來現在的從容不迫。”技術負責人黃靜琪說,“五一”期間,他們多次測試數據處理、軌道確定、軌道預報等軟件,進行算法升級,確保在頻繁的軌道計算中能夠滿足任務需求。

天和核心艙需要進行多次變軌進入工作軌道,軌道控制對后續空間站建設的順利實施至關重要,對控制精度的要求極高。研究實習員孫俞介紹,4月29日,他們進行了兩次變軌策略計算,間隔時間不足5小時,中間還進行了繁雜的軌道及控制計算。“為了增強軟件的可靠性,我們通過多種算法進行軌道控制策略計算,得到了最優解,兩次變軌均達到了控制目標。”孫俞說。

“‘五一’假期,我們持續監視核心艙軌道參數狀態,為后續軌道控制做准備。”黃靜琪說。

在西安衛星測控中心,還有這樣一群科技人員,他們雖然不直接與測控數據打交道,卻負責整個測控系統的日常運維,被稱為“幕后中樞守護者”。走進任務指揮大廳,正前方的大屏幕上顯示著天和核心艙的實時三維運行態勢以及運行軌跡畫面,伴隨著調度口令,操作人員准確地將任務中的實時場景呈現在大屏幕上。

“‘五一’假期,我們承擔著天和核心艙在軌運行期間全時段的任務指揮顯示,以及數百台設備的運行維護保障工作,為指揮人員和技術專家提供直觀的測控場景和各類數據顯示。”技術負責人趙蔥語介紹。

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團隊——

假期奮戰在一線是常態

對於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的科研人員來說,“五一”假期仍奮戰在航天一線,保持24小時、三班倒的工作狀態,已成為一種常態。

2018年“五一”假期正值嫦娥四號中繼星發射任務的准備階段,聯調聯試工作安排得滿滿當當﹔2019年“五一”假期處於嫦娥四號著陸器與“玉兔二號”巡視器在巡視探測的關鍵階段﹔2020年“五一”假期的最后一天則是長征五號B運載火箭首飛﹔今年,剛剛成功發射的天和核心艙更離不開團隊的守護。

提到在崗位上過節,核心艙型號團隊總體副主任設計師李達飛深有感觸:“空間站建設任務是一個長期的工程,與以往重大航天任務的階段性不同,我們要從核心艙發射以后,持續一個高強度的任務工作狀態,我們的生物鐘與任務同步。”尤其對於長期管理團隊來說,他們還要同時管理嫦娥四號著陸器、巡視器和中繼星、“天問一號”探測器以及嫦娥五號軌道器,載人航天和深空探測兩大工程都要兼顧。

團隊24小時值班的模式,是第一天12小時的白班,次日12小時的夜班。但實際上,每個班次的工作時長都不止12小時,遇到關鍵控制或者緊急情況,兩個班次交疊工作是常態,18個小時的加強班也不少見。為了在任務上保持隨時在線,核心艙型號團隊總體主任設計師謝源笑稱自己在家裡常常“見不著人”。和謝源類似的還有軌道及控制主管設計師羅益鴻,天和核心艙發射當天,他連續工作20多個小時,隨后幾天仍然堅守在崗位上。“核心艙發射成功后,軌道方面還有許多工作要處理,不做完我心裡不踏實。”羅益鴻說。

科技進步日新月異,中國航天一日千裡。今天,數百顆“中國星”在太空遨游,它們型號不同、功能各異,在國家經濟社會建設中發揮著重要作用。數百條生命線貫穿天地,一頭連著航天器,一頭連著航天人。這些奮戰在一線的航天人,正用智慧與汗水托舉起祖國的航天事業。

(綜合余建斌、屠海超、呂炳宏、田枝、宋星光報道)

《 人民日報 》( 2021年05月06日 第 07 版)

(責編:劉楊、席秀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