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党史百件大事|琼崖大革命高潮兴起

【查看原图】

△点击听音频

中共琼崖地委成立后,带领广大人民群众,广泛开展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学生运动和妇女运动,掀起轰轰烈烈的大革命高潮。

1926年2月,琼崖总工会宣布恢复,4月又成立了海口市总工会。图为海口市总工会旧址——接水楼(现新华南路海口市图书馆前面)(资料照片)

工人运动蓬勃发展

经过支援五卅运动、省港大罢工斗争锻炼的琼崖工人阶级,在大革命中表现出高昂的革命热情,成为一支重要的力量登上政治舞台,在革命斗争中发挥了重大的作用。琼崖总工会恢复后,海口、府城、文昌、定安、万宁、三亚、嘉积等城镇纷纷建立起总工会(或筹备处),基层工会也相应成立。在党组织和工会的领导下,海口工人举行了多次罢工。如1926年7月,海口织造工人在中共党组织的领导下举行罢工,迫使资本家接受增加工人工资和按月发放工资的合理要求。此后,琼崖总工会通过深入的组织发动,把工人从改善劳动条件、增加工人福利、提高工资的经济斗争引导为反对压迫、争取解放的政治斗争。这一时期工人运动的显著特点是扩大革命阵营,建立巩固的工农联盟。为了发动农民参加农民协会,海口市总工会号召工人回乡做动员工作。泥水工会的罗陈村、橹梧村的工人回到村里动员亲属加入农民协会,两个村的农民协会很快建立起来。国民党海口市党部工人部长吴清坤回到老家薛村,发动农民建立琼山县薛村农民协会。1927年3月5日,琼东工农和各界群众3000 余人在琼东县广场集会,揭露恶霸李文辉、贪官丁超秀的罪行,迫使县长罗让贤将李、丁逮捕入狱。工人运动和农民运动相结合,加强了工农联盟,形成工农运动全面高涨的新局面。

1926年3月,冯白驹同冯平、符节等在琼山县儒林、老村、坡仑三个乡建立农民协会。图为三乡农会成立大会的情形 (资料照片)

农民运动掀起高潮

1926年8月,中共琼崖地委在海口召开琼崖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成立琼崖农民协会,选举冯平为主任。至年底,全琼除感恩县外,各市县的区乡都已建立起农民协会,会员发展到20余万人,能直接领导的群众达100万人。农民协会成立后,提出“一切权力归农会”的口号,在农村普遍开展减租、减息斗争。1926年,陵水县刚刚经历旱灾,农民生活十分艰难。8月,农民协会派代表请愿,要求减租减税,禁止粮食外运。县长邱海云以农民闹事为由,扣押提蒙乡农民协会领导人谢是位。为了打击邱海云和地主奸商的嚣张气焰,县农民协会派农训所学员封锁港口和要道,扣押准备外运的粮食并运回县城,还组织数千多群众手持大刀、梭镖上街游行示威,邱海云化装狼狈逃出县城,地主官僚威风扫地。9月,海口市郊区农民协会办事处主任冯白驹领导海口市郊五村农民开展声势浩大的“护地”斗争,反对地主吴为藩霸占大片农民田地。冯白驹发动五村农民几千人前往琼山县政府静坐请愿和游行示威,吴为藩自以为有县长撑腰,拒不退田。冯白驹代表农民据理力争,县长何春帆只得责令吴为藩退还田地并向农民赔礼认错,“护地”斗争取得了胜利。定安县县长黄梦麟上任后,扶植地主恶霸主持乡政,勒令全县农民预交3年租税。1927年1月,定安县中共党组织和农民协会发动与组织农民、工人和学生几千人游行示威,包围县政府,迫使其取消农民预交3年租税的决定,黄梦麟吓得弃职逃跑。随着农民运动的深入发展,组织起来的农民为了捍卫自己的权益,琼东、乐会、万宁、儋县、文昌、定安、陵水、临高等县纷纷建立起农民自卫军。至1927年春,仅临高县的农民自卫军就发展到1000多人。中共琼崖地委加强对琼崖仲恺农工学校的领导,使之成为培养农民运动骨干的学校。地委还以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为模式,创办琼崖高级农民政治军事训练所,在海口高州会馆设点,冯平任主任。期间,乐会、琼东、万宁、琼山、文昌、澄迈、儋县、临高、崖县、定安等县也先后开办农民运动训练所,培养出一大批农会领导骨干和农民自卫军指挥员,他们在打击土豪劣绅以及消除土匪祸害的斗争中成为中坚力量。

