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日记 45

“夜深了,不正代表着黎明正向我们走近吗?”

2020年02月16日14:03  来源:人民网-海南频道
 

时间:2020年2月13日

地点:武汉江汉方舱医院

记录人:三亚市人民医院心内科主治医师陈林

陈林

今天(2月13日)是我们进入江汉方舱医院的第八天。

今天我的值班时间是14:00-20:00。11:45午餐送到,我们每个人急匆匆地吃完,收拾好东西12:20集合上车。我们提前一个小时到达方舱医院门口。洗手——戴口罩——戴帽子——手套——穿防护服——戴护目镜——穿隔离衣——戴面屏……做好这些繁琐的程序,已经是13:40了,为了能让同事按时下班,我们提前几分钟交接。

江汉方舱医院医院一楼早已经收满,按照分区分片管理,由我们海南队和山西队负责二楼的病区,这个病区有471张床位,我们海南队分管267张床位。接班后,绕所有病房走一圈,看一下病人有什么不舒服,有没有需要特殊处理的。一圈走下来已经两个多小时了,在穿着防护服的情况下感觉像跑了一个半程马拉松。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对需要服药的开具医嘱。还要收治新患者,对于刚刚入舱的患者需仔细做好评估,拟定治疗方案。对近3天没有发热、咳嗽症状缓解的及时安排复查核酸及CT。符合出院条件的尽早安排出院。对症状重,需要转诊的填好转诊记录单,联系转诊治疗。值班除了常规的诊疗外,还要安抚患者情绪,指导患者生活起居。方舱医院条件还是挺不错的,每一张床都配备有电热毯、整理箱、棉拖鞋、擦手纸、牙膏、牙刷、毛巾、保温瓶、脸盆……每一个床头都配备有电源,供患者充电,很方便。但是因为这是隔离病房封闭式管理,患者不能外出,时间久了难免会出现烦躁,情绪激动,必须做好解释沟通工作,让患者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要相信医生,相信政府,我们并肩作战,一起战胜病魔。

陈林在病房为患者讲解

对于加班司空见惯的医生来说,这里上班时间并不是特别长。但是对于我们穿着防护服的人来说,每一分钟都是考验。进入方舱,护目镜已经开始起雾,视野朦胧,很难看清,眼睛斜来斜去才能慢慢看清,只有等几个小时后雾慢慢变成水,可以滴下来的时候视野才会稍微清晰。护目镜,眼镜,口罩,防护屏都压在脸上,一会儿就疼痛难忍,钻心的痛。摘下口罩后,每个人的脸上都留下深深的印痕,还有一些已经长了压疮。武汉气温很低,为尽可能降低交叉感染是不能使用中央空调的,舱内很冷。而我们穿着防护服,不能透气,外面冷,里面湿,湿冷湿冷的。我们都还从来没有用过尿不湿,现在大家都备着尿不湿上班,很不习惯。但是,看着楼上楼下这么多还在受病痛折磨的患者,我像刚才安抚患者一样对自己说:这些都不是事,咬咬牙就过去了。

18:00,晚餐送到,主要由护士分发至每一个床头。很多病友都自告奋勇的前来帮忙,几百份餐食很快分送完毕。晚餐也很丰富,米饭,青菜,肉,鸡蛋,水果,牛奶,也配备有馒头,稀粥——肺炎的康复需要大量的营养支持,政府为患者考虑得很周到,工作做得很到位。同事打趣说,比我们医护人员吃的还要好很多!

吃完晚餐,病友们都出来活动了。大妈们在空地开始跳起了广场舞,有的扭起来秧歌,大叔们打起太极拳,练习八段锦。还有来自全国各地各民族的跳起了民族舞,虽然有些不是很熟练,但都情不自禁的融入一起跟着扭起来……好一派温馨画面,完全让人忘记这是在方舱医院,病友们也忘记所有的病痛,沉浸在这美好时刻。

漫长的六个小时转眼间就过去了!摘下护目镜的那一刻眼前瞬间一亮,只是在脸上,鼻梁上,耳后留下深深的印记,像开水烫过一样。

脱完衣服,走出方舱医院门口时已经21:00多了。我们的队友在门口已等候多时,他们要再次为我们消毒,接我们回酒店。

返回酒店,洗漱完毕已经22:30了。打开手机,信息噼里啪啦响了三分钟,信息里也承载着太多人的关心问候与祝福。

一边逐条细看信息一边吃完泡面,“满足”地看着窗外。武汉,已然灯火阑珊,却没有伊人!回头看看空荡荡的房间,很奇怪的,没有任何孤单的感觉。夜深了,不正代表着黎明正向我们走近吗?

疫情终会散尽,国泰民安!

山河终会无恙,岁岁平安!

待春暖花开之时,我们一起共享人间繁华!!(整理 孟凡盛) 

【专题聚焦】战“疫”日记——“我们一定能赢!”

(责编:潘惠文、蒋成柳)