《琼崖学生是琼崖全属学生联合会于1926年夏在府城创办的刊物。这是同年6月出版的择师运动特号(资料照片)

 学生运动风起云涌

1926年7月,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琼崖地方委员会在海口成立,共青团地委书记为黄昌炜,并创办《现代青年》作为指导学生运动的刊物。在党、团组织的领导下,琼崖全属学生联合会发动一场“择师运动”。1926年夏,择师运动首先在府海地区开始。琼海中学(今海南中学)校长钟衍林开除公开批评学校的学生韩超元和韩秀元。该校学生会要求钟衍林撤销开除两名学生的决定,遭到钟衍林拒绝,于是学生会领导学生掀起“驱钟学潮”。最后,钟衍林迫于学生运动和社会舆论的压力,向学生认错,表示支持学生的革命行动。各校学生在支援琼海中学学生“驱钟行动”的同时,也与本校反对学生运动的校长、教师展开斗争。在这场择师运动中,琼山中学校长王政、琼山师范学校校长白学初、省立第六师范学校校长李开定被赶下台。同年下半年,择师运动发展到全琼各地。在琼东嘉积,省立第十三中学(今嘉积中学)爆发“驱张(韬)运动”。琼东各界群众也连续集会、游行示威,支持学生反对张韬开除符廷燕(校团支部书记)等5名革命学生的“驱张”斗争。学生坚持罢课两周,并举行万人游行,迫使广东教育局撤销张韬的校长职务,“驱张”斗争取得胜利。万宁中学进步教师刘伯川向学生宣传革命思想,支持学生投身革命,遭到校长陈儒敷的指责。学生在中共党组织的领导下,掀起“驱陈”运动,陈儒敷将杨学哲等10名学生开除出校。杨学哲等带领学生到国民党万宁县党部和县农民协会告状,迫使县长撤销了陈儒敷的校长职务。学生运动逐渐成为宣传革命思想、促进群众革命运动的有效形式。

    妇女运动汹涌澎湃

琼崖妇女长期遭受封建宗法社会的政权、族权、神权、夫权“四条绳索”的束缚,有着反对封建包办婚姻的光荣传统。她们在新思想、新文化的启发中觉醒,冲出家门,走进校门,寻求革命的真理。中共琼崖地委加强对妇女运动的领导,从岛外学习返琼的青年女学生陈三华、陈玉婵、吴雪梅、符文清等一大批骨干分别在海口和各县开展妇女运动,各县妇女解放协会相继成立。1926年秋,中共琼崖地委在省立第六师范学校举办社会工作培训班,培养妇女运动骨干。同时派出一批女共产党员和进步女青年在海口和各县创办女子学校,专门招收女子入学读书。当时创办的女校有海口中山女子学校,校长为陈三华;府城女子第一高等小学和女子职业学校,校长均由陈三华兼任;文昌县中山女子学校,校长为吴冠群;临高县女校,校长为吴琼华;澄迈县女子高等小学,校长为梁慧贞;万宁县女校,校长为肖鸣玉;陵水县妇校,校长为吴觉群。琼崖仲恺农工学校专门增设一个妇女班,招收女学生。这些学校大多数都建立了党组织和团组织,向女学生灌输革命的道理,吸收进步学生入党、入团,培养琼崖革命运动中的妇女骨干。广大琼崖妇女历经工人运动、农民运动的锻炼,尤其是在城乡普遍建立的基层妇女解放协会的组织发动下,觉悟迅速提高。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她们日渐融入革命的洪流之中。 

琼崖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学生运动和妇女运动的兴起和发展,标志着琼崖革命斗争进入了大革命高潮的历史时期。琼崖的大革命运动对巩固广东革命根据地,支援国民革命军北伐战争的胜利进行作出重要贡献,同时也发展了琼崖的革命力量,促进了琼崖人民的解放运动。

文章来源:中共海南省委党史研究室(海南省地方志办公室)

文字整理:丁洁 、覃偲

文字统筹:毛雷

音频制作:孟凡盛

主播:王硕

往期回顾:

第一集:马克思主义在琼崖的传播

第二集:国民革命军南讨胜利和琼崖革命统一战线的形成

第三集:中共琼崖早期组织的建立

第四集:中共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

本栏目由中共海南省委党史研究室和人民日报社海南分社、人民网海南频道联合推出

  2021年03月20日10:11
分享到:
(责编:刘瀚涛、席秀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